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52歲流浪漢受盡冷嘲熱諷,終於努力考上劍橋,他說:我只想贏回一點尊嚴!

  2017-12-05

「這是我此生第一次,為自己感到驕傲。」

流浪漢的尊嚴

英國劍橋大學圖書館,每天淩晨5點,已經燈火輝煌,偌大的閱覽室擠滿了人,有些甚至直接坐在地上,神奇的是,居然聽不到一點喧鬧,只有紙張翻動的簌簌聲。

 

正在用功的人之中,有一個顯得格外顯眼。

他看起來衣著樸素,甚至有些破舊,面向書本的臉上寫滿了滄桑,與養尊處優的學子們顯得不太一樣。

 

原來,幾個月前他還是一名只有國中程度的52歲流浪漢。

但現在,他是一名劍橋大學的「巨齡」插班生。

 

英國劍橋大學很優秀是人盡皆知的常識。

它是世界排名最靠前的大學之一,從1209年設立之初到如今,數度沉浮,已經屹立了8個多世紀,堪稱英國的活歷史。

 

劍橋大學還有著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之一,藏書超過600餘萬冊。

不僅提供閱讀還用以研究,其服務物件不光是本校學生,還有全世界學術界。

 

如此一所充滿歷史人文氣息的優質學府,想進去勢必是要擠破腦袋,一個沒什麼學歷的老流浪漢,是怎麼成為最高學府的學生呢?

這還要從頭說起。

開頭的大叔名叫Geoff Edwards,出生在英格蘭西北部的利物浦。

 

父母都是老實的小人物,他從小沒有什麼遠大的抱負,也不喜歡上學,是個別人口中的「放牛班」。

 

這樣的他國中畢業只拿到數學和英語兩門學科的文憑,之後便告別校園,去農場當了一名工人。

 

但是在國外沒有什麼學歷,一不留神就會失業,失業後一不留神就會露宿街頭。

Geoff打拼沒多久,就被現實打擊得體無完膚。

 

因為學歷低,他找不到工作,積蓄花光後就成為了劍橋街頭的一名流浪漢。

穿著紅馬甲,販賣一種叫做The Big Issue的雜誌。

 

The Big Issue是一份公益性雜誌,由美體小鋪的創始人高登·羅迪克創辦,它通過流浪漢進行販售,每賣出一份,流浪者可以得到一半收入。

 

雜誌的創立,意在挽回流浪者的尊嚴,使他們能夠通過勞動找回生活的信心,並且自力更生。

 

白天,他就在街上,對著衣著光鮮的人群,大聲吆喝著:「The Big Issue,ladies and gentlemen!」

 

每當夜晚來臨,他就帶著自己少得可憐的行李,找一個能擋風的街角席地而眠。

 

無家可歸又無所事事的生活過久了,就會麻痹人的心智,摧毀人的鬥志。

剛開始的時候,Geoff對自己的現狀還感到無法接受,對路人的眼光,無所適從。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生活絲毫沒有起色,反而對現狀變得坦然起來。

 

人類是有思想的蘆葦,正因為如此,糾結、迷茫、怯弱、恐懼,總是如影隨形,稍不留神,就會將我們推入自我放逐的旋渦中無法自拔。

 

長時間的壓抑,迷惘,最終使他放棄了掙扎,每天得過且過,混吃等死。

 

要說這樣的他還有什麼優點,那就是偶爾從鎮上的圖書館借書來看,但是他坦言,看書完全是為了逃避。

「讀書是逃避的絕佳方式。」

 

就這樣,Geoff混到三年前,快年過半百的他看著看著書,忽然靈光一閃:我的不幸都是太早離開學校造成的,為什麼我不能重返校園呢?

反正我不年輕了,也沒有什麼可失去的,為什麼不能最後嘗試一下改變呢?

 

因為一無所有,反而沒有任何顧慮,Geoff隨即就到成人教育學院進行諮詢,並很幸運地得到學習的機會。

 

剛開始,他完全沒有想過還要報考劍橋大學,可能是面對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就格外珍惜吧,這個年過半百的,曾經的放牛班學習時格外努力。

平時,他依然上街販賣公益雜誌,但目的不再是求一餐溫飽,而是湊錢支持自己學習。

 

他不但堅持完成繼續教育學院的課程,還積極自學,一旦湊夠了錢,他就會去鎮上買來需要的資料,在無人的街角默默學習。

 

這樣一學期下來,入門課程居然全部取得了「優等」!

老師看在眼裡,瞭解到他的經歷,決定鼓舞他報考劍橋大學。

 

Geoff一聽就拒絕了,劍橋大學?

那可是無數優秀學子夢寐以求的地方,我一個流浪漢,年紀也大了,怎麼跟他們競爭呢?

況且,「劍橋大學怎麼會收我這種人。」

 

但是老師卻覺得,Geoff過了這麼久流浪生活,內心一定渴望變化,希望找回自豪感,於是執意勸他去嘗試。

架不住老師的一再鼓舞,Geoff想起自己這顛沛流離,毫無尊嚴的大半生,突然想要爭一口氣。

於是,他嘗試報考劍橋大學英國文學。

 

一個流浪半生的老頭要考劍橋大學,消息不脛而走,許多同伴都認為他瘋了。

而Geoff呢?身邊同伴的冷嘲熱諷,都被他拋在耳後,52歲的他此時心裡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爭一口氣!

Geoff比往常更用功地學習,終於等來了期待已久的時刻──Geoff通過了劍橋大學的入學考試!

 

拿著這來之不易的錄取通知書,他興奮之情難以言表,Geoff說:「這是我此生第一次為自己感到驕傲。」

 

媒體知道了這件事蜂擁而至,此時的Geoff已經成為了一名劍橋大學的學生,主修英國文學。

面對鏡頭,他只是感慨:「一周能看40個小時的書,這真的很劍橋。」

 

生活時常以痛吻我,而我卻不總能報之以歌。

我想迷惘中的大叔一定在某個寒風蕭瑟的夜晚,與內心深處進行了一番徹夜長談。

走走停停,終於刹住了越陷越深的腳步。

被禁錮許久的感覺開始復蘇,那是生而為人最基本的自覺,在來自靈魂的鞭笞中,他選擇正視自己的墮落,並轉而昇華出改變自己的力量。

 

自尊是一個人靈魂中的偉大杠杆,一個人只要還未失去這個支點,人生總能撬出一絲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