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從小家碧玉、出軌人妻再到大反派,演什麼像什麼的她終成安守歲月的大滿貫影后!

  2017-11-09

這個渾身復古系裝扮,滿臉清純無害天真表情的家庭主婦。

 

正在用甜甜的聲音,通過電視台,宣告自己就是神秘組織「黃金圈」的大毒梟。

 

她還囂張而狠辣地向王牌特務宣戰,表示將代表組織發起進攻。

 

金士曼裁縫店,反恐反戰特務組織據點

前期熱映的電影《金牌特務:機密對決》裡,這位如此匪夷所思的大反派到底何許人也?

她是黃金圈組織的頭目Poppy,她是阿茲海默症患者愛麗絲,她還曾化身十三區領袖奧瑪·柯茵,她在現實世界裡的名字叫茱莉安·摩爾。

 

左圖《我想念我自己》裡的阿茲海默症患者;右圖《王牌特務2:黃金圈》裡的大反派Poppy

 

電影《飢餓遊戲3》裡十三區領袖奧瑪·柯茵

 

茱莉安·摩爾實在是出色得要命,讓人不得不記住她,她在電影史上創造過一個神紀錄,歷史上第一位包攬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坎城、柏林、威尼斯三大歐洲電影節最高演員獎、英國學院獎、金球獎、演員工會主角獎的大滿貫影后。

 

鎂光燈下的「天生演員」、好萊塢的百變影后,真實的她是否如戲中一般撲朔迷離?

 

茱莉安·摩爾1960年12月出生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布拉格堡,母親是蘇格蘭人、精神病學社會家,父親則是軍事法官。

 

她的童年正值父親職業發展的上升期,但留給摩爾的卻是「四處搬遷」的記憶,就像一隻時刻遷徙的鳥兒。

 

上大學以前,摩爾一家在美國、德國等地搬了十來次家,她也因此先後換了N所學校,遭遇不同地方口音、文化,以及無休止的社會差異。

 

因為臉上長滿雀斑,她被同學戲稱為「小草莓」這讓摩爾很不開心,「分分鐘感覺自己是一個異類」。

於是,她學會了觀察、模仿身邊人的言行舉止,使出渾身解數讓自己隱匿於人群,而這成為了她日後「演誰是誰」的基礎。

 

天生演員第一次接觸表演卻並沒有留下愉快的記憶。

那時她小學六年級,被選中出演查理布朗的兒童劇,她坐在舞台上啃一個三明治,聽到旁邊的查理布朗正當眾談論她,眾目睽睽之下,小女孩的摩爾又緊張害怕又有幾分不爽。

 

後來在法蘭克福讀高中,摩爾因為熱愛閱讀成為學校劇團演員,遇見了一位「修改她人生」的伯樂老師。

 

原本學霸摩爾的理想是成為一名醫生,以她的成績,這絕非難事。

可老師卻慧眼識珠,看出這是個天生戲骨,所以建議她從事表演專業。

 

而摩爾還真就被老師篡改了理想,最後去了波士頓大學學習戲劇表演。

 

1983年摩爾大學畢業拿到了藝術系學士學位,以父親的教名為藝名,出道了。

她成為活躍在曼哈頓的「曼漂」,參加了許多舞台演出,跑過無數龍套。

 

1985年到1988年間,她在肥皂劇《當世界轉變》中扮演一對性情迥異的雙胞胎,正式走進螢幕。

這種「人格分裂」的設定最考驗演技,摩爾因此獲得了1988年艾美傑出新人獎,一夜成名。

 

當然,彼時的「流量小花」們大抵都是雄心勃勃的,摩爾則不滿於固守電視螢幕,而開始轉戰電影螢幕,哪怕從頭來過,再開始跑龍套。

 

《絕命追殺令》、《侏儸紀公園:失落的世界》,她逐漸在一些影片中展露頭角,大導演的橄欖枝自然姍姍來了。

她在《絕命追殺令》中演主人公的女同事

 

出演《侏儸紀公園:失落的世界》莎拉·哈汀博士

 

十年過去了,1998年她終於憑藉在電影《不羈夜》裡扮演的色情女星,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和金球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38歲的摩爾本來已經是大器晚成了,可這該死的「提名」,仍然成為她未來十幾年的魔咒,讓她不是在陪跑,就是在陪跑的路上。

《不羈夜》

 

2000年憑藉電影《愛情的盡頭》裡,陷入婚外戀的出軌人妻一角,摩爾又第一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2002年,她因電影《時時刻刻》、《遠離天堂》同時獲得影后和最佳女配提名,但仍然惜敗於凱薩琳·瓊絲和妮可·基嫚。

摩爾前前後後被奧斯卡提名過5次,這水逆一般的運氣,也就比被提名了20多次的梅莉·史翠普梅姨好一點。

《時時刻刻》飾演蘿拉,真實版「黛洛維夫人」

 

《遠離天堂》裡的中產階級凱西

 

《時時刻刻》裡,摩爾掙扎在平庸的生活中,卻與女鄰居之間有超越友情的「暗湧」情愫,但這並不是摩爾第一次出演和同性戀相關的電影。

 

《遠離天堂》裡她丈夫是個同性戀、《浮華陷阱》中她兒子是同性戀、《摯愛無盡》中她朋友是同性戀、《心靈角落》裡她助理是同性戀、《孩子沒問題》裡她自己是同性戀……

 

在坊間,摩爾有個暱稱,叫「宇宙最彎直女」

 

雖然現實生活裡摩爾是個異性戀,但她仍然堅定地為同性戀群體發聲。

摩爾與Ellen Page拍攝的雜誌封面

 

