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是最媚的「謀女郎」,裸婚、扮醜、高齡生子…54歲成越劇皇后!

  2017-12-07

鞏俐在影壇有著「鞏皇」的美譽,氣場強大盡人皆知,和她同演一部戲的女星往往會被她的風頭所掩蓋,但有一位女星卻和她兩次合作,卻風頭不減,讓人驚豔,這就是如今的「越劇皇后」何賽飛。

 

4歲父母離異,20歲當越劇花旦、成謀女郎走紅

1963年,何賽飛出生在浙江省岱山縣。

4歲那年,父母離婚,臨走前母親要給她量腳做一雙鞋,她心裡難過,怎麼也不同意。

長大了一點,她偷偷跑過了幾個村子去看過母親,她仍然那麼漂亮,卻認不出自己。

那以後,她再也沒見過母親。

和父親相依為命的日子,她時常感到孤獨,母愛的匱乏讓她缺少了撒嬌、細膩的女兒脾氣,卻也讓她變得獨立。

 

16歲那年,村裡放映越劇電影《紅樓夢》,何賽飛饒有興趣地學了一段,回去演給爸爸看,得到了支持和鼓勵。

跟著一個紡紗工學了一段時間,19歲的她考進了地方的越劇團,過了一年又調到了省裡。

附近的鄉親跟爸爸誇她:「你女兒真厲害。」

爸爸心裡樂開了花,嘴上卻還很謙虛。

 

1986年,電影《紅樓夢》招演員,向各地的京劇、呂劇、越劇團發出邀請,當時是團裡的「臺柱」的何賽飛跑過去試鏡。

導演覺得她眉目如畫,氣質清新,便定下她演清冷仙子般的妙玉。

接下來的幾年時間,一邊當著越劇團的「當紅炸子雞」,一邊演了連續的幾部《紅樓夢》。

何賽飛逐漸有了名氣。

 

多年的越劇表演讓何賽飛自帶古典氣質,得張藝謀賞識,在《大紅燈籠高高掛》裡,她是受冷落終日唱戲的姨太太,因私通被吊死在角樓裡,讓人歎息不已。

 

世紀初的《大宅門》一播出,風情萬種的楊九紅更是成了觀眾們的「心頭好」,揭簾初見便已染上她的「毒」,再難忘記。

 

再後來,便有了《孝莊秘史》裡和寧靜爭寵的海蘭珠,《紙醉金迷》裡讓陳好折服的朱四奶奶,都是繾倦綿長的回憶。

其實又何止如此?叛逆少女、中年怨婦、無賴潑婦、自卑醜女,她的每一個角色都活靈活現,讓人入戲。

相比於螢幕上的美醜,她更在乎裝扮是否與角色貼切。

 

「姨太太專業戶」鍾情30年,裸婚、高齡產子、「女漢子」變賢妻慈母

演了許多個經典的妓女和姨太太,何賽飛得了一個「姨太太專業戶」的外號,而生活中的何賽飛,卻「保守」得不得了,初戀就是一輩子,認准了就沒想過再改變。

 

21歲在藝校培訓的時候,何賽飛和班上老師家的兒子相戀。

5年後,他們結婚了。

這個幸福的男人叫楊楠。

那時他沒有自己的房子,經濟條件也不允許他們辦華麗喜宴,但何賽飛並不在乎這些,相比於物質條件,她更在乎這個男人是否可靠踏實。

 

事業上升期,何賽飛一直沒敢要孩子,結婚十年後才生了「虎娃」。

由於工作忙,經常是楊楠一個人在家帶孩子,但他從來沒有怨言。

總聽著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沒想到自己卻也是這樣奔波。

每次從劇組回家,看到虎娃從那麼一小點長成了大孩子,何賽飛心裡很不是滋味,不久,她調到了上海滑稽團,離家近,平常有空就可以在家陪老公和孩子。

 

有時在劇組接到兒子的電話,何賽飛就會忍不住落淚,一個孩子的力量有多大?

從前覺得麻煩的買菜、做飯,現在只因為有丈夫孩子在身畔,卻覺得無比幸福溫暖,那個曾經風風火火的「女漢子」逐漸變得柔軟。

如今虎娃已經19歲了,何賽飛也已成了「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的母親,心下總有這一份惦念。

 

寫書法、唱歌、演小品,54歲的「越劇皇后」活出恣意人生

最近對何賽飛印象深刻的一個角色是《刀客家族的女人》的霸氣老太,氣場磅礡!

每每聽到誇獎,她也會哈哈大笑:「我很愛演。」

 

這些年,何賽飛憑不少配角出彩,也見證了影視圈的「升級換代」,她公開斥責過現在的一些「小鮮肉」「小鮮花」怕吃苦,少歷練,到劇組不管角色是否符合只搶漂亮衣服穿。

但她也表示過期待,浮躁的風氣不會持久,大浪淘沙會證明一切。

 

除了「婆媽劇」,她也經常出演一些年老卻依然活得精彩的女性角色。

《老媽的桃花運》《那金花和她的女婿》《那些女人》,54歲,她仍然領銜於姚晨、馬伊琍、周冬雨等一眾當紅女星,成為整部劇的靈魂人物和「一番」,這是連「鞏皇」鞏俐都沒能做到的事,在當今的中國影視圈,極為罕見。

 

演戲出名後,何賽飛沒有放棄自己的老本行,在越劇舞臺上繼續煥發光彩,甚至以越劇演員的身份登上了春晚。

 

學了這些年越劇,何賽飛對中國文化的熱愛越來越深,七八年前,她開始練習書法,越寫越入迷,還拜了師父。

書法作品被曝光後得到了「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香」的讚歎。

 

唱歌、演小品、做評審,54歲的何賽飛非但沒有減少工作量,反而在更多地接觸新的事物。

為什麼呢?她說:「生活要有新鮮感。」

 

你能想像,一個五十幾歲的女人,卻在社群上擁有自己狂熱的粉絲團嗎?

每個年紀有每個年紀的魅力,不時有人看了她的影視作品表示「入坑」,喜歡上了這個有主見,活得「很酷」的女人。

下了班,她也回家買菜做飯,陪老公看電視,詰問兒子談沒談戀愛。

扮上妝,燈光一亮,她就是那個風頭不輸年輕人的魅力老太。

正如她說:「如果說人生是一場戲,得用最大的熱情讓它持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