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90年代她憑著一張東方臉孔紅透好萊塢,無奈卻也招致毀譽參半的評價…死後總算獲得平反!

  2017-11-14

你也許並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她卻真的是地位超然的華裔女星第一人。

而她的人生實在讓人太多唏噓……

 

畫中人的原型是90年前就紅透好萊塢的華裔影星Anna May Wong黃柳霜,而這個傳奇般的中國女人也是無數時尚大師見識東方風情的最早來源。

 

迄今為止,她仍是唯一留名好萊塢星光大道的華裔女星,這第一華裔女星的地方就算是章子怡也難以企及。

 

范冰冰在坎城紅毯上學她「黃袍加身」

 

李冰冰則COS她極細眉毛和羽扇美睫

 

這樣一位在時尚與演藝界不可複製的存在,卻由於歷史的原因,並不被大多數人們所熟知……黃柳霜在1905年出生在洛杉磯的唐人街,是中國第三代移民,祖籍廣東台山。

 

父親黃善興開了一家洗衣店維持生計。

小柳霜平時會在店裡幫忙,有的時候還能收到客人的小費。

 

9歲的時候,她第一次用小費買了張電影票,從電影院回來,小柳霜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把床當舞台,娃娃們當演員,對著鏡子自導自演,樂此不疲。

 

一百年前的好萊塢劇組,常會在唐人街外出取景,就地取材招用一些華裔的臨時演員。

 

每次有劇組來拍戲,小柳霜總會跑去看熱鬧。

一天有個劇組需要一個東方面孔的孩子來搭戲,14歲的黃柳霜毛遂自薦,伶俐又出挑的她,被導演一眼相中。

 

很快,小柳霜成了片場的常客,這些小角色讓她過足了戲癮。

 

1921年,16歲的少女又爭取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角色。

在電影《人生》中與明星朗·錢尼拍檔對手戲,她超越年齡的美貌與演技引起了導演們的注意。

 

一年後,她被大都會電影公司導演富蘭克林看中,出演以中國故事為背景影片《海逝》。

 

她扮演的阿蘭救下一名西洋男子與他私定終身,在得知男子已有家室、自己當了小三後,被始亂終棄的阿蘭悲憤交加地投海自盡。

 

17歲的小姑娘,卻將這樣一個含蓄、細膩的人物,演繹得楚楚動人。

 

影片上映後,好評如潮,媒體慷慨地運用大量的筆墨誇讚她:「包含純美和力量,深沉內斂不失精確,達到了大師水平,凡夫俗子難以望其項背,她的表演超越了所有的亞洲演員。」

 

《海逝》的成功,為她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角色機會,比如,《巴格達竊賊》中的蒙古特工女奴,造型香艷,技藝超群,更有吊人胃口的東方式性感大特寫。

 

這些近百年前傳說中的電影我們都不能再得見,唯有藉著劇照遙想黃柳霜當年的風采。

 

天才少女本不是靠臉吃飯的流量小花,而是演技出眾的實力派。

 

然而此時的美國,正是種族偏見最偏激的時代,黃柳霜飾演的角色不是妓女就是女奴,是屈從於男人淫威、艷麗屈辱的「中國娃娃」。

 

好萊塢媒體風向一轉,又將她的走紅稱為「黃禍來了」,這讓黃柳霜深感挫敗與憤懣。

 

不想屈服於這樣的安排,她在1928年,離開好萊塢到歐洲發展,第二年就靠一部《唐人街繁華夢》紅遍歐洲,海報中她半裸著輕撩裙擺,充滿異國情調。

這部電影成為她歐洲時期的代表作,也是英國默片電影的經典之一。

 

三年間她在歐洲拍了5部電影,刮起了一陣黃柳霜的小旋風。

 

可是,事實上歐洲與美國並無太大分別,她還是那個帶著情色誘惑的中國娃娃,兜兜轉轉都逃不出被歧視的漩渦。

 

1931年她重回好萊塢,輕鬆再創事業高峰。

她在電影《龍女》中擔任女主角,戴上京劇中旦角的翎子頭飾,濃郁的東方風情再次吸睛無數。

 

而她與女星瑪蓮娜·迪特里茜共同出演的《上海快車》,也成為當年的票房明星。

 

只是一時榮耀依然抵不過好萊塢種族歧視對她的傷害。

1935年,好萊塢籌拍賽珍珠名著改編的電影《大地》。

作為地位和演技上無可挑剔的華裔演員,出演女主角中國姑娘阿蘭一角幾乎是水到渠成。

 

然而,為了照顧奧斯卡獎項的白人口味,片方最終選擇由德國女演員露易絲·雷娜出演,而給黃柳霜的理由竟然是「她太東方了」!

