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是最會唱苦情歌的女人,未婚先孕後嫁小11歲男人,低調隱居多年,歸來仍是一代歌后!

  2017-07-03

愛聽老歌的人,心裡都有許多深情往事。

在這些男人深情不悔,女人癡纏成疾的老情歌裡,繞不過去的唯有一個林憶蓮。


都說年少莫聽李宗盛,愛過方知林憶蓮。她的歌道盡了天下女人的心思,點點滴滴的寂寞愁苦,和愛裡的執迷不悟,「騙」走了我們的眼淚,卻活得比我們還瀟灑。


林憶蓮出生在1966年的香港,父母都是從上海移居到香港的「老兄」,父親是二胡樂師,母親在酒樓唱紹興小曲幫補家計。照顧兩個弟弟的重任,就自然而然落在身為家中長女的她的肩上。


父母晝出夜歸,明明很關心孩子,卻從來不懂得表達,也讓林憶蓮自幼覺得,跟父母之間有一道心牆。童年的時光,是平淡到壓抑的,在她往後的歌裡,都能聽出那份情感的深埋和隱忍。


雖然親情淡薄,但家裡濃郁的藝術氛圍,還是給了林憶蓮異禀的天賦,17歲的她就被新力音樂看中,成為了旗下簽約歌手。不過那個年代的香港,主流的還是電影,於是頂著歌手的名號,林憶蓮當起了不入流的演員。


因為外貌平凡,她只能在張國榮主演的電影裡演演美女的陪襯,在歌神張學友主演的鬼片裡當個配角,名字還叫作「掃把星」。


就這樣在「醜八怪」的名號下,林憶蓮度過了一年又一年碌碌無為的日子。直到那一首歌,突然傳遍大街小巷,有一個女人愛上了一個不回家的人,縱然無怨無悔默默承受,苦苦強求也求不到那扇不開啟的門。


這一張專輯讓她獲得了香港叱吒樂壇女歌手金獎,對聽者來說,這首歌或許是一段無疾而終的愛情,對林憶蓮,卻是那段昏暗歲月裡,看不到曙光的音樂之門。這扇門開啟了,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把所有心思都撲在了唱歌上。


一年內她迅速推出了三張專輯,在香港舉辦了首場個人演唱會之後,又在日本連著舉行了四場巡演。那時候的林憶蓮,唱的還是苦情歌,而婉轉音色中,卻有幾分輕快和空靈。


再後來的一年,便是人盡皆知的故事,林憶蓮遇到了李宗盛,就像落葉遇見了微風,好風送我上青雲,卻不知隨時可能墜落。彼時已經是有婦之夫的李宗盛,在合唱了一曲《當愛已成往事》之後,就鬼迷心竅的愛上了林憶蓮。


林憶蓮的長相,根本不算漂亮,是很難讓人一見鍾情的類型。可是李宗盛,就是不偏不倚的沉淪在了她的獨特中,為她寫的情歌《我是真的愛你》,「 我初次見你,人群中獨自美麗。」放在如今,這樣的告白,也沒有幾個女人心能不被動容吧。


然而,即使在音樂上他們看似是天作之合,這段感情也終究是令人不齒的。李宗盛有妻子還有孩子,在看清了現狀之後,林憶蓮逃到加拿大溫哥華,卻不想李宗盛也追到了溫哥華。她終究只是個會在寂寞裡憔悴的普通女人啊,在懷上身孕之後,就和匆匆離了婚的李宗盛步入了婚姻。一首《不必在乎我是誰》,便是當時糾結內心的真實寫照。


無論如何,這段紛紛擾擾的感情,終於是告一段落了。往事已經成為了她的軟肋,其中多少曲折不計,於情於理她都是犯了錯的人,或許是別無所求,林憶蓮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靜靜的唱歌,只有唱歌是她的盔甲。


她的歌聲也確實怎麼也無法讓人痛恨起來,每一處哽咽,每一句歌詞,都讓人彷彿身處其中,那種真真切切的,難以逃避的情感和命運。遠離了其它嘈雜紛爭,此後的林憶蓮只跟音樂一起出現,也再無太多她的消息。


直到6年之後,林憶蓮和李宗盛離婚的消息,又再次轟動了樂壇。其中內幕無人知曉,李宗盛似乎還有幾分留戀,但林憶蓮卻更像是豁然開朗了,她在離婚聲明中寫道:「迎接各自的未來,似乎也不那麼遙遠,就讓生命多添一種顏色吧。」


興許多年前的選擇,已經讓她承載了太多重壓,又興許這幾年的成長,讓她不再是當年那個只會逃避只會跟隨的女人。林憶蓮繼續唱著歌,唱得都是最懂女人心的歌,還拿下了全球歌曲終身成就獎,卻仍舊低調到了「失踪」的模樣。


再回首,就是今年的《我是歌手》,林憶蓮的空降,不知讓多少人震撼詫異,又勾起多少老歌和故事。她也憑藉嫻熟到無懼live的音調,和拿捏自如的情感氣息,獲得當之無愧的歌王稱號。


「她說她找不到可以愛的人,所以寧願居無定所的過一生。」可是林憶蓮找到了,她和比自己小11歲的音樂製作人恭碩良結了婚,結婚當天的伴娘還是自己的女兒。
林憶蓮也從未停下過歌唱,出了新專輯,為影視劇配樂,一路辦起了個人巡演。曾經的她只是感情裡隨風搖擺的小女人,如今在歌唱的時候,她卻是整個音樂國度裡的女王。


「原來別離是營造歸來,原來寂寞是留住精彩。放開雙手擁抱這意外,明日以後願仍然可愛。」這個總是唱苦情歌的女人,如今唱起丈夫為她作曲的新歌,似乎一點也不苦澀,反而還有點酷了呢。


也許每個女人都和她一樣,有自己放不下的故事,不妨把昨日就著月光釀成回憶,而明天,用來迎接新的意外和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