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憑著一台相機,他拍下那時代最美的英女王、赫本、夢露,記錄了那個輝煌的文藝時代!

  2017-12-07

照片擁有見證的力量,而且見證的對象並非物品而是時間。

塞西爾·比頓

你是否見過瑪麗蓮·夢露,手持一朵康乃馨,躺在畫有浮世繪的床單上,對著鏡頭嫣然巧笑的照片?

夢露坦言,在她的眾多照片中,最喜歡的就是這一張,而這張「永恒的康乃馨」,則是出自英國著名攝影家:塞西爾·比頓(Cecil Beaton)之手。

 

塞西爾·比頓這個名字,對於很多人來說,尤其是年輕一代,恐怕都不太熟悉。

但是,如果提到奧黛麗·赫本、瑪麗蓮·夢露、可可·香奈兒,畢卡索、達利、馬龍·白蘭度,和伊莉莎白女王……大概沒有人會不知道吧。

達利和妻子加拉,1936年

 

▼畢卡索

 

▼可可·香奈兒

 

▼奧黛麗·赫本


如果你喜歡或崇拜,前面那些人當中的任何一個,那麽你就一定要記住塞西爾·比頓,因為他就是記錄了你的偶像最美麗、最動人時刻的偉大攝影師。

▼塞西爾·比頓

 

塞西爾·比頓被公認為20世紀最偉大的英國攝影家,從倫敦到紐約,從巴黎到中國,從光芒萬丈的舞台,到硝煙彌漫的戰場,只要有美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

▼喬治亞·歐姬芙

 

安迪·沃荷

 

▼大衛·霍克尼


他不僅拍下了20世紀二三十年代,從倫敦到好萊塢的名流人物,還親自到戰場為人類的和平進步,作出了不可忽視的努力。

迷人的魅力和高尚社會的主題,貫穿了塞西爾·比頓的一生。

重要的是,照片擁有見證的力量,而且見證的對象並非物品而是時間。

▼羅莎·卡梅倫·克拉克太太,1930年代


1904年,塞西爾·比頓出生於倫敦一個殷實的木材商人家庭,在保姆的影響下第一次接觸攝影,照顧他的保姆有一台柯達相機,她是他的第一個攝影導師。

少年時期的塞西爾·比頓長相俊秀


長大後的塞西爾·比頓,經常出入當時倫敦上流社會組織的派對等各種社交場合,並以「年輕閃亮一代」成員而著稱。

當時所謂的「年輕閃亮一代」,多由一些崇尚波西米亞式生活的貴族子弟組成,他們飲酒、嗑藥、徹夜狂歡,而比頓也是其中一員。

 

但瘋狂歸瘋狂,比頓依然在1922年,考入了劍橋大學,就讀藝術史。

正所謂出名要趁早,比頓的事業的起步應該說是很順利的。

在其攝影師生涯開始後的第5年,1927年畢業後他便立即在倫敦舉辦了個人首個攝影作品展「Bright Young Things」。

米克·傑格

 

▼溫莎公爵夫人


比頓對時尚有著種天然的感悟,宴會上的禮服,他只需瞥一眼,就可以辨認出來自哪位名家之手。

在倫敦的攝影界擁有名氣之後,比頓順理成章地進駐時尚界。

 

很快,各大雜志紛紛與之合作,如英國版《Vogue》,美國版《Vogue》《Vanity Fair》等。

他開始頻繁穿梭於倫敦,巴黎和紐約三大城市,開始了他作為時裝攝影師的工作。

 

法國文學理論家和批評家羅蘭·巴特,曾如此評價比頓的作品:「他的時尚攝影,就是遊走於認真和異想天開之間的戲劇意味。」

1925年的《銀色交響曲》,照片採用銀色鋁箔紙做背景,模特兒身上的亮片服飾與背景融合輝映,展現出大單獨特的視覺效果。

 

▼宴會上的女子組合,1930年


1929年,年僅25歲的比頓前往紐約,繼續拍攝名流人物。

剛開始,他只是單純為一些影視明星拍個人寫真或劇照。

漸漸地,他透過自己與好萊塢之間已建立起來的關係,開始嘗試一些影視方面的工作,例如人物造型和美術設計等。

他的努力最終為他在電影史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記。

▼塞西爾·比頓簽名的奧黛麗·赫本《My Fair Lady》海報

 

▼塞西爾·比頓和奧黛麗·赫本在《窈窕淑女》拍攝現場

 

費雯·麗穿著比頓為《安娜·卡列尼娜》設計的戲服

 

