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唱紅一首首苦情歌而被封為「療傷歌后」,無奈人生如歌般坎坷…發瘋後的她如今活出女人的風采!

  2017-11-08

90年代,許美靜一首《城裡的月光》與《都是夜歸人》風靡全亞洲,人們開始迷戀起這深情婉轉、惆悵淒美的女聲,常在輾轉難眠的夜晚用來獨自舔舐情傷,自我治愈。

 

可是卻很少有人知道,素有「療傷歌后」之稱的她,一生都在為愛飛蛾撲火,遍體鱗傷,到頭來只換來半世悲寂,無限淒涼。

 

1993年新加坡《尋找巨星》歌唱比賽,她獲得最佳獎,成功簽約唱片公司;1994年她推出首張個人專輯《明知道》,其寂靜暗冷的低沉聲調加上深情演繹引來樂壇大哥李宗盛的青睞。

 

1996年接連兩張專輯《遺憾》、《都是夜歸人》使得許美靜成為情歌歌后,躍上歌壇巨星之列。

 

她長的不算大美人,但美的很純粹簡單,美在很東方,一張柔和甜美的臉蛋,卻生了一雙冷峻的眼眸,就像她的情歌,溫柔繾綣中帶著些許孤傲冷清。 

 

而第一個被她獨特氣質與聲線迷倒的,就是被譽為「新加坡李宗盛」之稱的金牌製作人陳佳明,他們合作過許多上乘佳作,包括《遺憾》《放你在心裡》以及後來那首紅遍大街小巷,無數人翻唱過的經典《陽光總在風雨後》。

 

「你的聲音就像一雙手,讓人想輕輕抓住,叫人疼愛憐惜,讓人想哭。」陳佳明一次無意中聽到她在哼歌,不禁心生感慨。

許美靜因他這一句伯樂之音,便斷然拒絕了李宗盛提議加盟《滾石》的邀請。

 

他之於她是伯樂,她卻對他日久生情,從《遺憾》到《都是夜歸人》,許美靜的內心獨白他都明白,只是無奈自己已有家室,知音難長相廝守。

於是,他的歌越寫越淒美動人,而她對他的迷戀也越來越無法自拔,她的音腔總是瀰漫了一股心酸涼意。

其實,陳佳明也是愛她的,也曾答應與妻子離婚,給彼此愛情一個交代。

 

然而一切變的太突然,她還在憧憬著承諾兌現,他卻漸漸薄了情。

其實這在他們共同填詞的那首《寄託》中可見倪端,「別問我為什麼鬆開你的手,這一切都應該告個段落。糾纏了那麼久,儘管你付出的再多,我還是有所保留,也許愛上我根本就是個錯。 」

 

那段時間為了和陳佳明在一起,她推開了很多與別人合作的機會。

1999年,她輾轉各地演出,和他聚少離多,他不想辛苦的遊走在兩個女人之間左右為難,於是選擇與已經懷孕的她分手。

 

「曾經擁有,你給我的愛那麼深,以為你會寵我到一生,是我太貪心,是我太天真,始終不信你的愛變冷。」

每次歌起,數次哽咽。

 

愛的有多深,便傷的有多刺骨,為了治愈情傷,她2000年宣布隱退,往返歐美旅行,想盡辦法讓自己能夠活得更快樂,但越是勉強越難開心起來。

 

這時的她已經有些精神恍惚,對任何人都心存警備,蝕骨灼心的痛苦有時候能夠吞噬一個人對生活的全部熱情。

 

也許新的戀情能夠治愈情殤,2001年,她與香港歌手袁耀發談起了姐弟戀,她想透過一段新的戀情來忘掉陳佳明。

無奈依然遇人不淑,他不僅借她上位,還逼著她打掉肚中胎兒,她載浮載沉,以為自己被拯救,到頭來仍是一場情劫。

 

2006年,許美靜被曝出跟蹤客人闖入新加坡一家沙灘酒店,並要求遊客向自己叩頭而被警方逮捕,後經醫院檢查,她患有精神分裂症,消息一起,輿論嘩然。

她這輩子就想有個人帶她遠走塵囂,就像《帶我走》裡她的哀婉請求:「帶我離開這裡,到一個被遺忘的小鎮,只想和你相愛一生!」然而殘酷的現實卻將她的愛情擊了個粉碎。

 

她的瘋癲也大抵是對於愛情的幻想太過圓滿,現實有多殘酷,她的靈魂就有多難抽離。

她自殺過,自殘過,因為有了朋友和家人的陪伴,時間是治癒創傷的良藥,她漸漸緩了過來,對生活開始有了新的希望。

 

許美靜曾接受採訪談過自己的瘋癲:「能從精神分裂的世界走出來實在不可思議,我也不會去避諱這個,這是我的一個經歷。很幸運自己還有機會做自己喜歡的事,遇到合適的機會,我還是會唱歌給大家聽。 」

 

洗盡鉛華,走出精神分裂她心想所往,不再為愛與名利所縛,追求純粹簡單的生活。

她開始積極投身公益事業,定期當義工,照顧孤寡老人,參加募捐晚會,她已經為愛盲目了前半生,而剩下的餘生便萬分珍惜。

為災區籌款義唱

 

參加慈善晚會,和蔡淳佳

 

除了唱歌,其實許美靜也在用另一種方式與歌迷見面,她在療傷過程中愛上了畫畫,黑暗畫風,十分獨特。

她說:「我覺得每一個人生下來都在跟自我掙扎搏鬥,努力過我們才能感受到正面的能量。 」

新加坡國立美術博物館舉行個人畫展

 

穿自己畫的外套逛街,好喜歡啊!

 

看著她的畫風,有人會質疑她的精神狀態,之前許美靜大鬧酒店,當時很多人指責陳佳明沒有第一時間出來袒護許美靜,多年過後許美靜自稱不怪他,一切只因自己太執著。

往事如煙,曾經為愛盲目的她幡然醒悟,不再癡狂。

 

生活之餘的她,也會參加一些晚會表演,為好友助興。

助興孫燕姿演唱會,唱哭許多觀眾

 

2013「年代秀」裡變白變胖的她

 

每當她唱起「紅眼幽幽看著這孤城,如同苦笑擠出的高興……」那些心碎的過往讓粉絲無不落淚。

煙花會謝,笙歌會停,多少人盼著那個低吟淺唱城市寂寞的許美靜再回到我們身邊,繼續在人們的心頭歌唱。

紅得發紫,不見她飛揚跋扈;淪落低谷,亦隨遇而安,淡然處之。

她就是太過珍視愛情,那些別人棄之如敝履的東西,她卻視若珍寶。人如其歌,深情如許。

 

「人生路上喜和憂,願與你分擔,難免曾經跌倒和等候,要勇敢的抬頭!」

誰的人生不曾顛沛流離,誰不曾或悲或喜。

沒有誰,注定是誰的誰,遇見的就遇見,失去了就放手,不管有沒有人陪你,願你早日成就自己的美好,不再左顧右盼,顛沛流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