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被未婚夫扣上外遇而告上法庭,即便嫁做人婦仍被追求者幽禁3年,這位電影皇后的一生就是傳奇!

  2017-12-04

今天要給你們講一個女人的故事,她活在動盪不安的年代,卻力壓阮玲玉成為中國第一位「電影皇后」。

 

16歲那年,差點被包養,回到上海成為演員,她被未婚夫污衊出軌,卻用一紙訴狀把他告上公堂,為了心愛的丈夫,她甘願被幽禁三年。

她的人生就像一個傳奇,她的一生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活得自由、美麗。

她就是「電影皇后」——胡蝶,她堅強獨立,自信優雅,她飾演的《歌女紅牡丹》為中國電影史畫上濃厚的一筆。

 

1908年,光緒跟慈禧相繼駕崩,各路軍閥粉墨登場,整個中國動盪不安,也是在這一年,中國第一個電影院誕生,而還未取藝名為「胡蝶」的胡瑞華也在這個時候出生。

一切巧合得就像命中註定。

胡蝶小的時候,父親出任京奉鐵路總稽查,年幼的胡蝶就這樣跟著父母四處奔波,小小年紀就不斷遷居天津、北京、廣州等地。

在這樣奔波的童年中,胡蝶早早就看到了各地不同的風土人情,也學會如何跟人打交道,為她以後進入電影圈打下基礎。

 

隨著戰爭的爆發,父親工作受到影響,家裡的經濟情況也日漸窘迫,那個曾經的大家閨秀為了貼補家用,跑到廣州給有錢人家做保姆。

不久後又因為忍受不了委屈虐待回到故鄉,進入一家工廠打工,卻被色慾薰心的老闆看上,想要包養她,娶回家當二奶。

不肯屈服的胡蝶一氣之下跑回上海,也因此開啟了她在電影界傳奇的一生。

 

每個女人,都懷著一顆愛做夢的心,胡蝶也不例外。

回到上海的那一年,胡蝶16歲,正值花季年華,生長得亭亭玉立,也就在這時,她懷著一個電影夢,踏出了她從影生涯的第一步。

參加學校面試的那一天,胡蝶別出心裁地疏了一個橫S髮型,在左襟別了一朵大花,復古的打扮,讓她從密密麻麻的時裝新女性中脫穎而出,成為了中華電影學校的黃埔一期也是唯一一期的學生。

 

1925年,胡蝶參演了她人生當中的第一部影片《戰功》,雖是配角,卻也讓人認識了端莊大氣,溫婉秀氣的她。

因為這部戲,她認識了「張織雲」,並且在張織雲的引薦下,認識了她人生當中的第一個男人—— 林雪懷。

 

長相俊帥的林雪懷對自信大氣的胡蝶一見鍾情,自張織雲家中一別之後,兩人又共同參演電影《秋扇怨》,再度相遇。

這段情,就像是上天冥冥中早已安排​​好。

芳齡17的胡蝶正值少女懷春,那個挺拔俊俏,彬彬有禮的林雪懷,正是她幻想中的白馬王子。

《秋扇怨》拍完之後,胡蝶跟林雪懷迅速成為了一對形影不離的璧人,1927年3月22日,兩人在北四川路上的月宮舞場舉行了隆重的訂婚儀式。

那一刻,我想胡蝶是認准了林雪懷的,一輩子就他了。

怎奈世事弄人,人心變化實在太難預測,那個曾經對她呵護有加的男人在不久後,卻跟她對簿公堂。

 

林雪懷比胡蝶年長幾歲,也比她更早看透圈內的人情冷暖,當時的胡蝶,是影視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大有成為一代影后的勢頭,反觀林雪懷,事業卻日漸沉淪。

年輕的胡蝶身上存在著太多不可預見的可能,而這些可能卻讓她身邊的那個男人,惶恐不安。

林雪懷終日活在胡蝶光環背後的陰影下,大男子主義的他始終覺得,越飛越高的胡蝶,總有一天會離他而去,他的人生,在胡蝶越來越耀眼的光環下無可喘息。

勢均力敵的愛情,才能讓兩個人舒服地在一起,日漸卑微的林雪懷,開始變得歇斯底里,不可理喻,甚至引發了那場人盡皆知的 「雪蝶官司」。

 

看著心愛之人日漸沉淪,胡蝶沒有棄他而去,反而拿出自己的積蓄讓他做生意,可是不諳此道的林雪懷沒多久就把胡蝶辛苦賺來的錢都敗光了,他也隨之變得心胸狹隘起來。

他早已不復當年的意氣風發,終日擔心別人笑話他的無能,擔心外界說他吃軟飯,也更加擔心胡蝶給他戴綠帽子...

