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曾是英國最火紅的交際花,傾國美色造成政壇大動盪,不料最後卻是淒清的過完下半生!

  2017-12-07

兩天前,英國公主皇家大學醫院(Princess Royal University Hospital)的病房裡,一位老人緩緩的閉上了雙眼,身邊空無一人,孤獨地告別了這個世界。

然而提起她的名字,人們都難免一聲感嘆,克里斯汀·基勒(Christine Keeler),這個曾經在政壇叱吒風雲的模特兒,與她年輕時的輝煌相比,這樣的晚年實在太過淒涼...

 

1942年,基勒出生在密德薩斯郡的一個小鎮上,出生沒多久,她的父親就因為二戰逃離了家鄉,留下她們母女相依為命。

為了生計,母親不得已改嫁他人,她跟隨母親和繼父搬到了雷斯伯里,一家人住在兩節火車車廂改建的房子裡,那就是她的「家」。

 

學校每次檢查身體的時候,基勒都被診斷出嚴重的營養不良。

對此,基勒早就已經習慣了,營養不良又能怎麼樣呢,家人根本不關心自己,更不用想改善伙食。

貧困就像噩夢一樣纏繞著她的童年,那時的她滿腦子只有一個信念,逃離這個令她痛苦的家,過上截然不同的幸福生活。

 

每當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總會招致別人的嘲笑,一個毫無背景、沒有學歷的窮姑娘,想要翻身簡直是癡人說夢。

但基勒卻一直堅信自己可以做到,她很清楚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樣,自己擁有著上天給予了她翻身的唯一資本,一張漂亮的臉蛋。

 

15歲的時候,基勒終於等到了機會,憑藉著自己的出眾外貌,她在倫敦找到了一份模特兒的工作。

年紀輕輕的她,滿懷希望、孤身一人來到了名流齊聚的倫敦,她的目標十分明確,結識達官貴人,一步步挺進上流社會。

出於對貧窮的恐懼,從小極度缺乏安全感的她為了尋找到生活依靠,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可以一次次降低自己的道德底線。

 

因此,只要有接近權貴的機會,基勒就會想方設法結識對方。

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窮姑娘,自然不會了解對方是什麼身份、什麼背景,只要對方看上去是有錢有勢的人,她就毫無顧忌地接受對方的追求。

結果,入行剛剛一年的她就懷上了孩子,孩子的父親是美國空軍基地的一名軍官。

可是男方並沒有打算對她負責,經濟條件拮据的基勒根本沒有能力在孕期好好照顧自己,孩子也因此早產,只在世上停留了6天就不幸夭折,那年基勒只有17歲...

 

經歷了喪子之痛的她並沒有沉淪太久,她知道自己沒有時間浪費在悲傷上面,這次遭遇加劇了她的不安全感,自己必須要更加努力才行。

於是,在孩子夭折的幾個月後,基勒徹底告別了家鄉,打算長久居住在倫敦,不給自己留下任何退路。

一開始她在貝克街的一家餐館當服務生,在那裡她認識了一位在俱樂部工作的員工,並請求她把自己介紹過去。

當俱樂部的老闆看到了基勒的面容時,毫不猶豫地僱用了她做脫衣舞孃...

 

在俱樂部期間,基勒接觸到了許多社會名流,其中一人就是英國骨科醫師斯蒂芬·沃德,憑藉出色的醫術,沃德取得了巨大的社會成就,與許多重要人物都關係密切。

基勒看中了沃德的交際圈,認為他是自己飛黃騰達的關鍵所在,於是主動與他交好,兩個人的關係很快就親密起來,沒過多久就開始了同居的生活,在外人看來兩個人宛如一對夫妻。

 

在那以後,沃德出席各種場合身旁都會有基勒的身影,每次遇到達官權貴,他都會把基勒介紹給他們。

面對著基勒主動的投懷送抱,鮮有男人能禁得住她的誘惑。

就這樣,基勒如自己所夢想的那樣,成為了上流社會的名媛,每天遊走於各個政商精英之間,「性」幾乎成了她生活的主題。

 

1961年,在一場泳池派對上,經沃德介紹,基勒認識約翰·普羅富莫,英國的戰務大臣。

和其他男人一樣,看到貌美如花的基勒,已為人父的普羅富莫很快就被她所吸引,與她發展出了婚外情。

那時普羅富莫並不知道,基勒與他交往的同時,還和當時蘇聯駐英使館的海軍武官尤金·伊萬諾夫有染,這個人後來被證實是蘇聯間諜。

不過這段關係並沒有維持多久,安全部門警告普羅富莫,沃德的圈子魚龍混雜,不要湊得太近,以免引禍上身,位高權重的普羅富莫也就因此很識相地與基勒斷了關係...

