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23歲骨癌逝世,25歲擊敗周杰倫、王菲奪下最佳作詞人獎,他的「嘻哈精神」讓人忍不住掉淚!

  2017-09-07

《中國有嘻哈》紅了,大家都有自己喜歡的嘻哈歌手。

然而有這麼一個人,在陶喆談到他的時候情不自禁落淚,在吳亦凡聽到他的歌時需要站起來致敬,在熱狗心中他的歌這是必須「要去聽」的,他就是宋岳庭。

宋岳庭的年齡永遠定格在23歲,但他對我們的影響絕對不止23年。

2004年,第15屆台灣金曲獎頒獎典禮上,正在進行流行音樂類「最佳作詞人」的頒獎,嘉賓是蔡依林,她撕開得獎名單的紅色信封,坐在台下的是:寫出《梯田》的周杰倫,寫出《東風破》的方文山,寫出《不留》的王菲,寫出《風吹的願望》的謝志豪,寫出《葉子》的陳曉娟,「最佳作詞人獎得獎的是,」蔡依林特意停頓了五秒,一字一頓的說出這個名字,「宋岳庭」。

 

宋岳庭的名字被念出來時,背景音樂正是獲獎的《Life is a Struggle》,全場開始躁動,他的媽媽和弟弟情不自禁站起身來,兩個人走到領獎台上接過獎盃,忍住眼淚,弟弟單手指著天說,「他現在可能在上面看著我幫他拿這個獎」。

那時候,距離宋岳庭去世已經有18個月。

 

然而他的名字很快又被大眾忘記,直到13年後的夏天。

一場《中國有嘻哈》的freestyle,一群「keep real」的年輕人,讓我們重新認識「嘻哈精神」,四強選手VAVA翻唱的《Life is a Struggle》,也讓我們重新記起來宋岳庭。

 

想問,試過聽RAP掉淚的感覺嗎?然而在宋岳庭的歌聲中就感受到了不得不掉淚的情緒。

在《Life is a Struggle》裡慢慢都是他在留學時的孤獨,充滿了他被朋友背叛時的憤怒,所有的歌詞都是在對社會最底層黑暗的抗爭。

他的歌詞寫出了人生的不如意,也寫出了人性裡最黑暗的一面,更是包含了社會的陰暗面,1300字的歌詞除了副歌沒有重複,6分鐘內快速的念完,讓人一聽就再也走不開。

原始粗糙的音質,呈現的是真實的內涵,不完美的效果,突顯的則是誠懇的心意和不願被黑暗壓抑住的堅強的心。

 

寄託在這首歌上的東西,早已超出了歌曲本身,沒有起起伏伏的旋律,沒有華麗炫彩的MV,整首歌的節奏裡全部都是他在抗爭命運時靈魂的呐喊。

這個「寄託了他一生的經歷和思考」的歌曲,正是他找到了自己的控訴方式,不屈服於命運的證明。

這個對音樂有著獨特理解的他,最開始被人熟知卻是以漫畫兒童的身份。

 

1978年11月6日,宋岳庭出生於台灣。

宋岳父母的工作都是需要常年在外工作,父親是廣告導演,母親是電視台的導播。

宋岳庭很小的時候,父母因為工作,在家的時間很少,一回家卻是不斷的吵架。

他本身情感就很細膩,無法表達就喜歡上了畫畫。

沒想到就顯示出了自己的藝術天賦,9歲的他以天才兒童的身份接受了華視採訪,被形容為「不只是在畫漫畫,更是有想像和創造力」的繪畫天才。

 

小小年紀的宋岳庭,經常畫到天亮都不會休息,對於他來說,畫畫就是,表達自己想表達東西的最直接的途徑。

而他最喜歡的畫家,就是不知停歇的梵谷。

但媽媽告訴他,「梵谷生活很苦,直到死了之後才出名。」

 

