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世界第一高峰的悲哀:吸引無數登山好手征服,但卻也年年留下上噸的排泄物!

  2017-08-09

每年都有7萬到10萬名遊客湧向珠穆朗瑪峰的大本營,他們離開的時候會留下12噸的屎,這些屎可以灌滿3萬多瓶北極海……

 

像鮭魚洄游一樣,一到春秋登山季,珠穆朗瑪峰的南坡山腳下就會變成一場熱鬧的嘉年華,色彩鮮亮的帳篷支起來,從世界各地趕來的登山者望著山巔摩拳擦掌。

 

中國和尼泊爾共享珠穆朗瑪峰。對於攀登珠峰的路線,一直存在「北坡難南坡易」的說法,因此很多登山者都選擇從尼泊爾境內的南坡登山。

在通往山頂的路上,登山者們最習以為常的只有兩樣東西,隨地可見的排泄物和屍體。

 

珠峰登山遊戲的一條準則就是不能太心疼錢,曾經有一位33歲的加拿大女登山員死在了路上,因為她沒有聽從專業嚮導務必返回的建議,她告訴嚮導:「我花了好多錢才到了這裡,我必須爬到山頂。」

 

在過去的50多年裡,有超過200人死在了登頂珠峰的路上,他們有的死於缺氧、雪崩,或者被頭頂落下的岩石意外砸死。

將遺體運送下山是極其困難的,大多數遇難者的遺體還是被完整地保留在了失事地點。

 

這具被稱為「綠靴子」的屍體最負盛名,成為很多登山者攀登珠峰時的坐標參照。

第一次來這兒的法國人埃爾德迫不及待地拿出冰鎬,想隨便鑿塊冰燒水喝。在他心裡,一百瓶阿爾卑斯山的依雲礦泉水都比不上這裡幹淨。

直到一個夏爾巴嚮導一把抓住他的手說:「朋友難道你想吃屎?」

可能你對這話還沒有什麼認識,嚮導為什麼這樣說呢?請繼續往下看

首先給你看兩張圖片

 

如果不告訴你,真的很難把這片垃圾場與神聖聖潔的珠峰聯繫在一起,對的,這就是印象裡一塵不染的珠峰,現在已經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屎山和海拔最高的垃圾場。

今年中國登山協會在珠峰海拔5184公尺和6400公尺之間展開了一次垃圾大清理,金屬罐、塑膠袋、電爐和氧氣瓶,14天裡清除了4噸垃圾,這還不包括屎。

我們老是看到珠峰聖潔奪目的一面,老是看到登山者站在珠峰頂上拍照留念的畫面,卻總是忽略掉攀登過程中那些不那麼美好卻迫切的不能迴避的問題。比如排便!

想像一下,攀登珠峰這樣世界巔峰的時候,你會怎麼解決你的排泄問題呢?

通常情況下,就像一個暢銷書作家不願意承認自己多數的寫作靈感都是坐在馬桶上產生的一樣,人類總是習慣性地忽略和迴避排泄問題。

很少有登山者考慮過在山上應該如何解決內急需要,直到他們從夏爾巴嚮導手裡接過一把鏟子和幾個集便袋。

 

在珠峰上只有兩種上廁所的辦法,要麼用鏟子挖個坑當臨時旱廁,要麼就把屎拉在袋子裡,下山的時候帶走。它們之間唯一的區別,就是後者看上去更符合環保主義者的標準。

家裡裝了日本抽水馬桶的埃爾德在走出一號營地的帳篷時還有點猶​​豫,直到他發現不遠處的荒地裡到處都是像地雷陣一樣的小坑。他只有走到更遠的地方脫下褲子,祈禱海拔六千公尺的凜冽寒風能給自己的屁股一點最後的溫柔。

 

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孤獨的「鏟屎官」了。不管你在平原的世界裡見過多少頂級廁所,珠峰不相信眼淚,在蠻荒粗暴面前,現代社會式的優雅都不頂用。

那這些排泄物通常會怎麼處理呢?

被慌張的主人剛開始不好意思接著半推半就最後氣壯山河一瀉千裡的拉出來之後,這些排泄物就孤獨的躺在那裡,和聖潔的冰雪躺在了一起,最後交融難捨難分。

此外,很多人都知道,現在攀登珠峰並不是難事,只要支付10萬美金給嚮導探險公司,在他們的操作下,就算不具備基本的攀登技能,也有可能實現問鼎珠峰的願望。

當地也會有一些有著環保主義的老闆,他們會安排經驗豐富的夏爾巴人為嚮導,這些嚮導成了在營地裡教登山客做飯洗衣、甚至科學拉屎的貼身保姆。甚至有的還會為你專門配備一名背屎工,會幫你清理掉所有的排泄物和垃圾。

