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為了腳下的這片土地,他不惜放棄退休金、抵押房子甚至是付出生命,也要喚醒大眾對環境的深思!

  2017-11-14

齊柏林,與飛艇之父同名,為航拍而生。

從事航拍近30年,飛行拍攝時間超過2500個小時,飛越了台灣的每一寸土地,他典當家產負債累累拍攝了,台灣第一部全航拍紀錄片《看見台灣》,最終獲得台灣第50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並引發全民環保風潮,這樣一個「不瘋魔不成活」的人,卻在2017年6月一次拍攝《看見台灣2》時不幸遇難。

他用鏡頭以空中視覺向我們展現了,一個你從來沒見過的台灣,4000公尺高空,164張珍貴照片,歷時30年,超過2500小時飛行拍攝,每一幀都美得讓人窒息。

高山

 

島嶼

 

河流

 

雪峰

 

稻田

 

魚塭

 

《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

 

這部用生命拍成的紀錄片,不為噱頭,不為賣座,只為喚醒人們對環境的深思。

 

NO.1

在他生前留下的珍貴鏡頭裡,除了美麗還有醜陋:五顏六色的被污染的河流。

 

山林砍伐殆盡,被掏空的中央山脈。

 

海水倒灌,被淹沒的土地。

 

一幅幅對比鮮明的畫面直擊內心,城市由美麗到醜陋的過程令人警醒。

這部拍攝了五年,斥資9000萬台幣拍攝的紀錄片一殺青,就一反票房不足800萬台幣的預期,引爆了台灣66天票房攀升至2億台幣,成了台灣電影史票房最高的紀錄片,並斬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項。

 

還引發了一場空前絕後的環保風波,影片上映後,媒體紛紛推出系列報導,追蹤片中呈現的環境問題,迫於輿論壓力,行政主管部門成立專案小組,實地勘探影片中的環境問題。

四五歲的小朋友們,在父母的陪同下安靜看完影片後,回家後會提醒媽媽不要浪費水資源,「環保意識」的種子,就這樣種下了。

 

齊柏林火了,火得毫無預兆,但他沒有任何變化,沒有一點兒成名的架子。

 

著名的101大樓,歷史上只為了兩個人點亮過名字,第一次是李安導演獲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另一次就是「看見台灣」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

 

獎項眾多,榮譽加身,可誰也無法想像,這三十年來,齊柏林的辛勤付出。

 

NO.2

出於對攝影的熱愛,1988年開始,齊柏林從事商業攝影助理、雜誌報導攝影師,並負責航拍台灣各項重大工程的興建過程,為台灣地理地貌及生態環境,留下了很多珍貴影像。

而拍攝這部紀錄片的念頭,要從2009年莫拉克颱風說起,准許直升機進入的第一天,齊柏林就直入災區拍照了,億萬噸崩落的土石訴說著天災的恐怖,滿目瘡痍的景象令他虎軀一震。

 

他從沒見過這麼大的災難,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當時拍攝到的一張山體滑坡的照片,後來聽新聞說,這裡原本有一個村落,颱風引發了山體滑坡,600人被全部掩埋,有著20多年空拍經歷的他不禁流下了熱淚。

 

齊柏林拍攝到的小林村,整個村落全部被掩埋,他既驚艷於台灣地景的聖潔與壯美,又為台灣的脆弱與污染深感痛心。

 

「在森林中行走,會感到生命的美好。」

但站在另一個高度,看到的可能是濫墾濫伐的景象,於是,他決定像一名戰士為家鄉的土地奔走呼號。

 

NO.3

下決定容易,堅持下去卻很難,齊柏林就遇到了重重困難:他只是一名公務員,身份尷尬、時間稀少、經驗匱乏,沒有人物、沒有故事、更沒有錢……

所有人都覺得:這分明是一場癡人說夢,不顧眾人勸說,離退休還有三年時,齊柏林毅然放棄幾百萬退休金辭職,因為不想這輩子有懊悔在心底,因為等不及了!

