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擁有世界最美眼睛的少女並未逃離宿願,過著水深火熱的她在過去40年間一點一滴被推入地獄!

  2017-10-13

你還記得這雙,曾被評為「世界最美」的眼睛嗎?

 

那年,媒體票選出10大世界上最美女人,他們大都有著亮麗的眼睛和楚楚動人的目光,乍一看也像是愛情的龍捲風一樣,不知不覺就會被她們吸引。

Grace Kelly

 

Elizabeth Taylor

 

Kristine Kreuk

 

只有Gula不一樣,這張照片第一次出現在世人面前,是在1985年6月的《國家地理雜誌》封面。

照片一經刊登,Gula那深邃的幽綠眼睛,受到了世界各地的關注和追捧。

這張封面照也成為《國家地理》129年曆史上最知名的照片。

 

而這雙最美麗的眼睛背後的主人,卻並不是什麼明星、模特兒,而是飽受戰爭摧殘的阿富汗的一位難民。

 

地球上,已經有無數人看過她的照片。

有的人因為她本身的純淨感動,也有人因為她背後的故事而流淚,他們舉辦各種各樣的展覽,用千變萬化的方式重塑著這雙眼睛。

 

可是在過去的十多年,卻沒有一個人真正知道她是誰,也沒有人在現實社會中找到她。

「在戰爭中,她是否還活著?」

「即使活著,現在的她還能認識嗎?」

「找到之後,該用什麼方法辨識?」

 

全世界人都想找到她,但沒有一個人找到他。

這其中包括當年拍下這張照片後無法忘記的Steve。

儘管三番五次都找錯了人,而且還有當地其他女人的冒充,甚至還動用了FBI的分析方法,那位真正的阿富汗少女仍然沒有找到。

 

在這個問題不斷被身邊的人問起,長達了17年之後,Steve決定起身去了阿富汗。

對,就是那個讓所有人都想逃離的阿富汗。

數十年間不斷先後被蘇聯和美國發生戰爭,至今仍然沒有擺脫悲慘命運,小孩沒有地方讀書,而工作似乎就只剩下了端起槍,大人連生命都無法保障,更別說那個小女孩了。 

 

他還記得拍下照片的是1984年12月的某天上午。

剛剛從事報社攝影師不久的Steve第一次走進了納西爾巴格難民營。

Steve突然聽到附近一座帳篷里傳來年輕人的聲音,他很好奇,走過跟前撩開簾子把身子進去,發現裡面有15個左右的女孩兒正在上課。

 

在徵得老師和孩子們同意之後,他拿起相機給這些女孩拍照,年幼的女孩們和世界上其他孩子一樣,四處追跑打鬧著,彷彿永遠沒有停歇,然而只有一個女孩坐在角落裡,顯得安靜極了,在眼睛對視的那一瞬間,Steve的心咯噔一跳。

「我注意到這個年輕女孩,她的眼神強烈而且令人無法忘懷,直刺我的內心。 」

 

那個時候的Steve還不知道她的名字,女孩大約12歲左右,坐在簡易板凳上的她顯得有些靦腆,非常害羞,只有一條似乎用了很久的紅色破布,一開始的她遮住臉,只露出了自己的眼睛。

拍攝她的時候,也許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相機,也沒有用眼睛看過那黑色的彷彿見不到底的鏡頭,她的眼神裡滿是驚嚇和戒備。

五分鐘後,小女孩重新裹起頭巾,頭也不回的起身離開,消失在難民營之中。

 

這一離開,便是真真切切的十幾年。

 

圖中的大叔正是拍攝這張照片的攝影師Steve

帶著一眾國家地理雜誌的Steve在當地尋找了很久,依然沒能找到,他真的準備放棄了,而就在那時,當地人帶來了一個婦女。

眼神撞擊的那一刻,steve呆住了。

 

視線拉回到Gula的臉上。

皮膚也有些乾燥,皺紋不可避免地出現在眼眶周圍。

17年過去,Gula最多不過30歲的年齡,卻老的比一般人快了太多,令人不敢相信。

 

