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被奧斯卡提名高達86次,無人能及!曾花光所有積蓄救丈夫,身無分文的她最後遇見了「他」…

  2017-09-07

七夕這個日子,最重要的是相信愛情,對婚姻也要有信心。

今天,就講講史上最偉大影后之一的愛情故事。

其實,她現在已經不能用偉大來形容了,再華麗浮誇的形容詞都不足準確形容她的演技。

之所以在影后上加上之一,其實也是表示謙虛,雖然她的提名數、獲獎數早就排名史上第一。

她獲得過的獎項,目前無人能及。

 

她就是,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

 

梅姨不止足夠偉大,還因為她德藝雙馨,敢說敢做。

在第74屆金球獎頒獎禮上,她不止獲得終身成就獎,還公開怒對川普。

 

「這個表演者坐在這個國家最受尊敬的位子上,他模仿了一位殘障記者。」

作為一個堅定的反川普者,梅姨還公開扮醜,模仿大腹便便的「小丑」總統。

 

為此,她跟川普就此結下了梁子。

川普反擊說自己並沒有侮辱殘障人士,動作純屬偶然。

還特意加了一句,梅莉·史翠普是「好萊塢最被高估的女演員」。

 

至於是不是有意侮辱殘障人士這事不好說,這樁公案在此不提。

但說演技被高估這事,所有人都不同意。

從1979年開始,36年裡,梅姨一共獲得過逆天的19次奧斯卡提名。

平均兩年不到就提名一次,這個逆天記錄放在歷史上無人能及。

在奧斯卡提名次數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凱瑟琳·赫本,男演員裡的傑克·尼克遜,分別都只獲得12次提名。

 

1949年6月22日,梅莉·史翠普出生於美國紐澤西州薩米特鎮。

父親是製藥公司主管,母親是一名藝術家,喜歡唱歌。

 

小時候的梅莉很可愛,但從小做視力矯正的她,經常帶著眼鏡,是公認的「醜小鴨」。

 

一位傳記作家這樣形容她:「一個滿頭捲髮、戴著眼鏡的笨小孩。」

幸運的是,梅莉有個好媽媽,經常鼓勵她說:「別聽旁人怎麽說,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於是,這個「醜小鴨」從來就沒有過自卑感,在任何場合都放得開。

她特別愛表現自己,就連家人共同聚會拍照時,她也會搶鏡頭。

梅莉從小跟母親學習唱歌,但12歲這年,她發現自己對表演更感興趣,於是義無反顧的開始從話劇表演學起。

高中畢業後,梅莉曾在耶魯大學學習戲劇表演。

 

她積極參加各種演出,嘗試各種角色,在學校也是風雲人物。

 

但畢業之後,梅莉走過了一條艱辛的成名之路。

在正式做演員之前,她曾經在紐澤西州的薩默塞特旅館當過服務員。

直到26歲時,才拍了第一部電影《茱莉亞》。

雖然電影非常成功,讓她聲名鵲起,但相比許多童星出道的好萊塢明星來說,這已經算大器晚成了。

 

僅僅過了一年,1978年,梅麗爾就憑借在《越戰獵鹿人》中的精彩表演,第一次獲得了奧斯卡提名。

 

從此,梅莉的演藝生涯就像開了掛。

無論主角、還是配角,她總能順利提名奧斯卡。

以至於這都成了好萊塢常拿來開玩笑的一個梗,如果這年奧斯卡梅莉沒提名,大家都覺得這屆奧斯卡不行。

但凡她演過的角色,總是讓人過目難忘。

她不是簡單的演什麼像什麼,而是演什麼就是什麼。

既可以是走路帶風,連不經意間撩下頭髮,都能勾走男人心的美人《曼哈頓》。

 

也可以是一個呆萌的吃貨大廚《美味關係》。

 

比如《走音天后》沒有任何形象包袱,扮醜扮老的歌唱家。

 

比如《蘇菲亞的選擇》裡那個終身背負愧疚感,無法解脫的女人。

生命的重量、覆雜的人性,都被她拿捏得那麽到位。

 

在《麥迪遜之橋》裡,面對情人時,她可以表現出遇到心上人時的羞澀與難以掩飾的興奮。

 

也可以表演出在愛情與家庭做抉擇時的糾結與遺憾。

把角色在愛情和責任兩者間苦痛掙紮難以取捨的狀態,演繹得精準到位。

 

她可以是《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時尚大BOSS。

她的氣場震人心魄,只要一望向你,就會讓職場小職員們不寒而栗。

 

但片尾那個稍縱即逝的俏皮微笑,又會讓人溫暖無比。

 

她還可以是鐵腕柔情的《鐵娘子:堅固柔情》。

在男人們操控的政壇中,運籌風雲,勝似閑庭信步。

 

