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一代女唱將被埋沒20年,高亢的歌聲連蘇芮也畏懼三分,如今上了一檔節目後總算紅了!

  2017-10-16

有沒有一個歌手,能讓你佩服到「開口跪」的程度?

我恰好知道一個,這個人叫黃綺珊。

猶記得2013年的《我是歌手》上,黃綺珊如平地一聲雷,突然炸裂在眾人眼前。

 

萬眾矚目之下,她唱出《等待》的第一句,「幾年之前你一走就沒回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心被她的歌聲慢慢撕裂。

我一直在想,她到底在等什麼,等了多久,才能有如此動人的歌聲?

 

後來我終於明白:她在等一個機會。

她曾為愛情放棄它,在漫長的歲月中用痛苦磨煉自己,等到心灰意冷,最後絕處逢生。

她的等待,有著太多心酸和無奈,所以這首歌才能字字泣血、催人淚下。

 

1

很多人都說,黃綺珊是「中國最完美的女聲」,這得益於老天爺的恩賜。

她沒上過音樂學校,也沒受過專業的音樂培訓,卻有著無與倫比的歌喉和音感。
20歲時,她在歌廳駐唱,所有人都以能和她飆歌為榮。

 

憑藉一把好嗓子,黃綺珊來到廣州,進入著名歌廳「卜通100」駐唱。

和她一起駐唱的還有那英、毛寧等人,但無人是她的敵手。

天賦出眾的人難免自負,黃綺珊也不能免俗。

當時歌廳名氣響亮,許多港臺音樂人也會來一探究竟,而黃綺珊根本沒放在心上,直言:「天皇老子來了我也不怕。」

 

一天,她像往常一樣,痛痛快快一展歌喉,唱完後,見一個男人旁邊有空位,一屁股就坐下來。

那男人似乎被她的歌聲震住,打量了她半天,隨後委婉地向她提議:「你好,可不可以以後不要唱這麼高?」

黃綺珊覺得這陌生人莫名其妙,面上就顯得不耐煩:「調不起這麼高,不這麼唱我不舒服。」

她的朋友撈仔,老遠看到這兩人在搭話,過來介紹,黃綺珊才知道,面前這個其貌不揚的胖子,是臺灣音樂製作人涂惠源

涂惠源

 

彼時,黃綺珊恃才傲物,覺得涂惠源很無禮,貿然給她提建議,但她很快就被涂惠源的談吐給吸引。

1990年,涂惠源雖還沒有大成就,但他對音樂已經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黃綺珊是草台班子出身,知道自己的音樂弱點在哪,涂惠源正好能補上她的這個弱點。

交流多了,她就深深迷戀上他的才華,無法自拔。

 

與此同時,涂惠源也漸漸愛上了黃綺珊。

他喜歡黃綺珊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還有動人的歌喉,對她的態度也一天比一天殷勤。

肉體的結合,只是一種發洩,靈魂的結合,才是心靈的追求。

愛情的風暴向來強勁,無人能抵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捲入其中。

終於,他向她求婚,請她成為他一生的伴侶,她欣然應允,並為他放棄事業,前往臺灣。

 

2

許多年後,黃綺珊談到這段婚姻,坦言道:「它既有愛,又有私心。」她願意放棄一切跟他走,也希望在在音樂上得到丈夫的説明,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現實永遠比想像殘酷。

90年代中期,台海關係緊張,黃綺珊受到影響,不能在臺灣發行專輯。

1994年,她和涂惠源發行專輯《躲在音樂背後的人》,從此兩人就再也沒有共同作品問世。

結婚5年,視音樂為生命的黃綺珊,作品越來越少,和樂壇脫節,她非常痛苦。

 

同時,塗黃二人的音樂理念也產生分歧。

涂惠源性格溫和,黃綺珊性格火爆,一個想吵架,另一個卻懶得吵,常常說不到一起去。

為了讓雙方冷靜,涂惠源把她帶回廣州,請撈仔照顧她,自己則隻身返回臺灣。

丈夫離開了,之前的種種爭吵還留在黃綺珊心中,她知道這段婚姻可能要走到盡頭了。

 

但她不願接受這個事實,只能天天在酒館買醉。

她想哭,可眼淚總會流乾;她想跟涂惠源說話,可無論說什麼,也不能挽回這段逝去的感情,最後她想到了死。

趁撈仔把她留在賓館,吞下整整一瓶安眠藥,還用賓館的杯子割腕。

多年後,黃綺珊說:「做這些事時,我內心是不願意這樣的,有很多掙扎。然而我還是做了。不知道我是想告訴自己沒用,還是想借此讓涂惠源回心轉意。」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一個人做傻事,不是因為看得太明白,而是因為看不明白,還心存僥倖。

可是這樣的選擇,太武斷,也太魯莽,就像在懸崖邊跳舞,稍有不慎,就可能跌落崖底,再也沒有重來的機會。

好在,撈仔早發現黃綺珊不對勁,派兩個學生時不時去看她,彌補他不在時的空缺。

這兩個學生,發現黃綺珊試圖自殺,趕緊把她送到醫院。

 