你不敢相信,一個本來擁有犀利漂亮眼睛的姑娘,現在竟變成了這般蒼老,只不過她的眼神,卻依然帶著驚恐。

 

十多年後,再次拍攝,Steve才知道這個姑娘原來叫Sharbat Gula,才知道,當年那個眼神下的故事。

17年前拍攝時出現驚恐的眼神,並非她刻意表演出來的,她在親手埋好被炸彈害死的父母之後,和祖母、弟弟翻過好幾座雪山,才輾轉來到鄰國的難民營。

就在這時,碰到了那個初出茅廬的Steve。

 

Gula被拍,照片在地球上被無數人看過讚過,甚至收藏過。

但Gula並不知道這一切,知道17年後重新見到Steve她才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照片。

在阿富汗這裡,這個被譽為擁有世界上最美眼睛的少女,在戰爭頻發的世界裡,只能選擇早早結婚,根本沒有度過一個值得懷念的童年。

到現在她的人身安全依然無法保證,三個孩子不知道該如何撫養長大,甚至連孩子讀書的學校都並不存在,因此她眼睛裡的驚恐仍未消失。

 

沒想到帶著驚嚇的深綠眼睛,感染了每一個曾經看到的人們,就是這張照片,讓國家地理雜誌決定做點什麼,隨後雜誌社決定成立了阿富汗女童基金會。

大部分錢用來資助那些失學的女童,也用這筆錢在阿富汗的許多村莊建立了小學和診所。

 

然而就當大家都以為Gula,會有一個值得慶幸的happy ending的時候,Gula卻再一次消失了,直到2015年,Gula被人逮捕。

 

從Gula的言語中,我們知道,他的丈夫在戰爭中早已死去,幾年後,她的大女兒也死了。

雖然那年修建了學校,但戰爭並沒有停止,她也被迫重新流浪。

她拼命逃離阿富汗,製作假身份留在其他國家,卻被查出來,讓當地政府下令驅逐出境。在警察的團團包圍中,緊緊蓋著自己的臉,被遣送回到逃離了十幾年的祖國——阿富汗。

 

而此時她已經身患重病,逃了40年終究沒能逃過。

2002年攝影師找到Gula時候,她的眼神仍舊只有多年前的困惑與驚恐。

而今歷經44年顛沛流離,古拉眼神不再驚恐,卻多了無奈與滄桑。

 

時光似乎回到了2002年,透過照片Gula彷彿在問Steve,也在問著那些從未經歷過戰爭的世人,「即便有了這張照片,又有什麼用呢?」

 

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曾在他的小說《燦爛千陽》中寫道:「人們數不清她屋頂上有多少個潔白的明月,也看不到她的牆壁之後,那一千個燦爛的太陽。」

 

Gula的眼睛引起了全世界的轟動,無論是巡迴展覽,還是尋找她的紀錄片,每個看過的人都情不自禁感動,但卻依然沒有改變遭受戰爭屠戮的阿富汗。

什麼樣的國家,冷到需要1000個太陽來溫暖呢?

 

我想到Gula在第二次遇到Steve的時候,她曾經被問過一個問題,「你現在有什麼願望嗎?」

她摸了摸頭巾,輕輕地說出一句話,當地的翻譯遲疑了一下,說:「她只是希望不要再有戰爭。」

圖為阿富汗少女在鐵絲網邊做瑜伽運動

 

恍然間,時光似乎回到了32年前的時候,在納西爾巴格難民營的簡陋課堂裡,當Sharbat Gula 回過頭來看向鏡頭時,她臉上帶著的驚嚇卻又不失尊嚴的表情,以及那雙深邃中混雜著憂傷的綠色眼睛,在整整過去32年之後,卻依然代表著流離失所的難民悲慘的命運。

 

這雙直擊內心的眼睛裡,依然透著戰爭帶來的深深寒意,她冷得,連1000個太陽也無法溫暖。

從未經歷過戰爭的我,只願,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