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出身寒門卻走上最花錢的冰上運動,無奈集優雅和美一身的她最後墮入了充滿血淚的拳擊賽場!

  2018-01-09

花式滑冰,在人們眼裡一直是集合了優雅和美的運動。

但是最近上映的一部影片,卻撕開了這項冰上運動所有的艷麗繁華,露出了背後所有的醜惡和猙獰。

 

12月8日,《I, Tonya(老娘叫譚雅)》在北美上映,電影由真實故事改編,IMDB 7.7/10,爛番茄新鮮度89%。

 

一段震驚全美的運動醜聞,殘缺的原生家庭,充滿暴力的扭曲婚姻,和賽場上來自精英的蔑視和嘲諷,所有人看笑話一般地看著,冰上輕盈的花式滑冰女王最後墮入了充滿血淚的拳擊賽場。

 

女主角譚雅,由澳洲美女演員,出演過《自殺突擊隊》裡小丑女的瑪格·羅比(Margot Robbie)飾演。

 

為了這個角色,她染髮增重,從邪魅性感的小丑女,變成有點俗,有點壯的鄉下女孩。

左譚雅本人,右瑪格·羅比

 

譚雅·哈丁,曾經是美國風光無兩的花式滑冰女王,她是美國女子花式滑冰史上第一位完成三周半跳的運動員,拿過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銀牌、美國花式滑冰錦標賽金牌。

 

同時,她也是闖入了精英世界的異類,來自鄉下的醜小鴨。

比起那些賽場榮耀,更讓人記住她的是她攻擊對手,最後被終身禁賽的運動醜聞。

劇照vs 譚雅本人

 

這部電影用喜劇的方式,最大程度地還原了譚雅經歷的那件毀滅性醜聞,前半段你被逗得多開心,後半段就看得有多心酸。

 

父母皆禍害,渣男毀一生,人生被毀掉有多容易,你看完這部電影就知道了。

 

上帝是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滑稽戲導演,擅長把所有混亂顛倒都安在一起。

電影的一開始,譚雅接受採訪時候,便說她是一個來自Red Neck,紅脖子家庭的女孩。

劇照vs 譚雅本人

 

Red Neck紅脖子,就是那些被美國精英階級蔑視不齒的最底層白人。

因為大多從事體力勞動,脖子被太陽曬紅,所以得名紅脖子。

這種人,被精英們歧視,認為他們是無可救藥,粗俗衝動的糙人。

而出生在紅脖子家庭的譚雅,卻陰差陽錯地在一向是精英貴族們玩的花式滑冰上,有著超乎尋常的天賦。

上帝給了這個灰姑娘一份罕見的禮物,但這份禮物卻在日後成了毀掉她一生的詛咒。

譚雅本人

 

譚雅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典型的虎媽,她粗魯嚴苛、冷酷無情,看到了女兒的天賦,便把自己全部的人生希望都壓在了她身上,不惜一切代價要把譚雅培養成才。

 

譚雅從3歲開始,就被母親拎到冰場上,十幾年如一日,每天都要拉筋劈腿,穿著單薄的在場上練習高難度動作。

母親的高壓統治和變態教育,可能在那時候就埋下了悲劇的導火線。

劇照

 

譚雅的母親給她制訂了無數的規則,不能在冰場交朋友,不能和其他孩子說話玩耍,更不能隨便嬉鬧。

只要犯一丁點錯,她的母親就會當著所有人,用最難以入聽的髒話羞辱她,有時甚至是一頓暴打。

母親和譚雅本人

 

在家庭裡嚐遍了嚴寒冷酷的譚雅,比誰都渴望愛和溫暖。

誰對她流露出一點善意,都會給她巨大的震撼。

於是19歲那年,她逃跑似的早婚,嫁給了第一任丈夫。

但是原生家庭給她造成的影響,導致她對如何維持親密關係一竅不通。

更何況,她愛上的還是一個日日對她拳腳相加的渣男。

在深深相愛的同時,也狠狠地傷害彼此,甚至曾拿著槍指著彼此,威脅著要殺掉對方。

劇照

 