當然有的背屎工就沒那麼幸運了

 

「為了減輕顧客的負擔,我們需要背著好幾十斤的行囊到處走,一旦遇到危險,我們就無路可逃。」曾經發生了一次冰崩,16個夏爾巴嚮導因為躲不及滑入冰川裂縫死亡。

12噸的屎並不能滋養這片貧瘠的土壤,它們被工人們徒步運送到距離珠峰最近的山莊各裡克奇普( Gorak Shep),然後倒進坑道裡,讓它們慢慢脫水,逐步分解,這個風化過程會持續很多年,污染著當地的水源。

但近年運送新屎的頻率和重量與日俱增,當地村民開始力不從心。

 

面對村民的怨聲載道,珠峰大本營的工作人員只能試圖強制要求每一個登山者下山前必須帶夠8公斤的垃圾,不然就交4000美元的罰金。但這很難推行,畢竟來者都是顧客,尼泊爾靠山吃山,一年能賺好幾百萬美元。

 

他們為了追求心靈的高貴

登上世界之巔

卻忘記了自己僅僅是個糞便的製造者

據資料統計,從1921年到1999年,共有615噸垃圾被丟在這座神聖的雪山。

一位尼泊爾頂級探險家發現,人們留下了氧氣瓶、幡旗、繩索和破舊的帳篷,甚至有時,金槍魚罐頭盒就大搖大擺地躺在距離附近村落僅有十幾分鐘路程的雪地上。

「而且據我所知,有兩具登山失敗的探險家屍體已經放了一年。這座世界之巔正在喪失美麗。」

與過去相比,如今的探險者更加注重自己的行為,他們被要求在登頂前支付4000美元的保證金,保證除了腳印外,什麼也不會留下。

不過當地污染控制委員會的一位官員表示:「登山愛好者總是粗心大意,雖然帶著垃圾袋,但還是會留下各種垃圾。」每年的旅遊登山季節,約有3萬名登山者和旅遊者來到珠峰地區。以每人每天上山攜帶6公升水計算,僅廢棄的礦泉水空瓶就「數量驚人」。

那裡寒冷的天氣也大大延長了垃圾的降解時間。人們可能在珠峰發現1962年的錫罐,有時候,一腳釘鞋踩下去就會碰到20年或30年前丟棄的罐頭盒。那些垃圾的外表曾經被厚厚的冰層包裹起來,但隨著全球變暖的加劇,這些廢棄物正在重見天日。

思倫並不是唯一關注這個問題的登山家。早在十多年前,來自日本、韓國、喬治亞等國的44人組成了高山清掃隊,發起者野口健發現,「在山上亂扔垃圾的登山隊,其國家的環境垃圾也很成問題,相反,注意山上環境的登山隊,其國家也是很乾淨的」 。

 

曾經,尼泊爾政府和民間組織發起了「拯救珠峰——廢棄物治理2011行動」。該活動持續了一個多月,參與者包括29名訓練有素的尼泊爾登山好手、65名背夫和75頭犛牛。

登山好手們攀登到海拔8000公尺以上的雪山收集了8噸垃圾,然後由背夫和犛牛組成的清運隊運送到海拔3440公尺的小鎮切巴扎集中。包括直公升機殘骸、編織袋、繩索等在內的垃圾有些被就地處理,有些被運往加德滿都,特別有紀念意義的還將進入博物館。

 

清道夫們打掃的雪山正是珠峰上被稱為「死亡地帶」的區域。那裡空氣稀薄,僅在2006年就有11名登山者死亡,屍身就留在原地。勇士們分組多次進入死亡地帶,爭取每人每次帶回15公斤的垃圾。

在上山前,他們曾壯志滿懷地告訴媒體:「我們面臨的風險非常大,雖然要面對極端複雜的天氣還有寒冷和暴風雪,但是我們有信心完成挑戰。」

登山家思倫也是如此。今年,他所在的生態珠峰探險隊帶著沉重的食物和裝備到達海拔7200公尺的營地,收集垃圾後原路返回。從2008年至今,這支隊伍已經收集了13噸垃圾,包括幾百公斤糞便和幾具屍體。

他能夠理解為什麼這座高山上的垃圾如此之多,「在珠穆朗瑪峰,達到一定海拔後,你會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登山或安全返回上,除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外,你甚至根本沒有任何精力去考慮其他事情」。

他知道,耗盡氧氣的氧氣瓶會成為登山者的沉重負擔,隨身使用的帳篷也常會被暴風雪包圍。一般情況下,精疲力盡的探險者根本無力拖著如此沉重的垃圾下山。

但是許多「珠峰清道夫」仍希望用自己的行動盡可能地喚醒登山者的環保意識。他們說:「請不要去玷污它的神聖,畢竟我們只有一個世界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