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從小習得泰拳的他屢屢在擂台上擊敗對手,最後更是拿著打拳贏來的錢變「女生」!

  2017-10-12

1999年,一場比賽正在泰國最有名的魯比尼拳擊館(Lumpinee Boxing Stadium),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這場比賽中最引人關注的,無疑是台上這個名叫龍唐(Nong Toom)的選手。這是他22場比賽中的最後一場,如果獲勝,還未滿18歲的他,將登上泰國羽量級拳王的寶座。

 

龍唐靈巧的規避著對手的進攻,細長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對手,透露出一絲凶狠。

很快,在觀眾們一聲高過一聲的喝彩聲中,他找准機會,使出了他的「成名招數」——在台上高高躍起,然後準確無誤的集中對手的頭部。

對手應聲倒地,龍唐又一次站在了領獎台上,這個身材瘦小的男孩已經連續擊敗了20名對手,勝利對於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

 

觀眾的歡呼在他舉起獎盃後仍然沒有停止,他似乎也知道,台下的觀眾們在期待些什麼,他快步走到落敗的對手面前,不由分說的在他臉上印下了一個吻,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紅唇印,和身後快要把屋頂掀翻的尖叫聲。接著,快步走入了更衣室。

回到更衣室的龍唐,在鏡子前細細端詳,手指從細長的眉梢滑到嘴角,滿意的發現剛剛的比賽沒有在自己的臉上留下傷痕,終於安心的開始卸妝。

 

剛與柔,驕與媚,兩種截然相反的特質就這樣融洽的出現在龍唐身上,很難界定,他到底是男還是女,甚至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1981年,龍唐出生在泰國清邁一個貧困的山區。他有三個兄弟和一個姐姐,自幼就身材瘦弱的他,一直被其他的小伙伴們欺負。而長久以來,一個難以啟齒的念頭也在時刻困擾著他

「我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

 

他喜歡女孩子的衣服,首飾,化妝品…對此,身邊的其他男孩子當然報以打罵和嘲笑的態度,「娘娘腔」這個外號伴隨了他許多年,龍唐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不為所動。

但當這些態度蔓延到了自己兄弟姐妹的身上,龍唐忍不下去了,「讀小學的時候,幾個男孩子欺負我弟弟,我衝上去三兩下就把他們打倒了,那時候我就意識到,無論做男孩還是做女孩,都要做最強壯的那個,才不會被欺負。」

12歲的龍唐在媽媽的支持下,開始練習泰拳。

 

每天早晨五點半,龍唐就開始了一天的訓練,先是10公里越野,接著跳繩,踢沙袋,300次仰臥起坐,泰拳師傅會反复擊打他的腹部以鍛煉他的耐受力。

這種魔鬼訓練會持續五個小時,短暫的休息後,下午三點到七點,這套訓練又會重複一次。

周而復始,循環往復,龍唐一練就是4年。

 

這四年裡,龍唐不僅要挑戰體能的極限,還有心理上的各種壓力。

性別的認知問題一直困擾著他,他無法毫無芥蒂的和師兄師弟們一起在公共浴室裡洗澡,只好用毛巾遮擋關鍵部位,無疑這讓他成為「異類」。

打泰拳時只穿短褲是一種很常見的行為,而龍唐卻難以克服這種心理障礙,甚至在第一次登台打拳時,抱著上衣哭成淚人。

生活中無意間展露的女性行為,更讓他受到了無數的指指點點。他喜歡畫眉,喜歡塗口紅,也喜歡在清晨訓練還沒開始時去摘一束鮮花。

可以想像,龍唐過得有多辛苦和孤獨。

 

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泰拳又被稱之為「八臂拳術」,素以凶悍著稱。為了可以出人頭地養家糊口,成千上萬的窮困孩子都熱衷於此,而殘忍無情的訓練,換來的可能是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能登上體育館的擂台。