在宋岳庭14歲那年,媽媽看到了覺得台灣的通才教育對天才的宋岳庭不好,就決定把有著繪畫天賦的他送去美國,當一個小小留學生。

Shawn知道母親對自己的繪畫給予厚望,事實上母親也曾說過,「等到你學成歸國的那一天,我們將能夠永遠地團聚在一起。」

只可惜,在1992年,14歲的宋岳庭經歷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轉折,被送到美國讀書之後的他,一切都變了。

 

到了美國之後的宋岳庭,因為崇拜扮演硬漢007的史恩·康納萊,給自己取名Shawn,但他在美國的日子並不好過,一開始他住在加州的阿姨家裡,但由於語言限制和生活習慣上的不同,Shawn趕不上在學校的課程進度,回到家中也「享受」到了寄人籬下的痛苦,有心事了不想說,惹禍了馬上被說。

後來他只能通過家書和畫畫來表達內心的糾結。

 

Shawn僅過了一年就被轉到北卡羅萊納州的姑姑家。

但15歲的Shawn沒有忘記自己赴美的初衷,經常畫畫到半夜,這也惹惱了要求嚴格的姑姑,過了一個學期就驅趕走了他。

接著Shawn又搬到了德州的小阿姨家,在這裡他繼續過完了兩年半的寄宿生活。

 

宋岳庭寄宿在阿姨家裡的時候,有一次他很晚從朋友家裡回來,實在是肚子餓了,很自然地就走到廚房,冰箱裡什麼都沒有,留給他的只是兩天前的炒蛋,他嚼了一口已經變質的食物,看著對面的窗戶的燈是亮著的,媽媽正端給朋友端一碗冒著熱氣的湯。

他只能在冷清的廚房裡想,「沒有誰來陪陪我嗎?」

粗糙的手稿裡表明那時候心酸的寄宿生活

 

在這不斷轉學、搬家的4年中,正處於青春期的Shawn內心受到了極大的影響,他對親戚有了排斥,對學校的課程也沒了興趣,甚至對漫畫都有了排斥想法,「媽媽的期待是什麼?我來美國又到底是做什麼?」

在那個得不到母愛的異國他鄉,他只能把所有的生活都和朋友一起度過,在這個過程中,他第一次接觸到音樂Hip-Hop,他發現這快速的節奏,純粹的律動,快速的吐字比花上半天時間畫好一副漫畫能更快更直接得表達內心的感受。

也就是在這個期間,他好像找到了更加適合表達自己的東西,他的重心也從漫畫轉向了音樂。

 

終於有一天他打電話給弟弟,「學庭,我要封筆了,以後不會再畫漫畫了。」

當弟弟驚訝的不知所錯的時候,他又繼續說,「音樂,才是最能反應我的思想。」

在他顛破流離的成長過程中,漫畫只能成為家書中哄媽媽開心的「玩具」。

 

1996年夏天,Shawn終於有了自己的獨立居所,媽媽李花崗將他從休士頓接到加州,Shawn和弟弟一起住在Anahein Hill,原本計畫就讀Canyo High School,可惜當時的Shawn已經不再是未成年人,已經過了18歲的他不得不改讀成人學校。

 

當時已經喜歡上了音樂的宋岳庭找到了自己朋友Hektic,兩個人組成了一個團體,取名叫Red Element(紅色元素),這個名稱的意義就在於要保持華人的身份。

兩個人在家中開始記錄華人少年在美國的生活,倒也是輕鬆自在。

媽媽口中「連五線譜都看不懂」的Shawn真的開始了這個像模像樣的Hip-Hop組合。

 

「Happy are those who dream dreams and are ready to pay the price to make them come true」。

