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相貌平凡的他,眼皮下垂又不剃鬍子,為何卻是全中國最美的男人?最後還贏得全世界的尊重!

  2017-08-10

他相貌平常,眼皮下垂,兩眼無神,後來還不肯剃鬍子,可認識他的人都說:這個人從哪個角度看都是美的,他是全中國最美的男人,並贏得了全世界的尊重,被無數人敬仰,流芳百世!

他,就是梅蘭芳

 

1894年10月22日,梅蘭芳生於北平的一個京劇世家。

祖父是京城著名青衣花旦梅巧玲,在同治道光年間極有名氣,甚至皇帝都知道他的大名。

父親梅竹芬也是一個出色的旦角,更是一個優秀的京劇琴師,擅長拉胡琴。

然而他的童年是灰暗的,接二連三地遭遇了不幸。

他四歲喪父,十二歲喪母,只得過繼給當京劇琴師的伯父,他曾回憶童年說:世上的天倫樂事有好些趣味,我是從未領略過的。

而伯父收入微薄,生活艱難,他只能小小年紀就去學戲,準備儘早養活自己。

9歲時,他拜著名京劇青衣,吳菱仙為師學青衣,也常跟秦稚芬和胡二庚學花旦戲。

而讓所有人驚奇的是,後來成為京戲大師的他,一開始卻被所有人認定,是一個不適合唱戲的孩子。

當時旦角理想的臉型不能見任何棱角,最好是瓜子臉,或是鵝蛋型臉,可他卻偏是一張圓臉,京劇演員的眼睛一定要能傳神,可他眼皮下垂,還是近視眼,更頭疼的是,他反應遲鈍,不善言辭,一見陌生人就說不出話。

 

他資質魯鈍,卻有個大優點,那就是,特別能吃苦。

他花費巨大精力和汗水,紮紮實實學好了所有基本功。

為了讓眼睛變得傳神,他就經常讓眼睛朝一個點看,一練就是幾個小時,練得眼睛淌出眼淚還會繼續練。

他還在家裡養了一群鴿子,放鴿子時,他就抬頭觀看,眼球隨鴿子轉動,觀察是否有別人家鴿子混進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已練得目光如炬,顧盼生輝。

他將困苦化為利刃,修剪自己的枝枝葉葉,終於長成了參天大樹。

他的美,正是來自於,在苦寒中百折不撓的毅力。

 

1907年,他正式出師了,京劇角色很多,而他最擅演的是旦,由於民國前社會風氣保守,女人做戲子是讓人極為瞧不起的事,所以根據京劇傳統,旦角大多由男性充當。

而他皮膚白皙細膩,臉蛋姣好動人,連任何自命不凡的女子,和他一比都自覺粗糙不堪。

京劇門規森嚴,任何演員如果隨便突破常規,就會立即受到嚴格的懲處,根本無法在行業立足,一百多年來,都是這樣,所以中國的京劇在那之前只重形式和規範,內容雖精彩,但演員卻缺乏情感,空有形式,沒有靈魂。

 

而他的出現,卻讓中國京劇充滿了靈魂,他在精湛的表演水平基礎上,配合詞曲韻律的和諧,注入充沛的感情在表演中,他表演的人物,從來不是死板沒有感情的活道具,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他創作了許多令人難忘的藝術形象,這些角色都打深深動了無數人的心。

他的這種突破,在當時京劇界引起了轟動,對中國的京劇復興至關重要,直到今天也具有極大的意義,他成為了一個劃時代的京劇表演大師。

 

1918年,他移居上海,才24歲的他,戲劇藝術才華已極為成熟,獨創了自己的藝術流派:梅派。

1921年,他被評選為京劇四大名旦之首,當年,他也才不過27歲。

創新並非背叛,是更加虔城地發展傳統,他的美,正是來自於,在固有模式中敢於突破的勇氣。

 

他成名後,有一次在一個大戲院演出京劇,演到精彩處,場內喝彩聲不絕。

可從戲院角落裡卻傳來一聲:「不好!不好!」

他循聲望去,原來是位穿著很普通的老人,散場後,他卻特地找到老人,並用專車把他接到住地,待如上賓。

他恭恭敬敬地對老人說:說吾孬者,吾師也。

先生言我不好, 必有高見,定請賜教,學生決心亡羊補牢。

老人見他如此謙恭之禮,便認真指出了他的疏漏,他聽後恍然大悟,低頭便拜,稱謝不止。

人在籍籍無名時,批評幾句還能一笑而過,可大名鼎鼎時,受到單刀直入的批評,還有幾人能和顏悅色?他的美,正是來自於,無論籍籍無名,還是大名鼎鼎,都敢於放下身段,虛心求教的謙卑。

 