而16歲龍唐,不僅登上了擂台,更一戰成名震驚拳壇,他敏捷靈巧的身手和乾脆俐落的出拳令對手聞風喪膽,提起龍唐,人人都知道他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泰拳新星,在此後的22場比賽中,更是所向披靡,登上了拳王的寶座。

 

而就在龍唐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他卻開始了自己的「叛逆」,那就是化妝打拳。

上台前他會擦上粉底,塗上口紅,甚至遇上自己欣賞的對手,他還會抹上眼影。一開始這種行為換來的當然是對手的嘲笑與觀眾的倒彩,但從一開始的局促,逐漸變為了坦然:「我只想快樂,快樂沒有錯。」

 

一次龍唐依舊化妝上台,觀眾中「人妖」、「變態」的喊聲不絕於耳,對手用鄙視的眼神上下打量著他,而這次他沒有選擇忍耐,不到一分鐘,他就用乾脆俐落的拳法擊敗了對方。而觀眾席上短暫的沉默後,爆發了長久的掌聲。就在那一刻龍唐意識到,強者,代表一切。

只要強,那麼就可以肆無忌憚。這是龍唐信奉的法則,於是他終於可以開始一點點掙脫束縛,因為在拳壇上,他是毫無質疑的強者。

他會在比賽結束後在失敗者臉上輕輕一吻,也會偷偷對喜歡的對手手下留情,即便是險些落敗也毫不在意,反正,他總能贏回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龍唐變成一個女人的慾望愈發強烈。他開始服用一些激素,看著胸部一點點變化,這種快樂甚至超過了贏得比賽。

最終,龍唐決定,把這些年打拳贏得的積蓄全部拿來做手術,他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但這個決定同時也意味著他的泰拳事業將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他再也無法登上擂台,粉絲們的挽留,媒體們的關注,輿論的壓力都沒有令他改變心意。

龍唐已經矛盾糾結了19年,他現在終於要變回自己。父母在此時給了他最大的支持,「他們只是想確保我開心,他們的愛是我力量的來源。」

就這樣,19歲的龍唐從他變成了她---帕莉亞(Parinya Charoenphol)。

 

事實證明,退出泰拳界的帕莉亞非但沒有走上下坡路,她的事業反而愈發如日中天。175公分的身高,纖瘦的身材,清麗的五官和超高的話題度,以女性身份出現在公眾面的帕莉亞,依舊活的驕傲。

「我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我可以穿裙子,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強者與性別無關,與行業也無關。

成為女性後的帕莉亞訓練自己的儀態,談吐,她四次參加泰國選美,三次都奪得冠軍。2003年,她的故事又被泰國導演亞格差烏干騰看中,改編成了電影《美麗拳王》,關於帕莉亞的生活方式,關於她的選擇,鼓勵了無數人,也安慰了無數人。

 

打拳要當拳王,選美要做最美,帕莉亞體會了兩種不同的人生之後,發現自己還是離不開自己所鍾愛的泰拳。2006年她以女人的身份參加比賽,迎戰著名日本選手健史郎,人們為她的耐力和力量擔憂,擔心她的不敗傳奇就此終結,而短短三個回合,揮拳抬腿,帕莉亞就已經解決了對手,台上的她眼中沒有了當時的小心翼翼,而是意氣風發。

 

隨著年齡的增大,帕莉亞在泰拳上的發展也由台前轉向了幕後,如今芭提雅著名的Fairtex拳館被命名為龍唐 Fairtex Gym,帕莉亞是裡面的「當家教練」,無數孩子們在她的指導下,站在了泰拳的擂台上。

 

看著眼中飽含憧憬的小孩子,帕莉亞有時也會想到年幼的自己,也許上帝跟帕莉亞開了個玩笑,但經過掙扎和徘徊後的她,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

如同《美麗拳王》的電影中所說,「做男人不容易,做女人也不容易,關鍵的問題是,你要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