其實摩爾阿姨屢次被提名卻屢屢不中獎,都從沒因為「不得獎」而怠慢自己的任何角色。

 

反倒是傾情出演了各種風格多變的影片,人設差異簡直翻天覆地,令人瞠目:丈夫是同性戀、卻礙於世俗而隱忍的名媛主婦,為錢嫁給年老富翁卻出軌年輕男人的放蕩綠茶,用驚世駭俗手段「糾正」兒子性取向的母親……銀幕上迸發的演技,火光四濺。

 

「如果你剛拍完一部悲劇,那麼你可能正合適去演一部喜劇,當你演喜劇演到頭疼時,又可以回來演悲劇。在演員生涯中有機會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角色真的是太棒了。」

 

摩爾在採訪中如是說,果然每一個優秀的演員,都是一個潛在的「瘋子」。

 

除了大膽嘗試不同角色,摩爾還勝在善於觀察。

她是體驗派表演者,為了出演《我想念我自己》,她做了大量研究,拜訪阿茲海默症病人,觀察他們的行為,了解他們的經歷,探訪他們的精神世界,然後重現他們的精神狀態、言行舉止,引導觀眾去體會劇中人的痛苦與愛,抗爭與靜默。

 

十年磨一劍,一朝梅花香,名利場上唯有實力不會被虧待,剩下的,就交給時間,終於,大獎來了。

2015年,《我想念我自己》讓茱莉安·摩爾獲得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她終於拿到人生中第一座小金人。

 

十幾年漫漫奧斯卡陪跑路上,摩爾得了個「奧斯卡怨婦」的戲謔綽號,但其實她早已默默斬獲了其他諸多獎項。

2002年威尼斯封后,2003年柏林封后,2014年坎城封后,她實現了歐洲三大電影節的大滿貫。

 

而2012年的《選情告急》微型劇中,她的出色表現讓她榮膺艾美獎和金球獎雙料視后。

 

尤值一提的是,劇中摩爾作為總統的競選搭檔,著裝優雅氣質佳,堪稱是CEO職業裝教科書。

與川普女兒伊凡卡不同,摩爾阿姨的套裝選擇更為老練,細節與材質毫不含糊,偶爾換上飽和度高的色彩也讓人眼前一亮。

 

但如果你盯著摩爾阿姨的獎狀牆,會突然看見一個大寫的「反轉」。

拿到小金人後的第二年,摩爾因出演《第七傳人》裡的黑暗女王,被提名第36屆金酸莓獎最差女配角。

最好的獎項都拿遍了,總要換換口味……

 

其實登頂以後,所有獎項都成了「符號」。

棲息於角色的內心,表演融入摩爾的生命,她早不是那個在舞台上惴惴不安的小女孩了。

 

57歲的她,杏仁狀綠色眼眸裡沉靜著熱愛,不知道哪一條皺紋裡就有演技。

邊緣的、陰暗的、內斂的、強大的…她以醇熟的表演駕馭各種戲劇性角色,真正成為獨立電影女王。

 

在高手雲集的好萊塢,摩爾阿姨穩坐一席,演得了文藝,搞得定票房,卻是個低調的實在人。

她從不喜歡在公眾場合談及家庭私事,她曾經一句「我不過是一個有工作的女人而已」,堵得美國記者啞口無言。

 

摩爾阿姨把表演之外的時間都盡量給了家庭和自己,雖然第一段婚姻以失敗收場,但這並不妨礙她相信愛情,珍惜家庭。

在1995年的日舞影展上,獨立電影導演巴特・佛萊林區邀請摩爾出演他的新片《秘密風暴》。

 

你能看出來他老公比摩爾小10歲嗎?

電影殺青後,兩人確定了戀愛關係,交往7年後,摩爾與這位比她小10歲的丈夫走進結婚殿堂,現在已是兒女雙全,而這就是她一直所期盼的「正常的生活狀態」,她無比享受。

 

某種程度上,孩子又激發了摩爾的創造力,讓她在演員之外找到了另一種角色——作家。

不同於林青霞晚來執筆,訴說窗裡窗外的情懷,摩爾寫作的初衷是為了幫助兒子克服的不自信,原來兒子遺傳了她的小雀斑,也同樣受到了同學們的嘲笑。

 

作為過來人,摩爾以愉快軟萌的口吻寫下一個關於雀斑的童年故事《可愛的小雀斑》,鼓勵孩子勇敢的認識自己,克服自身缺陷帶來的心理問題。

這本充滿愛的書一經出版,備受好評,還登上了《紐約時報》最受歡迎圖書榜,2010年被改編為音樂劇搬上舞台。

 

在給予兒子勇氣的同時,摩爾也把童年那個不開心的自己找了回來,只是,這一次她自信而強大地說:「我就是我,鏡頭前的雀斑也是我。」

 

不論潮流如何變化,摩爾始終以自然的面貌示人,親切隨和,甚至公開反對注射肉毒桿菌和整容手術。

正是這份本色的真誠和驕傲,讓鏡頭下不那麼完美的她擁有獨特的時尚力。

摩爾與逆天長腿的女兒和英俊丈夫的日常

 

而正是這種深潭一般平靜的生活,賦予了她鏡頭前收放自如的展現力。

她從未在意過皮囊,也從未給人生設限。

因為強悍的熱愛和專注,讓她所演繹的角色串聯出跌宕起伏的氣勢。

而另一方面,她又以一種極其安穩和內斂的姿態把自己蜷縮在生活裡,向內生長。

 

戲裡癲狂張揚,戲外歲月靜好。

極致追逐自己所熱愛的事業,安然享受生活所賦予的一切,終於成就了自己歲月不敗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