她在這樣混亂的關係裡越陷越深,而貧寒的出身,更讓她在賽場上也得不到重視和尊重。

因為窮,她買不起昂貴的比賽禮服,只能自己縫製一些花俏的俗氣舞衣。

以貌取人,只愛精英家庭運動員的裁判,根本不關心她在場上的出色表現,直接給了低分。

譚雅本人

 

她對自己的才華得不到感到認可鬱鬱寡歡,對自己混亂的感情生活十分絕望,情感和事業的打擊,壓的她喘不過氣。

劇照

 

1994年冬奧會前夕,譚雅的前夫,夥同他人,暴力攻擊了譚雅的主要對手南茜·克里根(Nancy Kerrigan),讓對方膝蓋嚴重受傷,不得不退出當年的冬奧會。

真實照片:被襲現場的南茜

 

譚雅也因此被判包庇罪,處以3年緩刑,被取消了之前拿過的金牌不說,還被美國滑冰協會永久除名,再也不能從事奮鬥半生的滑冰事業。

 

譚雅醜聞事件參與的人物眾多,從前夫、幫兇、受害人南茜、目擊者,再到譚雅本人和她的母親。

劇照

 

編劇為此走訪了譚雅本人和她周圍的親歷者,聽他們還原故事的經過。

有趣的是,譚雅和前夫,給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譚雅說自己從頭到尾不知情,前夫卻說是她指使襲擊,讓自己坐牢背鍋。

 

兩人的立場針鋒相對,編劇因此萌生出了在電影裡用兩個角度講故事的想法,並將這個「羅生門」搬上了大銀幕。

劇照

 

譚雅本人和前夫

 

一邊是天真活潑的奧運選手,一邊是暴力霸道,為達目的不惜一切的瘋狂運動員。

 

悲慘的童年、殘酷的冰場學藝、冷酷無情只為拿金牌的母親,電影裡,長大後的譚雅在咖啡館問媽媽:「你愛過我嗎?」

媽媽只回答了一句:「知道你會恨我,但我讓你成了冠軍,這就是我做出的犧牲。」

 

在真實的採訪裡,譚雅向編劇坦言,1994年那場震驚世人的醜聞後,她被迫退出花式滑冰運動,也徹底告別了母親,這二十多年,再也沒和她聯繫過。

首映會上的譚雅和瑪格特

 

譚雅的母親

 

原生家庭的貧窮不堪,冷酷母親以愛之名的偏執培養,花樣女王譚雅的故事,聽上去太耳熟了。

新聞報導裡,那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們,急切把孩子培養成才,用一種近乎殘忍的方式,撫育他們長大。

譚雅本人奪冠瞬間,右邊是遇襲選手南茜

 

除去孩子的天性,剝奪他們應得的童年,忽略友情,漠視親情,用成人世界的嚴酷標準,去要求年幼的孩子爭當第一,落後就挨打,第二是永遠的輸家。

 

而體育賽場上的明爭暗鬥,非精英選手受到的歧視與嘲諷,又側面說明了體育世界裡的公平,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美好和勵志。

出生在終點線的精英選手,可以收穫大批的資源和讚美;而像譚雅這樣出身貧困階級的紅脖姑娘,只能被母親逼迫,憑著異於常人幾百倍的努力,才能夠站在場上與對手一較高低。

譚雅本人與後來遇襲的南茜

 

當她和醜聞交織在一起時,俗氣的外貌,對比那個哭的梨花帶雨的精英選手,譚雅為之奮鬥半生的滑冰場,就像洪水一樣,將她徹底淹沒。

在那場驚世駭俗的醜聞裡,花式滑冰女王譚雅·哈丁,到底有沒有慫恿前夫去打殘對手呢?看完電影之後,也許你就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