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即便年過半百、兒孫滿堂,這群老無所依的婦女依舊得站在街頭上踐踏自己的尊嚴!

  2017-12-01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韓國一部名叫《酒神小姐》的電影?

這部去年上映的電影,一度在韓國熱映,並在柏林電影節和西雅圖國際電影節上進行了展示…

 

電影是由南韓著名的國寶級演員尹汝貞所演出。

 

在電影裡,尹汝貞所扮演的是一位因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從事特殊服務行業的老年性工作者,電影裡的她,每天都在人來人往的公園中「找活」。

她需要自行觀察潛在客戶,然後適當時候向對方遞上暗號「要和我談戀愛嗎?」

 

雖然說電影的立意不僅在「老年服務工作者」這個點上。

但是,這部電影依然在南韓引起了很大的一番爭議和討論。

因為,電影中的這種角色並非虛構,在南韓的大街小巷中,確實有許許多多為了討生活而不得不出賣自己的中老年女士。

在韓國,這樣的老人又被戲謔地稱為保佳適女士,而保佳適是南韓一款能量飲料。

 

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因為如果走在韓國的公園裡,如果有大媽拿著一瓶這個飲料問你:「先生,要開一瓶保佳適嗎?」的時候,她的意思其實是,要不要來一發。

這已經成了這些中老年女性的一個暗號。

這樣的搭訕方式很冒險,對象找錯了往往是自找羞辱,很多時候,保佳適女士都在遭人冷眼。

 

時不時的,這些保佳適女士還要遭到那些因為自己丈夫出來偷腥而憤怒無處宣洩的妻子的謾罵,還有緊迫盯人的警察。

她們大多數都有子女,但卻依然無法安享晚年,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她們的故事...

 

自從2009年開始,隨著全世界65歲以上老年人比例達到7.5%,全球進入了人口老齡化時代。

而在南韓,這個數字卻遠高於國際平均比例。

作為全球人口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南韓預計明年65歲以上人口將首次超過14%,而到2040年的時候,預計的老年人口比例將會高達32.3%。

 

老齡化社會所帶來的問題要遠比這幾個數字更恐怖。

勞動力的喪失並不只是減緩社會的發展,也讓那些步入老年社會的人們老無所養。

 

儘管南韓政府每個月會固定給老年人退休金20萬韓元(約台幣5500元),但是面對南韓的高房價,高物價,這筆錢根本無法滿足飲食住宿等基本的生活需求。

截至目前為止,在南韓,有將近一半的老人生活在貧困之中。

正是由於老無所依,貧窮到無法應付日常的開支,很多老年女性成為了保佳適女士。

 

隨著去年酒神小姐的熱映,國外的很多媒體都開始關注南韓這一現象。

新聞媒體CNA就在今年年初的時候,來到了南韓街頭,採訪了一位保佳適小姐的真實經歷。

 

這部由CNA拍攝的簡短紀錄片,真實還原了保佳適小姐的真實生活,也讓人看到了這個群體的無助和心酸。

採訪的主角是一位已經70出頭的老人,化名為Mdm Park。

 

出身貧寒的Mdm Park在19歲的時候便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為人妻,但是Mdm Park的婚姻,可以說是一場噩夢的開始。

丈夫沉迷於賭博,讓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徹底陷入了窘境。

在Mdm Park20多歲的時候,丈夫因為欠債太多而離開了家,留下了Mdm Park和他們的四個孩子。

 

在那之後,Mdm Park便獨自一人辛苦地撫養4個孩子們。

年輕的時候,Mdm Park一直在一家飯店的廚房中做打雜的工作,因為工資非常低,她根本無力負擔孩子們上學的費用,因此,4個孩子早早便輟學開始了討生活的日子。

到如今,4個孩子的生活也非常困窘,根本無力承擔贍養Mdm Park的費用。

而在Mdm Park的口中,孩子們也並不關心她的生活,她一直都借住在一家親戚的房中。

 

從CNA拍攝的紀錄片中可以看到,這個年過古稀的老人,幾乎每天都會走上街頭一遍一遍地攔下過路者,詢問是否需要特別的服務。

在人來人往的首爾街頭,這位膝蓋已經彎折,身子佝僂著的老人看起來和普通老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面對Mdm Park的大部分人都冷臉以對,避之不及地轉身走掉。

偶爾有一兩位上來詢問的,也大多都是年過半百的老年男性。

在街道上談好價格後,Mdm Park會把自己的客人帶到街道附近最便宜的小旅店,房費大概只有10美金,而一次服務,只需要30美金。

 

Mdm Park對採訪的記者說:「為了生存,我只是閉上眼睛,結束後,盡量把自己弄乾淨。」

「偶爾運氣好的時候,我一天會有三到四名客人,大概就是10萬韓元(約台幣2700元)的樣子。」

Mdm Park之所以必須每天出來「工作」,是因為她的膝關節已經有了非常嚴重的關節炎,每個月都需要使用大約250美金(台幣7500元)的藥物。

這讓她實在無法依靠政府的救濟來應付自己的支出。

 

為了可以應付醫藥的開支,Mdm Park幾乎每天都要在街上站超過6個小時。

「到死之前的每一天,我都需要用藥來緩解我的痛苦,接下來的一天,我將會去醫院打針,這真是痛不欲生。」

 

而更心酸的是,很多時候,6小時的等待,換來的往往是一無所獲。

由於在南韓,這種特殊服務行業是非法的,所以當Mdm Park被警方發現時,常常面臨著高額的罰款。

因此,一旦被發現或檢舉,Mdm Park一天下來的收入,都全部會被警方沒收。

 

不過,最讓Mdm Park感到痛苦的,卻並不是自己的病情和艱難的處境。

「作為一個老人,我在做這樣的工作,這非常丟人。」

「我的年紀算是出來做這個的老人中比較大的,我所認識的年紀最大的是一個82歲的老人,她依然每天站在街頭等待客人,除了她就是我,還有很多60多歲的老人。」

「是的,我們所有人都有孫子。」

 

截至目前為止,單單首爾街頭,就有超過400名類似Mdm Park的老年人。

她們中的大多都曾經歷家庭變故,實在無法生活下去。

根據南韓崇實大學的李教授所說,儘管在2014年開始,社會調查學者就曾經將這一現象的研究告知了政府,但是截至目前為止,南韓政府對這一現象只出了法規控制,卻沒有任何的支持和幫助。

所以至今,這個群體的數量仍然在不斷擴大,有越來越多的老人為生計所迫開始出賣自己。

看完之後,真切認為生活,有的時候可以很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