梅姨塑造的全部角色加在一起,就像一部女性百科全書。

凝結了上個世紀所有女人們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

 

就像她在一次奧斯卡獲獎感言裡說的:「一個演員的唯一職責,就是進入另外一種人的生活,並讓觀眾感同身受。」

 

在金球獎的榜單上,梅姨同樣獨領風騷,一共被提名24次,獲獎7次。

排名第二的同樣是傑克·尼克遜,16次提名,6次獲獎。

至於其他各種獎項,更是數不勝數。

IMDB上的統計是,梅姨到今年為止一共獲得過289次提名,最終獲獎144次。

「拿獎拿到手軟」,這句話對梅姨來說,太小兒科了。

不過相比演技和獎項,梅姨的愛情故事也許更傳奇。

 

1975年,梅莉剛來到紐約,在戲劇演出時認識了曾演出《教父》的約翰·卡佐爾。

 

約翰也是對表演造詣極深的實力派演員,雖然一生只演過5部電影,但每部均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兩人一見傾心,都被對方的才華深深地吸引,立馬閃婚。

那一年,他40歲,她26歲。

標準的大叔配靚女。

 

然而僅僅過了一年,約翰突然咳血,檢查發現,已到肺癌晚期。

眼看著死亡分別就在眼前,他們決定共同出演一部電影,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在銀幕上。

這部電影就是之後獲得5項奧斯卡獎的《越戰獵鹿人》。

 

劇組在拍攝期間以生病為由想辭退約翰,卻遭到梅莉的強烈反對,並威脅退演。

這才留下了這部永留千古的越戰經典電影。

在最後陪伴約翰的日子裡,梅莉只接過一部戲,把剩餘的所有時間都留給了愛人。

 

在1978年3月,約翰離開了人世。

為了治病,梅莉花光了所有的錢。

因為兩人之前住在約翰朋友的公寓裡,所以梅莉不得不搬出來。

當時梅莉還是剛出道沒多久的年輕演員,自然也沒多少積蓄。

就在這個時候,梅莉哥哥的一個朋友家裡正好空著。

所以他就把房子借給了梅莉住。

這個朋友,是鄧·甘莫

梅莉在他家這一住,就住了三十多年。

梅莉,也變成了梅姨。

兩個人在同一屋簷下生活,甘莫給了痛失生命中摯愛的梅姨巨大的精神安慰。

聽起來很像是肥皂劇的狗血劇情,但現實比劇本更跌宕起伏。

1978年9月,離約翰去世剛剛半年,梅姨又一次閃婚了。

 

在梅姨出人意料地和甘莫結婚後,她的朋友都擔心她是悲痛過度,過於孤單急於找個陪伴。

但是梅姨自己說:「我從沒想過脫離那段痛苦的日子,也不希望忘掉。生活很寶貴,當你失去很多人後,你就會意識到每一天都是上天給的禮物。」

也就是說,嫁給甘莫是她深思熟慮後作出的決定。

她想要走出痛苦,也認定了這個人是她一生的依靠。

時間也證明了她當時的決定絕非一時衝動。

後來三十多年,兩人相濡以沫。

 

梅姨的演藝生涯不斷創下奇蹟,甘莫也成了一名成功的雕塑家。

但兩人的感情,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和曲折。

兩人有了四個孩子,遠離好萊塢的浮華,在康乃狄克州買了一棟房子,過著普通家庭的生活。

兩個人,就這樣一路攜手,互相陪伴著走了下來。

1980年,兩人結婚兩年後,才在倫敦公開露面。

 

梅姨每一次奧斯卡獲獎,丈夫都陪在身邊。

從黑髮,一直到白髮,最後到快沒頭髮。

 

2012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梅姨那深情的一望,像是在說:「無數個獎,不如你陪在我身邊。你才是我今生最美的獎項。」

 

對於自己的成長之路,梅姨自己說過,這麽多年她一直堅信媽媽說過的一句話,梅莉,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而這麽多年,她真的做到了,她為自己活著,演活了那麽多角色。

女孩,不必再裝可愛或壓抑自己的看法。要叛逆或狂放,盡管去。我們是自由的,可愛之餘,我們心知肚明,自己還有更多的樣子等著發光。

她經歷過人生最殘忍的死別,卻依然能收起傷痛重新愛人。

即使最完美的生命,也會有疾病,有死亡,也會有失去,有你無法改變的現實。

2012年,梅姨再一次奪得奧斯卡影后,對著甘莫再次表白:我首先要感謝的,是我丈夫。我想讓他知道,在我們的生活中我最珍視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你給我的。

 

也許就是那句話說的,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

在這個浮躁繁覆的時代,很多人對婚姻常常沒有信心,不知道是不是能夠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攜手走到白首。

希望梅姨這樣低調平淡但細水長流三十九年的愛情,能給大家一點鼓勵和信心。

愛情不僅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它真的能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