他已經紅遍大江南北,可他還有一個更大的夢想,那就是,把京劇推廣到西方,他是第一個把中國戲劇,帶到海外去演出的中國藝術家。

1919年,他首度訪問日本,但當時日本對京劇了解很少,認為中國如此之弱,國劇也不會有多出色。

可所有的這些懷疑,都被他第一場在日本的表演,擊得粉碎,他的演出引起巨大轟動,很多男性觀眾都被他的表演,迷得如痴如醉,他們都認為,這是一個絕代佳人,紛紛要求梅蘭芳卸妝後見面。

結果,這些男人看到美人的真面目後,全部都驚掉了下巴,日本輿論界曾評論:有梅蘭芳的這雙如玉般美手,其餘女人的手盡可剁去。

1924年,日本發生關東大地震,死亡失踪人數高達14萬2千8百人。

他出於人道主義,去日本賑災義演,再次受到日本方面的歡迎和追崇。

 

1930年,他決定前往美國推廣中國國粹,在動身的前兩天,從美國來電報說:美國現在經濟危機,市場不景氣,演出恐怕觀眾少,可否推遲。

朋友也再三規勸,誰也不看好,他這次的鋌而走險,而他沉思片刻後,決定一定要去。

而之後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他在西雅圖、芝加哥、華盛頓等地,演出共72天,所到之處,無不受到熱烈歡迎。

原本人們認為只能賣出一半的票,結果卻是所有門票全部售罄。

當時美國的雕刻家就公認,他的手是世界上,最美麗女人的手:十根手指就是十個演員。

就連當時美國總統也特地寫信給他,祝賀他演出成功,並說自己因公,未能看到他的精彩演出十分遺憾。

當年,紐約《世界報》評價說:梅蘭芳是他們所見過的最傑出的演員之一,紐約還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的演出。

美國《太陽報》也報導,說:幾乎是一種超乎自然的發現,通過幾個世紀,中國人建立了,一種身體表情的技巧。

而無論他們當時對中國京劇的理解有多少,梅蘭芳都讓美國人,第一次見識了中國的國粹:京劇藝術。

原地踏步可能會贏得一時的安穩,但懼怕驚濤駭浪,一定不會摘取彼岸的輝煌。

他的美,正是來自於,敢於亮劍,大無畏的冒險精神,正如電影《梅蘭芳》裡的經典台詞:輸不丟人,怕才丟人。

梅蘭芳和卓別林

 

梅蘭芳在美國的劇照。當時著名影星胡蝶也曾經受邀去歐洲演出,結果完全被梅蘭芳壓倒。歐洲報紙說:假女人壓倒了真女人!

 

1934年,蘇聯對外文化協會會長,庫里雅科向他發出正式邀請。

邀請的內容非常誠懇:閣下優美之藝術,已超越國界,遐邇馳名,而為蘇聯人士所欽仰。茲特敦請閣下蒞臨莫斯科表演……。

可當時中蘇關係非常緊張,所以他沒有同意,沒想到為了爭取讓他訪蘇,蘇聯居然由史達林親自下令,專門成立了接待委員會。

在蘇聯各方面的熱情邀請下,他才終於同意訪蘇。

而後蘇聯對他的​​迎接非常的隆重,將其看做訪問蘇聯最重要的貴賓,接待規格遠遠超過了日本和美國。

從1935年初開始,蘇聯最大的兩個城市,莫斯科和列寧格勒的街頭,到處都張貼著印有,梅蘭芳三個中國字的廣告。

蘇聯最知名的國家報紙《真理報》、《消息報》、《莫斯科晚報》等,不斷刊登關於他的照片和文字,如此大力度的去宣傳一個外國藝術家,這在蘇聯的歷史上都是極少有的。

 

在前來觀看他演出的蘇聯觀眾中,除了蘇聯戲劇界人士外,還有政府高官,文學家,史達林、莫洛托夫、伏羅希洛夫、
高爾基等赫赫有名的人全都來了,他們都對他的表演藝術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一些市民甚至不惜,花高價買黑市票,從莫斯科再到列寧格勒,去看他在這兩地的所有演出。

一些沒有買到票的市民,為了一睹他的風采,會苦等幾個小時,將劇場大門圍得水洩不通,就是等著散場後看上他一眼。

以男人之身表現女性之美,讓國粹得到了全世界的歡呼,他的美,正是來自於,將中國傳統文化,介紹給全世界的大情懷。

梅蘭芳、馮耿光合影照

 

從蘇聯回來後,他的事業,達到了其他藝術家無法企及的頂峰。

可隨著日本對中國的入侵,他的愛國心讓他將自己最熱愛的事業,居然停止了八年之久。

抗戰時期,他不願在日寇佔領下的地區生活,便舉家遷至上海,不久上海也被攻占,日軍為了粉飾太平拉攏人心,就派人勸他出來演戲,他卻堅定地拒絕了日寇的要求,他甚至還不顧生命安危,連打了三針傷寒預防針,高燒39度,以重病為由拒絕了日本人。

考慮到在上海不能久留,他便前往香港,在香港演出《梁紅玉》等劇,激勵人們的抗日鬥志。可惜好景不長,香港也淪陷了,於是,他就開始蓄起鬍鬚,年幼的兒子梅紹武很好奇,摸著他的鬍鬚問:爸爸,您怎麼不刮鬍子了?他回答:我留了小鬍子,日本鬼子還能強迫我演戲嗎?