再加上小報記者的煽風點火,極好面子的林雪懷近乎抓狂,先是為了邵醉翁吃醋,後又懷疑胡蝶跟張石川有染。

這段感情在他自己的無端猜忌中,早已染上了污點,他拿著胡蝶給他的錢,開始在外面花天酒地,這也讓胡蝶幡然醒悟,不再對他抱有任何幻想。

 

胡蝶態度的轉變讓林雪懷有所察覺,為了面子他在胡蝶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遞來一紙休書。

更在休書裡面,列舉了胡蝶那些莫須有的風流韻事,斥責她「自甘墮落,行為不檢」。

胡蝶能夠在背景複雜的上海灘立足,絕對不是那種輕易妥協之人,面對林雪懷扔來的這份莫須有的屈辱,她沒有退縮,反而將一紙訴狀遞到法院,跟林雪懷打起官司。

這場婚約訴訟,持續了長達一年的時間,期間很多人勸過胡蝶息事寧人,就連林雪懷的父母都出面求情,但是胡蝶的回答只有一句話:「莫須有的罪名,我絕對不會無端承受。」

她就是這樣驕傲堅決,敢愛敢恨的女子!

 

離開林雪懷之後,胡蝶把全副心思都投入到事業當中,當時同期的女演員,還有一個驚世美人——阮玲玉。

 

1933年,由上海《明星日報》發起的「電影皇后」選舉活動中,胡蝶以21334票的票數,遠遠超過了第二名跟第三名的陳玉梅跟阮玲玉,奪得了「電影皇后」的稱號。

她天分不如阮玲玉,卻勝在勤勉,為了拍好戲,講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她甚至專門跑去北京拜梅蘭芳為師,學習京劇。

 

別的女明星在為了情事煩惱時,她卻從不拘泥在感情中,面對林雪懷帶來的傷害,她一笑釋懷,一心考慮如何去演好戲。

1931年,有聲電影開始取代默片,胡蝶主演了中國第一部有聲電影《歌女紅牡丹》,為角色配音的時候,她在錄音室一待就是七個小時。

大約也是因為如此,當時的觀眾對於她力壓阮玲玉拿下「電影皇后」,才會毫無異議。

 

可是這一年,胡蝶身上又被另一個話題圍繞著...

東三省淪陷的那個夜晚,外界紛紛傳言當時張學良正在陪著胡蝶在燈紅酒綠下翩翩起舞,張學良因此成了罪人,而胡蝶也因此成為了別人口中的「紅顏禍水」。

面對這種誤解,胡蝶申訴的聲音實在太過渺小,直到晚年,胡蝶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依舊對這個莫須有的罪名耿耿於懷,說:「我為張學良背了一輩子的黑鍋。」

 

也是在這一年,胡蝶與她生命當中最重要的那個男人,相遇...

 

那個男人叫潘有聲,兩人的初見是在胡蝶的堂妹胡珊家中,初見時,胡蝶高貴大氣的氣質就深深吸引了潘有聲。

只是剛從林雪懷的傷害中走出來的胡蝶,並不想開始新一段的感情,對於身邊的追求者,她都視而不見,那次傷害,雖然已經從她臉上淡去,卻永遠刻在她的心裡。

深知這一點的胡珊,為了幫堂姐走出泥潭,刻意安排了她跟潘有聲的會面,舞會結束後,還特意囑咐潘有聲送胡蝶回家,就這樣,這一段情在胡珊的幫助下,延續了下去...

 

胡蝶跟潘有聲開始了4年的愛情長跑,這個愛她勝過愛自己的男人,逐漸成為胡蝶的精神支柱。

尤其是胡蝶的父親身患絕症的那段時間,是潘有聲一直陪在胡蝶身邊,支撐著胡蝶度過。

1935年11月23日,胡蝶終於決定嫁給他,兩個人在上海的一座教堂裡面,舉行了婚禮。

 

每個女人能夠嫁給自己最心愛的人,都會覺得此生無憾。

而胡蝶同樣的,也願意放下自己在上海灘的名利地位,隨潘有聲遠赴香港,重新開始,她沒有預料到的是,香港,恰恰是她這一生災難的開始...