 

在那之後,基勒在沃德的幫助下,又同時與其他男性發展關係,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有兩個男人竟然為了她爭風吃醋,甚至為了她大打出手。

當她試圖與這些男人分手時,他們感覺自己受到欺騙,於是帶著槍來到沃德的住處,朝著住處連開數槍,最終被警察逮捕。

基勒雖然沒有受傷,但是這次槍擊事件把她帶進了公眾的視野,人們知道了倫敦有這麼一位專門結交權勢的「女人」,並且這把火很快就燒到了普羅富莫身上。

 

經過再三的詢問,普羅富莫最終承認了與基勒的不正當關係。

英國的戰務大臣,竟然與蘇聯間諜的女人有婚外情,這個女人會不會也是蘇聯的間諜?我們的軍事機密難道這麼輕易就洩露出去了?這屆政府是幹什麼吃的?

46歲內閣大臣和19歲少女的不倫之戀,成為了冷戰時期英國政壇最大的醜聞,人們紛紛將矛頭指向政府,讓當時執政的保守黨備受羞辱。

 

雖然調查結果證明普羅富莫並沒有洩露任何情報,基勒也不是蘇聯間諜,但是在當時冷戰的背景下,國家政要和蘇聯扯上關係,無疑會引發人們的不斷猜想。

最終普羅富莫因為與基勒的醜聞不得已辭去了大臣職務,而保守黨也因為這起醜聞的影響,在1964年的大選中敗給了工黨。

 

而基勒,這個年紀輕輕的姑娘,一夜之間成為了左右英國政壇,關聯到國家命運的重要人物。

儘管聲名狼藉,但緋聞纏身的她卻成為了媒體的寵兒,採訪拍攝不斷。

可是這種風光並沒有持續太久,她和沃德讓政府如此蒙羞,必然不會輕饒了他們。

1963年,沃德被人逮捕告上了法庭,他被指控利用基勒「賣淫」來謀取利益,還沒有等判決下來,沃德便服藥自殺。

與此同時,基勒也被指證在法庭上做偽證,被送進了監獄。

 

1964年,基勒刑滿釋放,然而此時的她已經風光不再,沃德已經死了,自己也成了英國人盡皆知的「蕩婦」,過去的生活一去不復返,她再次變成一個普通人。

她渴求得到一份真正的愛情,找到生活的依靠,但是她根本不知道,男人接近她是真的喜歡她,還是因為她是克里斯汀·基勒。

 

後來,她經歷了兩次婚姻,生下了兩個孩子,但兩段婚姻都草草結束,大部分時間都是孤身一人。

不過基勒一直很清楚自己手中有什麼籌碼,原來她有容貌,現在她有故事。

她知道人們對自己的故事充滿了好奇,她也好好利用了這一點,靠賣自己的「醜聞」來維持生計。

那段時間,她的故事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報導上,書籍上,電視螢幕上,後來人們還把她的故事拍成了電影。

 

「我不是在生活,我只是在生存。」這是基勒最常說的一句話,對於她來說生活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了,「醜聞」如同烙印一般伴隨著她的餘生。

基勒曾經說過:「他們想要聽性的部分,而性之外的故事,沒有人想聽」,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上充滿了辛酸和無奈。

 

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那個貌美性感的模特兒早已不在,留下的只是一個身材臃腫、面容憔悴的老婦人,依然向人們講述著關於「性」的故事。

而她的兩個孩子,自然不想和母親扯上太多關係,在他人眼中自己的母親就是敗壞風氣的女性。

於是,長大成人後基勒的兩個孩子也都和她疏遠,留她獨自一人住在倫敦南部的簡陋小屋裡,疾病纏身...

 

當初那個年輕的姑娘終究沒能擺脫命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又一次被人拋棄,又一次住進了簡陋的屋子,又一次被病痛折磨。

在基勒心裡,自己的一生是被詛咒的一生,前半生被「貧窮」詛咒著,餘生被醜聞詛咒著。

也許,死亡對她來說不僅意味著終結,更意味著解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