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他保護大象20年,卻在上個月被槍殺,威廉王子都哀嘆,想不到兇手竟是沉默的你!

  2017-09-05

Wayne Lotter,這名字對我們而言相當陌生,但在偷獵者耳中,一聽到他的姓名,恨不得立馬將其碎屍萬段。

 

過去20年,他把2000多名偷獵者送進監獄,從他們手中救出千萬頭大象,是非洲象當之無愧的保護神。

 

然而也正因他不要命的勇敢,讓他在非洲樹敵眾多,最終招來殺身之禍。

 

8月16日,當他像往常一樣駕車行駛在公路上,被不明人員硬拽下車,連開兩槍,當場不治身亡。

 

人們把這一天,稱為動物保育界「最黑暗的一天。」

 

Wayne生於南非,從小連一隻螞蟻都不忍傷害的他,卻是名勤奮有為的青年,他考取了環境保護的碩士學位,畢業20多年來,一直從事野生動物的保護工作,成為世界範圍內鼎鼎有名的動物保護專家。

 

他不僅和夥伴自創非營利動物保護組織:舉世聞名的PAMS基金會,還對偷獵行為深惡痛絕,帶動非洲年輕人一起從事動物保護工作。

 

Wayne對動物保護有何貢獻?僅一例就足以說明。

坦尚尼亞有11萬頭大象,但2009至2014年間,三分之二被獵殺。

專家們如此坦言:「如果沒有Wayne,這一數字將高得驚人。」

 

臭名昭著的「象牙女王」楊鳳蘭,十四年走私象牙1900公斤,涉案金額2200萬(約台幣1億元),就是被Wayne抓到,繩之以法。

 

面對窮凶極惡的偷獵者,Wayne每天工作18到20小時,不知疲倦地用各種方法阻止偷獵。

 

不僅如此Wayne意識到單靠自己一個人,與成千上萬的盜獵者相比遠遠不夠,所以他開創了「野生大象保護莊稼,村民保護大象」的先河。

他招募村民巡防隊,鼓勵非洲居民參與動物保護,減少人與動物之間的矛盾,還在全國各地部署專門人員識別偷盜走私者。

 

動物保護界以及世界各地愛護動物的人們,不吝把各種讚美、桂冠戴在Wayne頭上,然而在偷獵集團那,他就是眼中釘,是要被剷除的「頭號冤家」。

 

終於在8月16號當天,「意外發生了。」

在坦尚尼亞的首都三蘭港,Wayne從機場去往酒店,中途間一名歹徒突然駕車攔在面前。

他先是將Wayne拽下車勒索錢財,隨後朝Wayne的身體和頭部連開兩槍,Wayne當場不治身亡,生命定格在51歲。

事故發生地

 

警方接到報案趕到現場後,發現Wayne的行李和錢包都完好,但筆記型電腦卻不見蹤影。

於是警方推測認為,電腦內儲存了盜獵者的敏感性資料,事件並非一般的搶劫殺人,應是有人買兇殺人,直至今日,調查仍在進行...

 

人們不願相信,「保育界最黑暗的一天」,就這樣悄無聲息地突然降臨。

Wayne的妻子發文悼念:「我永遠愛著你,你是這世界上最勇敢的男人。」

 

著名黑猩猩研究者,珍·古德女爵士也發出訃告:「Wayne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是許多人心目中的英雄。」

 

就連英國的威廉王子得知消息後也深感惋惜:「對Wayne的家人和PAMS基金會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6天後,三蘭港整座城市為Wayne舉行了追悼會,他的朋友、同事以及外國政要,人們穿著統一的環保T恤,上面用印著「True Hero(真英雄)」。

 

「每個人都在鼓掌,瘋狂地為Wayne鼓掌,最後大家都站起來致意。空氣中飄滿的,全是大家對Wayne深深的愛。」

 

葬禮結束後,人們還自發籌款5萬美元,用以將Wayne的遺體運回南非,同時幫助他在老家的妻子和兩個女兒。

 

Wayne何嘗不知,從事動物保護的第一天起,每一次踏出家門,就可能再也回不來。

 

「我們越去追蹤偷獵者,偷獵者與我們之間就越容易爆發衝突,我們也就越危險。」

這一點Wayne比誰都清楚,但他每次都「傻乎乎」地衝上前。

 

聽爛了的「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當消費者管不住自己的手,偷獵者就有足夠的獵殺理由。

 

但很少會有人想到,一張皮毛,一根象牙背後,還沾染著動物保護者的鮮血。
盜獵者不僅殘害動物,還喪心病狂地殘害同類。

截至今年8月,已經有117名動保工作人員被謀殺,Wayne是第118個。

 

不僅如此,連同Wayne的妻子和女兒,也經常收到死亡威脅。

 

但他們沒有一個人退卻,也沒有勸說丈夫、爸爸放棄這一職業,因為她們懂得:人活著,不僅是活著,而是行動有擔當,心中有信念。

 

「這些如懦夫一般的謀殺,並不會妨礙動物保護工作,我們一定會繼續堅持下去。」


洪都拉斯著名環保人士、戈德曼環境獎得主Berta在洪都拉斯的家中被槍殺。

雖死尤可,一往無前。然而轉念一想,發起這場戰爭的,又是誰呢?

 

用各種珍稀動物製品的人,或許自己也不會想到,殺人的屠刀不在於偷獵者,而在你的手中。

 

你還要多久才能「放下屠刀?」無知的人選擇沉默,聰明的人立地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