 

最終,雷娜憑藉《大地》中的阿蘭拿到了奧斯卡影后,黃柳霜與獎項失之交臂。

 

面對好萊塢的冷漠與歧視,黃柳霜有過順從、遠離與抗爭,在做過了所有的努力之後,她終於厭倦了美國功利現實的嘴臉。

 

曾在倫敦時,黃柳霜與梅蘭芳大師相遇相知,客從故鄉來,她心生悸動。

好萊塢的冷遇讓她從大洋彼岸毅然轉身,第一次踏上了祖國的熱土,開始尋根之旅。

黃柳霜(左二)與梅蘭芳等在倫敦合影

 

1936年春天,她在上海登船,上海灘被她的美麗和遊子情所感動,人們紛紛擠在碼頭想要一睹她的芳姿,那架勢不亞於奧運冠軍回國的接機場面。

到場迎接的不乏名震上海灘的社會名流,有著名的外交家顧維鈞夫婦和學者林語堂,京劇大師梅蘭芳和一代影后胡蝶則為她準備晚宴,陪她遊覽上海,拜見各界名流。

 

黃柳霜對來訪的記者也給了足夠的誠意和熱情,落落大方地擺出Pose,任由記者拍照留念。

 

初見她的上海灘被她的風姿折服,《北洋畫報》、《申報》、《玲瓏》等報刊紛紛追尋的芳蹤。

 

這一切都讓她感受到了來自祖國的親切,她那顆游離在中西方文化中,飄忽不定的心得到了些許的寬慰。

 

她在給美國友人的信中寫道:中國對我雖然陌生,但是我回家了,我真希望我出生在這裡。

 

然而當人們的熱情漸漸地退去,媒體卻開始抨擊她在好萊塢的形象,昨日還是名滿上海灘的好萊塢影星,轉眼她又成了敗壞國人形象的騷浪賤?

 

記者們尖酸刻薄的追問她:你演那麼多辱華的角色,與文化漢奸有什麼區別?最傷人的話卻出自自己同胞的嘴!

 

面對那些難纏的記者,她說:我能選擇的並不多,很多時候並不是我的選擇,可是我不演一樣會有白人去演,而我只想爭取一個讓中國人演中國人的機會。

 

在淒然離開上海的時候,她選購了38張京劇唱片,有梅蘭芳的《王寶釧》、程硯秋的《迴龍閣》。

梅蘭芳還答應要教她唱京劇,然而這個願望一輩子都沒有實現……

 

本來,黃柳霜想要回祖籍台山,當地人卻拒絕讓她進入台山縣境內。

甚至致電父親黃善興,希望他阻止女兒,否則要把黃氏一族驅逐出去!

重壓之下,她只得放棄了自己的回鄉計劃。

 

之後的黃柳霜歷時9個月,走遍了上海、南京、武漢、北京等地,沿路她收藏了旗袍、刺繡、絲綢等,想要把它們留在自己身邊,兜住自己的鄉情。

從此以後,旗袍成了她最喜歡的衣服,也許是因為穿著才能覺得自己是有根的人。

也正是她這無數的旗袍美照,在日後激發了時尚設計師的設計靈感……

 

黃柳霜一生孑然一身,才未邁入婚姻殿堂,只與電影製片人米奇·尼蘭談過戀愛,卻被這個花花公子以白人與華裔女子不能通婚,這種渣藉口分了手。

 

這無情的傷害讓黃柳霜一生難以自拔,她遲遲未嫁,反倒又讓她陷入了與早年合作過的女星瑪蓮娜·迪特里茜的同性緋聞。

這個飄零在異鄉才華與美貌兼具的女子,最終事業與感情都未能如願。

 

黃柳霜漸漸地淡出了大銀幕,1949年她正式退出影壇,此後主要積極投身各種社會公益活動。

 

1961年,56歲的黃柳霜舊疾復發,與世長辭。

她在電影中死過很多次,可是,這一次她真的走了……

 


依照遺囑,她按照老家台山的習俗遺體火化,骨灰安放在母親墳墓的旁邊,墓碑只有名字,沒有墓誌銘。

 

有些人不在了,才會被珍惜。

後來黃柳霜被英國《星期日快報》選為「世界300位美人」之一。

她標誌性的齊劉海被西方少女們爭相模仿。

時尚人士談論到舊時的偶像時,會提到Anna May Wong的名字。

 

2005年,黃柳霜誕辰一百週年的時候,美國又掀起了一股「黃柳霜熱」。

和洛杉磯影藝學院同時舉辦了黃柳霜電影回顧展。

有關她生平的英文紀錄片和傳記也相繼問世,以撫慰這位受盡委屈的華人新女性。

 

2015年時尚界奧斯卡Met Ball將主題定為「中國:鏡花水月」,展覽中設立了名為「Anna May Wong黃柳霜」專題展區,展出了她在電影《龍女》中穿過的繡龍旗袍。

左:龍袍實物中:身著龍袍的黃柳霜右:鏡花水月展

 

德國著名的哲學家、學者瓦爾特·本雅明,曾與她有過一面之緣後這樣描繪她:一杯茶中的花蕾,漸漸綻放,充滿月光,了無俗香。

 

回顧她這短短一生,活在種族和時代的夾縫裡,唱著一首生不逢時的悲泣之歌。

然而毀譽的聲音再嘈雜,她還是靠一顆強大的心支撐,獲得了華裔影星前所未有的地位和成就。

即使四面楚歌,也要優雅突圍。

她是Anna May Wong——黃柳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