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上過清華、掃過廁所,做著震驚世界的事,住在貼滿廣告的樓,這個讓外國跪求的中國女人厲害到難以想像!

  2017-11-07

關於什麼才是真正的貴族,有很多討論。

大多人最先想到的是要「有錢」。

但有這樣一個人,他被外國人稱為「中國原子彈之父」,卻在死後才得以正名。

他捨棄法國的大好前途回國,卻從未親眼見證自己的科研成果。

他和夫人一生都住在古舊社區毫無裝修的老宅中,除了滿室書香,毫無奢侈物件,這就是錢三強。

而你或許不知道,在這樣起伏的人生中,始終有個女人,或許她不如他廣為人知,但她被稱為「中國居里夫人」。

她為人低調,卻是真正的貴族。

 

何澤慧出生堪稱簪纓世家的名門望族,清朝三百年,這個家族出過十五名進士,二十九名舉人,山西人講話,「無何不開科」。

 

如今蘇州的網師園,曾是何家私宅,正是何澤慧無私地把它獻給了國家。

 

何澤慧的八個兄弟姐妹中,共出了4位著名的物理學家、一位植物學家、一位醫學家。

何澤慧自小聰慧,當年清華物理系招生,她是唯一的「女狀元」。

她後來回憶:「考浙江大學的人有800多,我報考的是物理學系,他們取的只有我一個女生,你說我的運氣好不好?清華大學人多而且特多,一共有近3000人,清華的希望小得不得了!」

童年的何怡貞、何澤明、何澤慧

 

後來,她選擇去了清華。

也是在這裡,她和錢三強兩個人相識相戀,被稱為「清華的金童玉女」。

 

戀愛並沒有耽誤何澤慧的學業。

當時中國的大學寬進嚴出,清華的課業尤為繁重。

最終物理專業只有10人順利畢業,何澤慧是第一名。

而第二名,正是她的丈夫,錢三強。

 

清華畢業後,錢三強前往法國留學,跟隨居里夫人的女兒學習。

而何澤慧當然不會甘於只成為「背後的女人」,她有足夠的能力與愛人並肩而立。

何澤慧很有報國熱情,隨著戰爭爆發,她和幾位男生一起去到南京軍工署求職,希望以自己的專業報效國家。

但幾位男生被留下了,成績更好的何澤慧卻因為是女性被拒之門外。

 

她不會坐等機會到來,於是她決定出國深造。

出國前她得知,德國柏林高等工業大學技術物理系的系主任曾經在南京軍工署當過顧問。

於是,她到德國後直接找到了這位系主任,希望進入技術物理系學習。

沒想到馬上被拒絕了。

技術物理系主任說:這個不大可能,因為我們技術物理系是個保密的系,是不可能吸收外國人的,尤其更不可能吸收女性來學彈道專業。

 

但何澤慧不服輸。

她據理力爭:你可以到我們中國來當我們軍工署的顧問,幫我們打日本鬼子。我為了打日本鬼子,到這裡來學習這個專業,你為什麼不收我呢?

最終她說服了系主任,成為第一個就讀於該學校的外國學生,也是該專業第一個女性。

剛毅勇敢,不卑不亢,這就是一個強大的女性,一個真正的貴族。

 

後來德國爆發戰爭,她與錢三強只能通過書信交流。

因為戰爭的關係,書信不能封口,且僅限25個字,就這樣通信兩年,錢三強鼓起勇氣,寫了一封後來看來影響了近代中國物理學界的信。

是錢三強給何澤慧的求婚信。

錢三強在信中說道:「經過長期通信,我向你提出結婚的請求,如能同意,請回信,我將等你一同回國。」

她的回復很簡單:「感謝你的愛情,我將對你永遠忠誠,等我們見面後一同回國。」

半年後,何澤慧只提了一個箱子隻身前往法國,和錢三強完婚。

不久,他們一起合作發現了鈾核裂變的新方式──三分裂和四分裂現象。

在國際科學界引起很大反響,她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國的居里夫人」。

被外國科研團隊集體爭搶。

而抗日戰爭爆發後,當時已在國外享有盛譽的錢三強何澤慧,帶著僅7個月大的女兒毅然回國,支援祖國的核子物理研究工作。

 

夫婦二人為祖國的核彈事業貢獻突出。

當年氫彈爆炸成功。

第二天,法國法新社科學編輯賽爾日‧貝爾發表文章寫道:人們認為錢三強是中國的核彈之父。

那時,兩位科學家正是風華正茂之年。

錢三強主持了中國核彈事業的發展,而何澤慧也屢次為國家做出突出貢獻。

讓中國在多領域中不落於強國之後。

她的科研項目還獲得首次國家自然科學獎。

 

但因遭同僚妒忌,無奈被調整崗位,何澤慧曾被安排在實驗室掃廁所,打掃衛生。

後來又和丈夫到陝西農村參加勞動改造,5年的科研黃金時期就這樣度過了。

無論是被命令掃廁所,還是在偏遠農村,都沒有讓何澤慧敗下陣來。

這位堅強的女性,等到了重回科研領域的那一天。

5年後,她再次主持科研工作,馬上意識到當時中國空缺的科研領域,大力支持發展,推動了中國宇宙線超高能物理及高能天體物理研究的起步和發展。

 

後來,國家決定為科學家們正名。

被譽為「中國原子彈之父」的錢三強表示:中國原子彈研製成功決不是哪幾個人的功勞,更不是我錢三強一個人的功勞,而是集體智慧的結晶。

外國人往往看重個人的價值,喜歡用『之父』、『之冠』這類稱謂。

而何澤慧更是。

中國又有幾人知道她姓名?

錢三強離世後,何澤慧拒絕搬到條件更好的院士樓,就一直守著他們1955年搬進來的這套老房子,屋裡的陳設,也絲毫沒有變動。

她90幾歲還一直去到單位辦公,不要配車,堅持自己坐公車。

 

中科院院士李惕碚在2009年慶賀何澤慧95歲華誕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在何先生那裡,科學研究就是探索自然的本來面目,如此而已。

權位和來頭,排場和聲勢,以及華麗的包裝,對何先生都沒有作用。

她會時不時像那個看不見皇帝新衣的小孩子,冷冷地冒出一句不合時宜而又鞭辟入裡的實在話。

直到離世,她一直住在中關村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社區中,這裡已經破敗不堪,昏暗的樓道裡貼滿了疏通下水道的小廣告,小院裡到處可見各種各樣雜物。

而這裡,曾經聚集了「中國最高級的一批大腦」:其中包括59位留在大陸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中的9位,中國科學院首批233位學部委員中的32位,以及23位「兩彈一星」元勳中的8位。

 

時間飛逝,人們紛紛與這老小區告別,只有何澤慧還住在這裡。

屋子保留著錢三強在世時的模樣,往後的20年間,何澤慧與滿屋書香為伴,直至2011年離世。

這是她生前住過的地方

 

何澤慧出身名門貴族,曾富甲一方,在她身上卻毫無驕奢的影子,反而樸素踏實。

她是真正的科學家,為國家做出突出貢獻,卻無人認識。

她備受尊重,卻蝸居在小小的老宅中與世長辭。

但她在精神上卻始終保持高貴。

 

她沒有豪宅,沒有奢侈物件,甚至主動放棄了更好的生活,只為報效祖國。

但卻擁有最矜貴的驕傲與自尊。

這才是真正的貴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