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八個月大的胎兒被引產後丟進垃圾桶內自生自滅,福大的她奇蹟存活,長大後更是花了17年尋找生母!

  2017-10-13

照片裡的這個女人叫Melissa Ohden。

 

1977年8月29日,在愛荷華州的一個醫院裡,一名女嬰出生了,然而這個女嬰出生,卻是一個意外。

 

因為Melissa原本是一個被拋棄的胎兒,當時醫院用一種叫做鹽水法的方式,把在媽媽肚子裡待了八個月的她引產了出來。

這個年輕的母親到醫院裡接受引產手術的時候被隱去了姓名,當時醫生估計她肚子裡的孩子只有20週大,但是當孩子被引產出來之後,才發現她應該已經31週了。

 

在40年前,鹽水法是一種醫院裡很常用的墮胎方法,它的操作原理是把孕婦肚子裡的羊水抽出來一些,在子宮裡注射高濃度的鹽水,

由於改變了環境,胎兒在母體中會被高濃度鹽水殺死,然後引產出體外。

這種方法目前已經在英美等國家禁止使用了,因為失敗的概率太高,Melissa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在經過了長達五天的鹽水注射之後,Melissa的母親,終於生出了一個皺巴巴的女嬰,然後這個母親就離開了醫院。

Melissa被當成屍體,丟進了醫院的垃圾箱裡。

然而可能上天憐憫這個小生命,後來一個經過的護士,聽到了垃圾箱裡嬰兒扭動和呼吸的聲音。

這個護士當時馬上把嬰兒送進了重症監護室,一陣忙亂地想要搶救這個孩子,

然而這個時候,一個在醫院裡工作的護士長下令說:「不要搶救,就把她放在房間裡等死就好了。」

 

幸運的是,有名好心的護士最後還是把Melissa搶救了下來,儘管先天不足,在墮胎中僥倖存活的胎兒,患有黃疸、呼吸困難和癲癇等一系列問題,但是她還是福大命大地活下來了。

三個星期之後,這個女嬰被轉院到愛荷華市立大學醫院,

在那裡,這個沒有父母的孩子,被一個名叫Mary的護士精心照顧著,她不僅給她買來了各種五顏六色的小衣服和鞋子,還給她起了一個名字。

在Melissa三個月大的時候,她離開了醫院,被一對姓Ohden的夫婦領養了,這對夫婦認為自己患有不孕不育,之前已經領養了一個名叫Tamy的女孩,比Melissa大四歲。

 

後來,這對夫婦在幾年之後又有了一個親生的兒子,一家人的生活非常圓滿。

儘管生下來的時候遭受了各種磨難,但是在五歲的時候,經過積極治療的Melissa,已經是一個健康的小姑娘了。

從Melissa被領養之後,她的養父母每年都會和那個名叫Mary的好心護士聯繫,聖誕節的時候互相寄卡片和信件,當Melissa開始上學之後,也自己去寫卡片感謝當年那個關心她的好護士。

Melissa雖然知道自己是被領養的,但是對於自己的具體身世,以及是怎麼被領養的細節,她直到14歲的時候才知道。

那一年Melissa和姐姐吵架,結果姐姐口不擇言地說了一句:「至少我是正常是生出來的!我的父母都要我!」

這句話讓Melissa覺得很受傷,後來她去問了養父母,終於知道了自己是一個墮胎失敗僥倖存活的孩子的事實。

 

青少年時期的Melissa,每天都生活在得知自己是墮胎下來的真相的痛苦之中,她覺得羞恥和悲傷,甚至覺得自己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上。

十幾歲的時候,Melissa透過酒精、暴飲暴食和濫交來麻痺自己的痛苦,直到後來,她考上了南達科他州大學學習政治學,才開始真正地尋找自己的生母,那一年,Melissa19歲。

Melissa開始透過一系列的資料搜尋她的身世,她的收養文件裡訊息不多,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可以說毫無頭緒。

 

後來她找到了自己被遺棄的城市和醫院,透過電話黃頁、當地的報紙公告訊息和圖書館年鑑之類的大量檢索,都沒能找到自己母親的名字……

Melissa甚至還在當地的媒體上刊登了廣告……就這樣找了十幾年,直到Melissa30歲的時候,她找到了自己外祖父母的姓氏,然後順藤摸瓜地找到了他們的姓名和地址。

她給祖父母寫信,得到的回信是,他們知道Melissa的存在,但是不願意幫助Melissa聯繫自己的生母,因為在墮胎之後,Melissa的生母就和他們疏遠了。

於是Melissa猜測,當年她的生母可能並不情願去醫院把她打掉,不然她不會和自己的外祖父母斷絕關係。

同一年,Melissa要到了醫院的醫療記錄,由於醫院的管理人員忘記隱去她父母的名字,所以她找到了自己的生父。

她給生父寫了一封信,說了自己的經歷,然而生父沒有回信。

六個月之後,Melissa在報紙上看到了她生父的訃告,後來據她生父的家人說,他們在她生父死後在他的辦公室裡找到了Melissa的信件,而生父在生前也曾經對人說過這樣一句話:「我曾經做了一件令我感到非常羞恥的事情,這件事情我沒有辦法講出來。」

隨著外祖父母的出現,Melissa被墮胎的細節也漸漸浮出水面:

Melissa的外祖母是一個醫學專家,當年曾經在醫院裡工作,而Melissa的父母是一對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兩個人十幾歲的時候就在一起了,情投意合。

由於Melissa的母親是一個運動員,所以經期一直不是很準,直到她懷孕三個月之後,自己才有所察覺。

Melissa的外祖母,堅決不同意這對年輕人在一起,於是強拉著當年只有17歲的Melissa的母親,給她注射了鎮靜劑,實行了鹽水法墮胎手術。

由於Melissa的母親當時並不清醒,所以不知道孩子分娩出來的時候還是活著的。

到這裡的時候,Melissa積聚多年的痛苦終於釋然了,她知道自己的母親並不是不要她,她選擇了放下痛苦,去原諒她的爸爸媽媽,甚至是自己的外祖母。

經過17年的搜尋,Melissa的一個表妹幫助她和生母取得了聯繫。她們一開始透過電子郵件交流,整整三年的時間,母女二人不敢見面。

 

當她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兩人都哭了。Melissa的母親感到非常內疚和遺憾,但是Melissa對她說,她根本不怪她。

Melissa的外祖母在幾年前已經過世了,Melissa本人取得了社會工作的碩士學位,目前是一個專門從事藥物濫用、兒童福利、精神衛生等領域的社會學家。

 

她也組建了自己的家庭,嫁給了一個42歲的IT工程師,生下了兩個可愛的女兒,一家人生活幸福。

 

Melissa把自己的故事寫成了一本回憶錄,同時建立了一個「墮胎倖存者組織」,支持和她有過類似經歷的人,目前這個組織已經有223位流產倖存者的加入。

 

「我的信仰,教會我原諒,它會讓你釋放痛苦,理解他人,我們都是人,都會犯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