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余文樂婚了!昔日長不大的「張志明」總算遇到了她的春嬌!

  2017-12-06

余文樂結婚了,昨天(12/5)下午,他在社交網路上公佈了這個決定。

 

一直放話說:「想結婚,想有家庭,想有小朋友」的余文樂在昨日終於實現了他的夢想。

 

好朋友彭于晏也站到了兄弟的位置:

 

新娘的位置上站的是她:王棠云

 

這意味著從此余文樂和他親手做的菜都是她的……

 

消息一公佈,朋友圈哀號一片,姑娘們都跟著失戀了一場,從樂仔到張志明再到讓人一秒愛上的六叔,余文樂這些年變化不是一點點。

今天小編給大家扒一扒余文樂,不挖情史,只看看他這些年究竟經歷了些什麼?

余文樂出生於1981年的香港,故事最開始也是很俗套,高中的時候和同學隨意逛了個街,就被星探一眼相中說,來當模特兒吧。

樂仔時期的他眉清目秀,短髮個高穿白T,笑起來清爽又溫暖,整個人像剛被太陽曬過的青草。

 

樂仔出演的第一部電影叫《青春@Y2K》,那時候的模樣,分明就是中學女生見了都要偷偷冒小粉紅的那一掛啊!

 

長到21歲,演了《無間道》,大家都對他說,樂仔啊,你會是梁朝偉的接班人。

連導演麥兆輝都放話出來,余文樂你快點長大,以後我有更好的角色要給你。

 

後來的故事大家也知道,確實演了很多電影,但沒紅,也沒成為任何人的接班人。

因為和陳冠希同輩出道,又都是香港人,總有人明裡暗裡拿他倆比較,怎麼比都說阿樂不如陳冠希。

可小編覺得,兩個人明明不是同一種畫風,有什麼可比?

 

「沒什麼特點」的確是樂仔時期繞不開的一座大山,在富有攻擊性氣場的陳冠希邊上,阿樂真的顯得好乖巧。

到最後開發了余文樂的人,是彭浩翔。

志明春嬌系列也真的出了第三部——《春嬌救志明》,片子拍得挺快,去年十月開機,年底就完工了,殺青之後,張志明連發三張劇照來懷念。

 

演了又賤又悶騷的港男張志明,余文樂這三個字一下子變得立體起來,很長一段時間裡,他一出現,大家都說:「你看,張志明。」

電影裡的張志明一直吊兒郎當,但現實中的余文樂始終在暗暗發力。

他出演《悟空傳》裡的楊戩,當時導演郭子健找到他說,楊戩是大隻佬的體格,我看你現在的身材還差點,於是余文樂二話不說,秒變健身狂魔。

 

狂魔到什麼程度呢?滿手破皮、累暈在地、動輒受傷都是常態,最誇張的一次是真·練到吐,一天之內抱著馬桶吐了5次,吐完接著練。

十個月後,他在IG上大曬「艷照」,雕刻般的身體配上如炬目光,荷爾蒙的氣息簡直要穿透屏幕了好嗎?他說:「這是給自己的挑戰,是一個自己的故事。」

這樣的余文樂跟我們印像中差太遠了!

 

上帝是公平的,認認真真演了78部戲卻依舊遊走在主流之外的余文樂,在另一方面的神力令人髮指:他穿什麼什麼火。

小編小姐要給大家劃重點:還記得New Balance 996是怎麼火起來的嗎?

 

黑框眼鏡+牛津紡襯衫+工裝褲,配上略笨重的NB竟然被張志明穿得這麼好看。

廣大男性同胞突然意識到:不用像陳冠希那樣潮到誇張,也可以恰到好處的洋氣啊。

 

比如Converse 1970s,款式經典到可以當傳家寶,無論搭正裝還是運動褲,隨便一上腳都能hold住,就算穿到舊還特復古。

 

對於想穿得耐看有質感又老是犯懶的男同胞來說,余文樂是教科書般的存在。

而且他還真的自己做了一個品牌來販賣這種穿衣態度,做得挺用心,叫MADNESS。

余文樂起初做這個牌子,算是好事多磨,花了3、4年才慢慢醞釀成型。

他說:我呢,性格比較死心眼,一開始就要做到最好,求的不是結果,是過程。

他的人生似乎時刻迴響著這句話,演戲沒爆紅,一步步累積就是了;既然要健身,就練到最極限;做衣服也是一樣,下定決心做了,那就做出自己的態度來。

 

除了穿衣品位,這位先生其實什麼都玩得轉,他形容自己是「一個嗜好太多、能力太小的普通人」。

 

喜歡打籃球,16歲進過香港代表隊,籃球對他來說等於藥不能停,後來還組了個叫「橫洲工業」的隊伍和老朋友一起打球。

 

愛小動物,起碼有四分之一的照片是和狗狗一起拍,曾經有三年每天馬不停蹄地在拍戲,回家的時候狗狗都認不得他了。

 

一直都說想做一本自己的書,結果真的做出來了。

 

玩攝影,玩得有模有樣。

 

車技棒,是香港業餘賽車手,演電影《車手》的時候,飆車的戲份都是親自上。

 

紋身紋上癮,但是每一個紋身都有意義——座右銘、阿姨和外婆的肖像、以及MADNESS。

「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只顧工作而不懂得玩,再聰明的男孩兒也會變傻。)

 

寫到這裡,小編想起張志明說的一句話:「很多事不用一下子就做完,我還有大把時間。」時間對他來說像海綿擠水,一點點展開無限的可能;從仔到叔,他心裡一直住著永恆的大男孩。

 

他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天才,成功非僥倖啊!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花很多年的時間跌撞摸索,才能找到和自己相處最舒服的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