那個時代正好處於西方電影發展的黃金時期,只要回頭略數一下,多少巨星和經典影片,都是在那個時代被製造出來的,這一點也就不可否認了。

▼費雯·麗

 

▼崔姬


黃柳霜於1905年出生於洛杉磯,是第一位美籍華人好萊塢影星。

在影片《紅燈照》中首次登上銀幕,其後又在1924年范朋克主演的神話片《月宮寶盒》中,扮演蒙古女奴一角而成名。

▼黃柳霜,1930年


阿道斯·赫胥黎是英格蘭作家,屬於著名的赫胥黎家族,其祖父是著名生物學家、進化論支持者湯瑪斯·亨利·赫胥黎

他本人在1932年創作的《美麗新世界》,是反烏托邦的經典之作。

▼阿道斯·赫胥黎,1936年

 

伊莉莎白·泰勒,一位令人嘆為觀止的女星。

從9歲時第一次出現在螢幕上開始,在長達70年拍攝的50多部電影中,泰勒曾經兩次獲得奧斯卡女主角獎,她1963年主演的《埃及豔后》,更是讓她名聲大噪。

瑪麗蓮·夢露是性感女神,葛麗絲·凱莉是冰女王,奧黛麗·赫本是永遠清純的女人,而泰勒則是妖冶美的化身。

▼伊莉莎白·泰勒


性格桀驁不馴的馬龍·白蘭度,絕對是一位偉大的演員。

自1950年登上大銀幕以來,白蘭度在其半個世紀的從影生涯中,為觀眾塑造了無數經典形象,從《慾望街車》到《教父》,白蘭度總共獲得過8次奧斯卡金像獎提名,兩度獲封影帝。

白蘭度並未因出名感到興奮和喜悅,相反他玩世不恭,與好萊塢格格不入。

▼馬龍·白蘭度


約翰尼·維斯穆勒堪稱奇才,他是美國遊泳運動員,在1924年法國巴黎夏季奧運,和1928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夏季奧運會100公尺自由泳比賽中奪得金牌,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遊泳運動員之一,退役後成為好萊塢電影演員,曾在12部影片中出演了《人猿泰山》。

▼約翰尼·維斯穆勒《人猿泰山》,1932年

 

葛麗泰·嘉寶是電影史上,最著名的女明星之一,她獨特的眼神加上捲翹的睫毛,實在美得令人驚嘆,她是那個時代的女神。

她雕塑般的線條,彎月的拱形眉毛,曲折分明的薄薄的嘴唇和完美的眼線,成了當代化妝術的楷模。

葛麗泰·嘉寶的高眉深目,即使在幾十年後來看,也決不落伍流俗。

▼葛麗泰·嘉寶


1956年,塞西爾·比頓花了3個月的時間來拍攝瑪麗蓮·夢露。

比頓讚美夢露:「她就像法國劇作家季洛杜筆下的水精靈,是那個時代的奇蹟,一個夢一般的夢遊者。」

 

同年,比頓為奧黛麗·赫本主演的音樂劇《My Fair Lady》設計的服裝,被歸為是他最經典的作品之一,比頓憑借這部電影拿到了第37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

不僅是電影合作,與赫本的攝影合作,兩人配合默契,他總是記錄了赫本最美麗、最動人時刻的那個人。

 

儘管比頓拍攝了眾多耀眼的女星,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比頓立即獨自遠赴中國、印度和埃及等國家,記錄下了許多政治家、軍事家和戰地作家,在那個特殊時期與環境下的影像。

 

埃及西部沙漠錫瓦綠洲,一個沙漠部隊的士兵,1942年這讓他成為了當時重要的戰地攝影師,受到了英國皇室的接見,為皇室拍攝了大量肖像作品。

1942年,當比頓第一次拍攝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時,後者還是一位年輕的公主。

 

▼伊莉莎白二世,1942年

 

▼白金漢宮皇室合影,1942年


在之後的30年中,他應邀在許多重要的場合為女王攝影,包括1953年的加冕典禮。

比頓在女王身上發現了,傑出女演員所獨具的韻味。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加冕,1953年從此塞西爾·比頓便又多了一個皇家禦用攝影師的頭銜。

1972年,他還被封以騎士爵位。

這是對他一生在藝術領域,擁有卓越成就的一種肯定。


他是那個時代美的締造者,不管是貧瘠遠東地帶,還是雍華至極的皇室內,塞西爾·比頓一直用他獨特的創造力,挖掘美麗,創造經典。

 

正是這些照片中「經典一瞥」,讓今天的我們得以捕捉到,曾經存在於歷史長流中的驚艷之美。

而這也是塞西爾·比頓一生想要傳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