1941年,香港淪陷,日本人邀請胡蝶赴東京拍攝《胡蝶遊東京》的紀錄片,以示宣揚所謂的中日友善。

雖然胡蝶以有孕在身推辭掉,但是她也意識到,香港已經不再適合她跟家人居住。

 

隔年,胡蝶一家從香港逃回大陸,可當他們千辛萬苦逃到韶關的時候,胡蝶跟潘有聲經營多年存下來的所有積蓄,都被東江的劫匪搶了。

多年積蓄化為烏有,胡蝶一家人只能藉住在中學同學林芷茗家中,並且向當時水陸交通統一稽查處的處長戴笠求助。

胡蝶沒有料到的是,她人生當中最是無奈的屈辱就是在這一刻埋下伏筆...

 

戴笠一直是影后胡蝶的骨灰級粉絲,曾經在朋友面前直言:胡蝶的一顰一笑都恰到好處,是中國特有的藝術之花。

所以當胡蝶找上門拜託戴笠尋找丟失的積蓄時,戴笠二話不說就拍著胸脯保證,一定會把她的東西盡數找回,一件不漏。

當時局勢動盪,土匪山賊多不勝數,要找回所有東西談何容易,戴笠也算是用心良苦,雖然箱子只找回少部分,但是他卻按照胡蝶給的清單,專門從國外買了同款回來補齊。

心細如胡蝶怎會不知道戴笠的心思,只是局勢所迫,即使心裡有所抗拒,表面她也只能裝作不知。

 

自從見到胡蝶真人,戴笠更是神魂顛倒,每日每夜都心心念念著自己的女神。

戴笠無疑是真的很愛胡蝶,那個出了名的風流倜儻的人物,第一次想要天長地久,想要專寵一人到老,奈何胡蝶早已嫁為人婦,還生有兩個孩子。

光明正大地追求,怕是他跟胡蝶的緣分只能待到下一世才有開花結果的一天,所以為了把胡蝶收入囊中,不得不使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

先是把胡蝶一家人都接到自己的勢力範圍——曾家岩公館居住,之後又把「私藏槍支」的罪名強安給潘有聲,讓胡蝶不得不上門求情。

接著又設計把潘有聲以工作的名義支到遙遠的雲南昆明,一年多的顛沛流離,胡蝶早已疲憊不堪,潘有聲離開不久她就病得臥床不起。

這時,戴笠以養病的名義,名正言順地把胡蝶軟禁在曾家岩的別墅裡,一禁,就是3年之久。

 

為了徹底得到胡蝶,戴笠甚至求助過杜月笙,請求他幫忙威脅潘有聲跟胡蝶離婚,可是深深愛著胡蝶的男人,終究沒有妥協,他的能力不足以讓他去反抗權勢。那他能做的,就只有等...

潘有聲默默回到跟胡蝶曾經居住過的舊居,苦苦地等待夫妻重聚的那天。

為了保全家人,胡蝶不得不屈從,不得不忍受分離,畢竟她背負著的還有丈夫跟一對子女的性命。

 

1946年,那個幽禁她3年的男人帶著她回到了上海,並向她求婚。

就在潘有聲跟胡蝶悲嘆緣分走到盡頭的時候,戴笠乘坐的從北平飛往南京的專機失事。

至此,胡蝶才得以結束她悲苦的幽禁生活,回到潘有聲身邊跟子女團聚。

一家人移居香港,徹底與過去告別,到了香港後,潘有聲創辦了「蝴蝶牌」熱水瓶,生意紅火,胡蝶也息影陪在潘有聲的身邊,全力輔佐丈夫經營。

可惜,度過坎坷的大半輩子,胡蝶最終迎來平淡的幸福也沒能持續太久,六年後,潘有聲病逝,留下胡蝶孤苦一人,備受思念煎熬。

 

1959年,在兒女的鼓勵下,年過半百的胡蝶加盟邵氏公司,回到了闊別10年之久的舞台。

1975年,胡蝶隱退,改名潘寶娟,寶娟是胡蝶的乳名,冠以夫姓紀念亡夫潘有聲,隨後跟兒子移居加拿大。

1989年4月25日,在人間翩翩起舞近百年的胡蝶駕鶴西去,她的骨灰在她的要求下,葬在了潘有聲的旁邊。

中國第一位「電影皇后」,這位傳奇的女人,留給世人的最後一句話是:「胡蝶要飛走了!」

 

縱觀胡蝶這一生,無論是事業上對演戲的追求,還是感情上與林雪懷對簿公堂、為了保全丈夫甘願被幽禁,她都忠於本心,堅強獨立。

 

男女之分,只是為了區分性別,不該成為歧視,更不該讓我們喪失自己的人格。

拋棄女人這個稱呼,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是鮮活的生活,都有自己的思想。

生而為人,請你勇敢一點,堅強一點,像蝴蝶一樣自由去飛,像胡蝶一樣堅強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