為籌款,他抵押了房子,貸款了700多萬新台幣,再加上東拼西湊的贊助,錢……還是不夠。

 

可他那樣的愛著這片土地,他的初衷喚醒了人們保護環境的願望,他的執著,他的專注,感動了周圍的人,著名導演侯孝賢就是其中一位,得知齊柏林受資金之困後,他說:「我的名字你隨便用,這樣可以找到更多支持和讚助……」

齊柏林拜訪侯孝賢

 

錄製旁白的吳念真導演說:「這片子你找我解說就對了!我的出演有兩種價碼,一種是很貴很貴,另一種是免費『看見台灣』就屬於免費!」

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會幫你,陸陸續續,齊柏林收到了各方資助,每份捐款都飽含著殷切的期待,他身負重任、不敢怠慢,生怕一個疏忽會導致拍攝計劃泡湯。

帶著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拍攝總算開始了。

 

NO.4

空中飛行一分鐘的成本2500台幣,齊柏林不得不為省錢考慮,幾秒鐘內要完成取景、構圖,工作壓力很大,加上直升機噪音很大,晃動厲害,一上機就暈,吐得七葷八素,連相機也握不穩,可一想到要為家園留下一個記錄,齊柏林的使命感就爆發了,能帶的設備盡量帶,能挖的角度盡量挖,他爭取著每一個拍攝的絕佳機會。

 

多次的航拍工作,他和航空公司有了交情,時常交給他一些委託的拍攝任務,齊柏林牢牢抓住這樣的機會,飛行途中見到什麼就拍什麼,任何一個小機會都不放過。

有時萬事俱備,可天公不作美。

第一天下雨、第二天下雨、第三天還在下雨……

就這樣,等風停,等雨停,等老天爺賞賜的好光線,不確定性讓每一次升空都倍感痛苦,有時候地面上看起來是晴天,但是飛上天後能見度卻很差,最後只能無功而返。

 

升空不易,落地更是艱難,合法安全的飛機停靠地並不好找,有時,他們靠著大樹休息。

 

有時,他們躲在香蕉園吃飯。

 

好不容易飛上天了,看見看不見的危險隨時來襲,拍攝時,必須將上半身探出機艙外,這樣鏡頭的角度更好,靠著這樣的姿勢,齊柏林拍下一幅幅美景。

 

100多公斤的體重,安全措施只有腰間的一條安全帶。

 

看他天天飛來飛去好不瀟灑,不少人都對飛機上的工作興趣滿滿,齊柏林卻說,只要碰到一次亂流,一次飛機狀況不穩定,你可能就再也不敢上去了。

 

而他們遇到一次又一次危險後,下一次,還是會堅定的踏上飛機,拍攝完玉山後突遇強氣流,飛機突然被抬升,無法控制,齊柏林大腦空白,尖叫都發不出聲音,安全著陸下飛機後,他向飛行員深深地一鞠躬,感謝他把大家平安帶下來。

 

拍攝最後一幀巨人腳印時,沒有頭緒,也沒有經驗,好不容易用三角函數切割好了,天公又不作美,連續六天的大雨,機組人員越來越浮躁,萬念俱灰下,雲縫中射進一道光芒,齊柏林學著廟裡擲茭,擲出手中兩枚硬幣賭了一把,「大腳印」 終於拍成!。

 

來之不易的九個大腳印,象徵著人類從荒野邁向聚落,從和諧邁向共生,從今天邁向未來。

 

NO.5

憑著這部紀錄片,齊柏林在台灣當地頗有地位,可他的心卻投向了更大的世界,「台灣與世界身處同一片海洋,呼吸同一片空氣,誰也無法置身事外。」

2017年,齊柏林再次起飛,籌劃拍攝《看見台灣2》,將視野從台灣擴及大陸、日、韓、馬來西亞、紐西蘭等更多國家,遺憾的是,這一次,我們沒能等到他安全降落。

 

6月10日,一輛直升機在台灣花蓮附近墜毀,紀錄片導演齊柏林、拍攝助理以及機師,三人不幸患難身亡,這一消息傳來,悲痛了眾多人的心。

6月11日晚,台北101大樓樓頂,點亮了「齊柏林」三個大字,這是台北101大樓第一次,為同一個人兩次點燈。

 

一位受人敬重的導演走了,但他異常敏感且溫柔的視角卻留下了,他用生命換來的作品,他對這片土地深沉的熱愛,他對環境保護殷切的呼籲,時不時叩問著我們的心扉,此刻,他已翱翔天際,在蒼穹之上,凝視著心愛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