日軍眼見拉攏不成,便將他逮捕訊問,面對威逼利誘,他仍然不改初衷,日軍高官氣急敗壞的罵道:在台上,你就是一個裝腔作勢的女人!他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地回敬道:對,在台下,我是男人!

後來,他輾轉回到上海,住在梅花詩屋,閉門謝客,不演戲也沒了生活來源,上海日偽政權多次請他出演,都被他嚴斥拒絕了,他說:「一個人活到一百歲也總是要死的,餓死就餓死,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演出了,他將時間放在了畫畫上,日復一日,靠賣畫和典當度日。

梅蘭芳畫作欣賞:

 

可是那樣的年代,他連畫畫,這唯一的生計也被人剝奪了。

他將畫全部放在朋友店裡出售,上海市民得知消息後,全部趕來購買,一些上海文人決定,為他辦一個畫展,來幫忙解決他的生活問題。

沒想到這個消息很快被日偽知道,他們立即找了一些流氓和軍警來砸場子,汪偽政權軍警緊隨流氓之後趕到,這些人肆無忌憚地,將每一幅畫上都貼上了:汪精衛主席訂購、周佛海副主席訂購的字樣。普通觀眾見狀很快都被嚇跑了。

他聽到消息後,氣憤至極,趕到畫展現場,直接將所有自己的畫撕得粉碎。

他寧可這幾年的心血白費,也絕不要賣給日偽賣國賊。

著名畫家豐子愷曾稱讚他:茫茫青史,為了愛國,而摔破飯碗的優伶,有幾人?

 

對待強敵他鐵骨錚錚,可對待平民百姓他卻寬厚大度。

 

一次他出演《嫦娥奔月》,管道具的劉師傅把花鐮花籃忘在家裡,他極為冷靜,一邊讓劉師傅乘自己的車去取,一方面上場應對,事後劉師傅感到十分惶恐,怕梅老闆發脾氣辭退自己,可卻發現他還和往常一樣待自己,絲毫沒被辭退的跡象,劉師傅感激的含笑說道:俗話說:脾氣隨著能耐長,您怎麼和其他人不一樣?

您的脾氣沒隨能耐長,大人有大量!謝謝,謝謝!而他笑笑說:能耐,就是能奈,就是要能奈住自己的脾氣和性子,動不動耍脾氣、使性子,那是沒有能奈之舉。我「能耐」還差很多,怎能長脾氣呢?

 

廚師王壽山曾回憶道:因為梅先生晚上要演出,睡得很遲,第二天總是到十一點鐘才起床,沏沏茶,抽抽香煙,早飯是不吃的,十二點半與家屬、琴師、鼓師等,同桌吃

午飯,他從不點菜,做什麼他就吃什麼,也從不說哪個菜鹹了,哪個菜不好吃,也不讓人家這麼說,他說:人家師傅燒菜已經夠辛苦的了,再說他燒得不好,這對不起人家。

你愛吃就多吃一點,不愛吃就少吃或乾脆不吃,別說好說歹的。

他每餐必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離席,以表示對琴師、鼓師等人的尊敬,每餐完畢,他又必跑到廚房裡來,握著我的手說:師傅辛苦了,還問我吃過了沒有,吃些什麼菜,要我撿好的吃。

深夜,他又常到我們住房裡來,看我們睡得好不好。

有名有利只能算是富貴,高風亮節才是真正高貴,他的美,正是來自於,他有一種大智慧,本事越大,脾氣越小,能耐越多,越懂得尊重他人。

 

1945年8月15日,終於傳來了日寇投降的消息,一向堅強的他,忍不住高興地流下了眼淚,他笑著對夫人說:「天亮了,這群日本強盜可真完蛋了!」

他立即剃掉鬍鬚,很快在上海復出,與俞振飛合作演出了崑曲,《斷橋》、《遊園驚夢》等劇目。

1948年,他拍攝了彩色片《生死恨》。

 

這是中國拍攝成的第一部彩色戲曲片。

1961年5月31日,他在中國科學院為科學家們,演出《穆桂英掛帥》,這是他舞台生涯中的最後一次演出。

1961年8月8日凌晨5時,一代京劇大師梅蘭芳,在北京病逝,享年67歲。

 

他是天皇巨星,讓我們看到了那個時代的明星作風,他是全中國最美的男人,人美,戲美,藝術美,靈魂美!

他是獨樹一幟的梅,不怕天寒地凍,不畏冰襲雪侵,不懼霜刀風險,昂首怒放,笑傲乾坤!梅蘭芳,人如其名,梅骨蘭心,梅質蘭魂永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