快樂來自於大膽的做夢,勇敢的追逐,這句話來自於Shawn最喜歡的歌手Tupac。

儘管Shawn對學校還有家庭都很失望,但正如他Tupac所說的一樣,Shawn對於自己的生活,他還是抱著很大的期望和尋找快樂的衝動,他一直尋找著新的方式。

在後來創作的歌曲《Daydream》裡,他也唱出了自己的期待,「除了音樂什麼都聽不到,可以跳舞跳到睡不著」。

和朋友一起創作出了好幾首歌曲之後的宋岳庭越來越有信心,甚至經常在家中自拍街舞和唱Hip-Hop,他在留學時所受到的孤獨都因為他創作的音樂變得不那麼傷心。

他對Hip-Hop也是越來越喜愛,他準備好了大展身手。

媽媽和弟弟從垃圾桶裡撿出來的手稿

 

然而,現實就像他的歌名一樣,這一切像是做了一場白日夢。

在不得不就讀於成人學校的Shawn來到了Fullton之後,在這裡他迎來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二個大轉折,他的夢破碎了。

獨立生活本來應該是Shawn期待已久的全新起點,沒想到被朋友利用做了傻事,Shawn以為自己是朋友上的道義前去幫忙把風。

實際上,朋友利用他的華人身份,偽裝成當地的華青幫,對別人進行了勒索,不料幾個人不幸被抓。

同在一個看守所裡,朋友信誓旦旦地告訴宋岳庭,「沒事的,我們都是兄弟。」信以為真的宋岳庭直到上了法庭之前還是和朋友一起嘻嘻哈哈。

可沒想到剛開庭,幾個年紀比他小的朋友就開始做偽證,「都是宋岳庭指使我們的。」

站在法庭嫌疑人台後的宋岳庭,看著對面幾個所謂的「證人」嘴角露出的得意的微笑,他甚至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完全愣住了,冰冷的手銬像是火烤一般燙到了他的心。

 

就這樣,1997年,19歲的宋岳庭以敲詐勒索罪被判入獄三個月,緩刑三年。

在監獄裡,他不得不面對更多窮凶極惡的成年犯人,他也見識了更多這個年紀不該面對的事情。

在獄中的一個晚上,心想,「我不可能就這樣消沉下去的。」

他拿起好不容易借來的紙和筆,開始記錄發生的一切。

一個人趴在自己的床位上,腦海裡想到了孤獨、背叛、黑暗、陰森、人性,手中的筆也是不停揮動,他不斷對自己進行反省,通過自我激勵,堅信自己不可能就這樣屈服於命運,寫出了這首《Life is a Struggle》。

宋岳庭在監獄裡撰寫的《Life is a Struggle》手稿

 

從監獄出來以後,Shawn還需要度過三年的緩刑期,他用300美金買了一個Keyboard和卡帶答錄機,他自學音樂、自己作曲、自己填詞,自己演唱甚至自己伴舞,就靠著這兩樣簡單的東西,《Life is a Struggle》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被他唱了出來,Shawn度過了自己鬱悶的緩刑期的第一年。

 

卡帶答錄機現在已經不復存在
宋岳庭並沒有被背叛的憤怒擊垮,他只是把所有情緒寫進了自己的音樂,用自己的語言抒發內心,表達內心。
從Shawn的媽媽從一些書桌抽屜角落找回來的手稿殘片、垃圾桶裡的錄音帶裡,能看的出來Shawn努力在找回恢復內心的完整和健康。
正當他將要通過音樂重新抓住自己人生時,他卻被病魔帶走,這是他經歷的人生最後一次的轉折。

宋岳庭20歲時寫的詩

 

2001年5月,正在工作的李花崗接到宋岳庭的電話,他只聽到了Shawn叫了一句,「喂,媽媽」,電話那頭就被一個陌生人搶了過去,那個人很直接得說「你知道Shawn得了骨癌嗎?」

李花崗像被打了一個晴天霹靂,但她瞬間就反應,這可能是Shawn跟她開的一個玩笑,但沒想到,那個陌生人就是Shawn的醫生,一切都是真的。

Shawn的骨癌已經進入了第三期,而在此之前,Shawn不准醫生打電話。

 