經過一番搶救,黃綺珊活了下來,守在病床前的撈仔告訴她:「涂惠源不相信你自殺的事,他覺得你這麼熱愛生活,不可能自盡。」

這一番話,如一盆冷水,徹底澆熄黃綺珊心中的火苗,她看著醫院潔白的天花板,突然大徹大悟。

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如此薄情,連死都沒法撼動他半分。

她覺得自己好傻好傻,傻得無可救藥。

那一刻,她想通了,決定放過自己和涂惠源,長痛不如短痛。

 

3

後來,撈仔才在節目裡透露:「我撒了謊。涂惠源接到電話時,嚇得六神無主,我沒有把他的話原原本本告訴黃綺珊。」

可他的辦法確有奇效,黃綺珊徹底死心,不再尋死,平靜地和涂惠源辦了離婚手續。

她離開臺灣的那天,涂惠源到機場送她,兩人很久沒有說話,最後還是黃綺珊先開口。

 

她問他:「你承不承認你辜負了我?」

涂惠源回答:「我承認。」

轉身的那一刹,黃綺珊淚如雨下。

她性格要強,什麼事都要爭個贏,愛情也好,唱歌也罷,不贏她就不甘休。

但現在,涂惠源已經投降,他們的感情也已結束,她沒有理由再耿耿於懷。

他與她互不相欠,從此就是陌路人。

 

黃綺珊回到了內地,但她錯過了最好的發展時間,內地樂壇早就沒了她一席之地。

同期出道的那英、韓紅、陳明,個個事業有成;前夫給黃綺珊寫的《剪愛》、《聽海》,捧紅了張惠妹,只有黃綺珊,始終沒起色。

 

她唱過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主題曲,唱過2004年雅典奧運宣傳曲,仍然沒能大紅大紫。

她無法適應這種落差,終日過著晝夜顛倒的生活,一度毀壞了自己的嗓子,還冒出自殺的念頭。

曾經在病床上悟出的生死道理,阻斷了她二度自殺的決心。

可她還是不由自主地問天問大地:「老天爺,你給我這麼好的天賦,為什麼不給我好結果?」老天爺只是沉默不語。

 

命運給她開了個大玩笑,她輸了愛情,也輸掉了事業,一步錯,步步錯。

隨之而來的,是十餘年的沉寂。

十年間,她打網球,信基督教,很少唱歌,也不再和別人提到音樂,似乎已經對生活做出了妥協。

但有朋友說,她去KTV,拿起麥克風,依然會唱得淚流滿面。

這時候,他們就知道,她依然沒死心,只是沒等來合適的機會。

 

4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因果。

今天的苦難,是在為明天的盛放做準備;今天的積累,是給明天的歌聲增添內容。

故事沒有結束,2012年,湖南衛視開始籌備《我是歌手》,節目總導演洪濤找上了黃綺珊,極力遊說她去參加節目。

 

黃綺珊早已放棄唱歌事業,甚至到了新加坡神學院進修,接到洪濤的邀約,她大吃一驚,隨後就一口拒絕。

長久的等待,徹底消磨光了她的自信。

當初的選擇,仍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她不敢再冒險,也不想放棄安逸的生活,再去拼搏。

誰知,洪濤比任何人都執著,只要聽說黃綺珊回國,馬上就飛去找她。

從湖南飛到北京,又從北京飛到重慶,前前後後找了她很多次,終於感動了黃綺珊。

她鬆口了,答應和節目組先簽兩期合約,亮個相,再決定要不要繼續。

 

後來的事,我們都知道了。

參加《我是歌手》後,黃綺珊一夜爆紅,身價暴漲,成為當季最大的贏家。

她的歌聲裡有技巧,更有充沛的感情,最容易打動有心事的人。

過去的苦難,成了她最寶貴的財富。

她終於明白:「上天給我受這麼多苦,是為了讓我準備再準備。時機一到,它就會饋贈給我好結果。」

 

此時的她,早已不是從前的叛逆少女,時光像一把銼刀,將她身上的刺慢慢磨平,別人說她紅了,她也不再亢奮,只是一笑了之。

她說:「如果我20歲就紅,心態一定不會有現在這麼好。45歲紅了,我才能正確面對。這並不是一種損失。」

你看,那些苦難並不是毫無意義。

上天從你這奪走的東西,最後都會加倍還給你。

 

5

命運總是喜怒無常,它不會因你格外努力,而對你青眼有加,你只能暗自祈禱,它不會冷不防踹你一腳。

但是,就算它對你不聞不問,你也不能放棄自己,如果你自暴自棄,就沒人能拯救你,更何況你的人生裡不會全是絕望,總有一絲希望在其中閃現,坎坷如黃綺珊,也是如此。

 

婚變時有撈仔,消沉時遇到宗教,對唱歌完全絕望後又遇見了洪濤……這些小小的希望彙聚起來,最終成就了今天的她。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活著就如暗夜行路,但正是那一二點的微光,就能支持我們挪動一步,再挪一步。

你能做的,就是堅持、等待、不放棄,走過最黑暗的歲月,你終會看到前方冉冉升起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