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威尼斯最美的女子監獄,這裡的女囚犯不僅活得有尊嚴,甚至還負責「美麗」這回事!

  2018-04-10

說到威尼斯你會想起什麼?徜徉在琉璃日光下的藍色海灣,堆疊在狹長河道兩旁的彩色房屋,鑲嵌著精緻雕花的貴族宮殿。

 

當然三言兩語是無法概括威尼斯的美的。

那說到女子監獄呢?首先浮現在你腦海中的,一定不會是蜂飛蝶舞的花園,亦或是整潔清新的工作室。

 

而在位於威尼斯南部的小島朱代卡,一所擁有近500年歷史的女子監獄裡,正在實驗著這種烏托邦式的生活。

沒有冰冷壓抑的電網鐵壁,也沒有聳人聽聞的懲戒規定。

 

進入到這裡的女囚犯們,不僅能夠自由選擇平時穿搭的衣服,還可以偶爾畫個妝戴個首飾,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去工作。

 

一位囚犯甚至向媒體吐露:「這所監獄感覺更像是一個輕鬆的女青年宿舍。」

不過,這聽起來也許令人一時難以接受,因為按照我們的常識來說,儘管囚犯的基本人權應該得到保障,但犯罪之後理應受到懲罰而不是憐憫,那為何在朱代卡要實行這種,烏托邦式的改革呢?

被忽視的群體

事實上,由於在義大利女性囚犯的比例只有4%左右,大多數女囚犯都被分散到男性監獄裡的52個隔離房間,朱代卡的監禁之家不過是義大利僅有的五所女子監獄中的一所。

 

每年關於批判義大利監獄,治理不善的報導都層出不窮,除了投入的資金不足,非法移民增加,種族歧視嚴重,政府監管鬆懈之外,還有很多漏洞等待著被填補。

如此一來「監獄空間設計只適用於男性」、「母親被迫遠離家人」、「針對女性的法律不健全」......

存在於女性囚犯這個少數群體中的問題,總是被人們「視而不見」。

 

直到2012年夏天,在歐洲委員會副秘書莫德博爾的提議下,一場針對女性囚犯的人性化的變革,在朱代卡的監禁之家轟動上演。

用美好擦拭罪惡

坐落在紅磚造船廠對岸的白色房屋,便是朱代卡的監禁之家。

生活在這裡的78名女性中,有42人是義大利人以及36名來自14個不同國家的外國人,她們犯下的罪行大多是涉嫌走私毒品,偷竊或是謀殺有家庭暴力的丈夫。

 

在入口公民712的門牌上刻著它的拉丁語名字Le Convertite是「拯救墮落的女性」的意思。

 

這所古老的修道院是12世紀中期,專為接受改造的阻街女郎和受侵犯的女性,提供臨終關懷服務而修築的。

儘管歷經了無數戰爭與革命,這個象徵著監禁之家建立初衷的名字還是被保留了下來,公民712也成為了到朱代卡島,不容錯過的熱門景點之一。

雖然監獄不對外開放,但每週四的上午9點到12點,這裡會對外出售監獄花園裡種植的農產品。

人們可以用全威尼斯最便宜的價格買到新鮮的蔬菜,運氣好的話還能搶到由監獄出品的精美手工藝品。

 

監禁之家透過給囚犯們提供工作機會,來幫助她們出獄之後更好地融入社會的理念,也吸引了威尼斯最豪華的酒店Bauer的老闆波薩蒂夫人。

 

在威尼斯現今的修道院裡仍然可以看到保存藥房的僧侶們自己製作藥物和藥水,這給了波薩蒂夫人很大的啟發。

2015年在她資助下監禁之家建立了擁有專業生產線的化妝品生產實驗室,為Bauer酒店提供全套的洗浴和護膚用品。

 

原材料全部來自監獄的小花園,保證純天然無添加。

 

更令人意外的是,實驗室的技術團隊,是由一個騙子,一個涉嫌走私毒品的羅馬人和一個涉嫌偷竊的北非女孩組成。

 

若想試用一下那些限量版的純天然護膚品,那你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花800歐元去住波薩蒂夫人的酒店,或者想辦法找到獲得出售權的特定商舖。

面對採訪時波薩蒂夫人每次都會熱情地介紹自己的「雄心壯志」。

希望這些囚犯們能夠透過製造美好的事物,來糾正自己過往的錯誤,她不僅會給工作的囚犯們定期發工資,還會提供相應的工作證明,對囚犯們的工作能力給予充分的肯定。

 

囚犯們在監獄裡工作獲得的薪水,一部分供自己購買需要的東西,一部分寄往家裡作為生活補貼,這對家裡有孩子的母親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慰藉和支撐。

為了讓囚犯們出獄後能夠,盡快適應社會,並找到工作,監獄裡不僅配備了圖書館和娛樂室,在來自世界各地的志願者和藝術家的幫助下,還提供了專門的英語教學和手工教學等課程,甚至還有導演住進了監獄裡,為女囚們撰寫專屬於她們的故事,讓她們像演員一樣站上舞台表演。

 

2017年由美國藝術家Mark Bradford發起的名為「Process Collettivo」(集體前進)的公益資助項目也開始啟動,有專業的手工藝人和藝術家,會對囚犯們進行課程培訓,並在專門的店舖裡出售囚犯們製作的手袋,T恤,配飾和純天然化妝品,當你看到櫥櫃裡陳列的那些精美商品時,很難想像它們都出自於囚犯之手。

那些被販賣的商品就像一股神奇的紐帶,在囚犯和過著正常生活的人們之間,逐漸建立起了一種微妙的聯繫。

 

這些能夠製造美的藝術活動,彷彿在無形之中抹去了囚犯們和外界之間的那堵高牆,讓生活在這裡的女性們,不僅能夠有尊嚴地活著,還收穫了學習與勞動的價值,但不要忘了這裡不是女子學校而是一所收押罪犯的監獄。

沒有烏托邦

有不少在監禁之家服務過的志願者們,在部落格中寫到對監禁之家未來的擔憂:

「這裡的一切太透明讓她們,沒有獨自喘息的地方。」

「這裡就像是暴風雨前夜的寧靜,充滿了未知的恐懼。」

「開始有人不願離開這裡。」

那些看起來極其人性化的政策和項目,實際上很容易讓生活在這裡的囚犯們貪戀這份單純的「美好」,伴隨著一些問題被解決的同時又有新的問題會出現。

 

對於如何看待監獄裡的囚犯

韓劇《機智的監獄生活》

 

美劇《勁爆女子監獄》

 

都對罪犯心理和人性進行了很多理想化的探索和解剖,但真實的情況永遠會比我們想像的要復雜得多,囚犯能否擁有美好生活的權利,似乎不止有兩種答案。

在這個非黑即白的時代,如何正視那些回歸社會的囚犯,不該是被我們忽略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