Shawn在緩刑期第一年裡就察覺到了自己的異常腰酸,但因為弟弟的嚴重車禍,他在幾個月後他好轉之後才偷偷去醫院查了一下。

拿到化驗單前他沒想到會是骨癌,但馬上他決定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下,瞞著親戚一個人去化療。

Shawn不想做手術,因為動了刀,他就不能跳舞,就不能玩自己喜歡的嘻哈了。

實在被逼的沒有辦法了,Shawn才答應醫生給媽媽打了電話,因為接下來Shawn的手術必須要有親人在身邊,放下電話的媽媽急忙趕到了美國。

 

2001年耶誕節左右,手術後的Shawn有些衰弱,但他表現的非常堅強,經常媽媽在一旁哭泣,他就看著媽媽說,「放心,媽媽,這場仗,我們一定打得贏!」

出院以後,Shawn雖然不能跳舞,但老天仿佛心軟了,他的病情有了好轉。

這一切好像已經變得非常完美,他回到許久未見的家中,整個人的狀態都變得不一樣了,覺得他也曾在家中的床上,暢想過病好之後將這段經歷寫成歌詞吧。

他跑到媽媽身邊,摸著自己的腰,開心的說,「癌細胞沒有再長大了。」聽完這句話的媽媽心情也好了不少。

 

媽媽甚至考慮過讓Shawn結婚,利用婚禮來沖沖喜,可是這樣的日子只過了八個月,他的癌細胞,擴散了。

重新回到醫院裡的Shawn,只能靠著嗎啡保持清醒,他要不抓著母親的手,要不就在夢裡和媽媽說著話,但臉上從來不帶一絲悲傷的樣子。

 

2002年8月9日,Shawn一反常態,堅持要回家坐坐。

媽媽帶著他回到了家中,他已經走不了路,依靠在媽媽懷裡,坐在了自己以前常坐的沙發上,就這樣一直從下午坐到了晚上,從活著坐到了死去。

作為普通的人,23歲的Shawn甚至沒有熬到自己的生日,就離開了人世,宛如他曾20歲時寫過的詩中的模樣。

2002年,同樣是嘻哈天才的歐陽靖在那一年連續7周打敗黑人成為冠軍,而寫出經典中文Hip-Hop音樂的他,在家中,在母親的懷裡,離開人世。

 

年輕的Shawn即使患上了嚴重的骨癌,儘管生活無數次的擊打著他,但他無視自己的不幸,從來不會考慮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

他用自己的堅強和真誠,取得了大家的認可。

 

時間又來到2004年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媽媽從宋的遺物中找到的《Life is a Struggle》獲獎,媽媽上台之後,臉上忍不住淚水,「他說他是天上的音樂天使,他有兩個很大的翅膀,如果他的音樂能夠感動一個人的話,他就能夠長出一個羽毛

宋岳庭的一些手稿被編輯成專輯《宋岳庭的羽毛》

 

宋岳庭做音樂時,給自己取的筆名是M80,這有兩個意思,一個是一團在天蠍座頭部的星雲,另一個是美國海軍配備的炸彈。

他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是源於哪個,但其實,每一個都像他,當他的rap出現在專輯裡被人聽到後,他像極了M80那種微小而破壞力巨大的炸彈,深深觸動了每個音樂人的內心。

同樣,當他經歷了這一切的苦難之後,他也會像那團星雲一樣,照亮所有愛他的人的前路。

 

14歲的時候,媽媽曾經告誡過喜歡梵谷的宋岳庭,「你不可以這樣哦,梵谷生活很苦,直到死了才出名」。

但宋岳庭卻說:「梵谷雖然窮,可是他在作畫時已經得到很多快樂了啊

梵谷自殺了,但是宋岳庭卻一直堅強的想要繼續活下去。

他即便被生活創傷,失去了生命,但他從來沒有失去過快樂和勇氣。

宋岳庭,如果他還活著......

 

宋岳庭記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