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只知道38歲的他用《鬼怪》斬獲了無數少女的心,卻不知道他用一部電影改變了整個國家!

  2017-08-10

從韓劇裡的金秀賢、李鐘碩、朴寶劍和宋仲基的大勢時代,到國產劇《夏至未至》《一粒紅塵》《擇天記》裡的鹿晗吳亦凡楊洋白敬亭……

這個時代,偶像劇大行其道,小鮮肉大行其道。

 

唯獨這個人不一樣。

在今年的韓國偶像劇《鬼怪》,片子裡瘋狂吸粉的那位居然是38歲的大叔──孔劉(很多人更習慣叫他孔侑)。

 

說起孔劉,其實大家都不會陌生,前一陣因為《屍速列車》剛剛洗過你們的版,吸了一波粉。

講真的,從外貌協會的角度來說,他的顏並不是小編喜歡的型,單眼皮、粗眉毛、咬肌太發達、笑起來半張臉的皺紋,甚至還有人叫他「韓國黃渤」。(粉絲別打我!)

 

就算是這樣,Running Man裡的宋智孝卻說:「下到十幾歲的小姑娘,上到五十歲的阿姨,沒有能逃過他的魅力的。」

我也沒能逃過呢,歎氣。

嗯,笑得一臉癡漢…

 

從21歲出道開始,孔劉就走的偶像派路線,專演帥氣學長、霸道總裁、撒嬌男友,直到28歲,他還是塊「小鮮肉」。

他很想做出一些改變,比如接一些小眾的藝術片,可是經紀公司完全沒人理會,塞來劇本《咖啡王子一號店》,容不得他半點反抗,必須上。

所以,當你們被這部戲裡激情四射的吻戲、肉麻的臺詞感動到死去活來時,孔劉心裡正在不爽。

 

但是誰知道呢,就是這部帶著「不爽」拍出來的《咖啡王子一號店》卻一路開掛,還拿了韓國電視最高獎──百想藝術大賞。

我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孔劉那時的心情,自己最討厭的卻給自己帶來巨大的成功。

適時來的兵役,讓他鬆了一口氣。

對不少韓國男星來說,兵役是個坎,在孔劉這,卻是大轉機。

服兵役中

 

沒有網路,不能隨意外出,看電視的時間都是固定的。

因為立下軍功,長官送了他一本書。

在宿舍裡休息的大把時光裡,他最常做的就是看書。

《熔爐》,那裡有他二十九來未曾接觸過的世界。

故事裡,光州一所聾啞學校的孩子們20年來受盡校長、老師的性虐待,來自首爾的美術老師姜仁浩發現真相後,將這些施虐者告上法庭,但在弄權者的操縱下,罪犯最終只以輕罪處罰……

這不只是一部小說,在韓國,它是一個真實事件。

 

剛開始讀這本書,孔劉覺得男主角姜仁浩就是個神經病。

在首爾讀大學的他,同學朋友都是律師或法官,只有自己一事無成,還要靠家裡買房、給自己買個教師工作,在聾啞學校夾著尾巴做人。

行政處長向他伸出五個手指,示意上交「學校發展基金」,姜仁浩卻以為他是要「high five」,傻傻來了個擊掌。

為了更好地融入學校的教職群體,抱著老媽買的蘭花給校長送禮。

──「您是在要錢嗎?」

──「那你以為老師這個位置是白給的啊?」

越看,孔劉卻越憐憫姜仁浩。

一開始發現校長的暴行後,姜仁浩想管,卻在母親的訓斥前低下了頭。

你連卵都沒有,拿什麼擊石?

可目睹了越來越多的暴行後,他再也忍無可忍,開始反擊。

明明家裡很需要錢,卻毅然拒絕了校長的「封口費」。

在巨大的壓力下,想力挽狂瀾,救孩子於水火,將壞蛋繩之於法。

 

可是他不是英雄,你怎能期望,一個弱者去拯救另一個弱者?

無論你有多麼的努力,你所有的希望都將被擊得粉碎。

最後的最後,姜仁浩手捧自殺孩子的遺照,在殘暴的高壓水槍下不住地對周圍的人群重複說著:這個孩子,聽不到聲音,也說不了話;這個孩子的名字,叫民秀……

 

員警將他壓倒在地,民秀的遺照也被踩得粉碎,周圍的人群依舊在圍觀。

 

小說到這裡就結束了,現實中,卻只有4個人受到司法審判。

其中罪行最重的校長、行政處長提起二審後,因為無前科,還對地區發展有「巨大的貢獻」,居然被判緩刑獲釋。

面對這樣的現實,孔劉的第一反應是生氣,他想要做點什麼。

繼而,又從姜仁浩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只不過他面對的,是堅固的演藝體制所帶來的禁錮。

 

《熔爐》中,女學生為了逃避校長的性侵,躲進了女廁所,卻沒想到校長就從隔壁間上方悄悄探出了頭。

服完兵役後,他立刻籌畫買版權、拉投資,做起了從前最討厭的事,到處去遊說、周旋,把自己當成了活招牌,並親自主演姜仁浩一角。

「觀眾花錢進電影院要看到的是溫情和歡樂,我們為什麼非得要拍這樣的片子呢?」

很多投資方一看這個題材,就斷定它一定賺不到錢。

導演們不願意接手這個劇本,最後執導的黃東赫導演也是猶豫了一個月,才決定拍這個片子。

片子的故事發生在光州,卻因為拿不到光州政府的拍攝許可而換了地方拍……

儘管證據確鑿,法庭卻當堂宣佈,釋放被告

 

終於在2011年9月,《熔爐》公映。

從08年1月入伍服兵役,到09年12月退役,再到11年《熔爐》上映,期間除了一部小電影以外,可以說孔劉經歷了四年的空白期。

對於一個演員來說,四年的空白太可怕,足以讓大家都遺忘,何況是競爭激烈的韓國娛樂圈。

可是他一直在堅持,為這部電影奔走。

因為,「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真實事件發生於2005年,一切早已塵埃落定,卻因為一部電影又回到了大家的視線,並引起更大的關注。

剛上映,網路上就出現要求重啟調查的百萬人簽名活動。

電影上映六天後,光州警方成立專案組重新偵辦此案。

電影上映的第三十七天,韓國國會通過了新的性侵害修正案,又稱為「熔爐法」。

 

豆瓣上評論說,「韓國有改變國家的電影,而我們有改變電影的國家」。

《熔爐》這部改變了國家的電影,也改變了孔劉對演員的定義,改變了他自己的道路。

演員不止是個演戲的,他還可以改變社會。

而那個之前在電視上上演浪漫戲碼的公子哥,叫明星。

明星和演員間有一條河,只有奮力遊到對岸,才叫演員。

早已沒人記得《咖啡王子一號店》是誰演的了,但是「孔劉」這個名字,會被人們永遠記住。

他終於擺脫了「偶像」的標籤,也克服了自己的心魔,成了韓國人心目中真正的「男神」。

縱然現實一次次熄滅我們的努力,但那種不隨波逐流的自由渴望,卻如樹根般盤踞於靈魂深處,可以被打敗,不能被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