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從熱戀到偷吃,這對相戀12年的情侶詮釋了愛情中最揪心的規律!

  2018-04-11

你有沒有瘋狂愛過一個人?

遇見時只需要一眼便覺得天崩地裂,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你們在相愛,更是忍不住想要跟對方做許多瘋狂的事,你們的暗語,你們的眼神,還有外人看不懂的默契......都是你們相愛的證明。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和烏雷

 

今天要說的這對戀人,他們的愛情就是如此,從相愛到落幕,他們甚至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分開儀式,更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久別重逢。

這對情侶在行為藝術界赫赫有名,分別叫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和烏雷(下面簡稱阿布和烏雷),他們用一場又一場驚世駭俗的行為藝術,證明著每一段熾熱的戀愛裡似乎逃不過的相愛相殺規律。

階段一:相遇 

只有相愛中的人,才認為他們的相遇不是偶然

每對相愛的情侶,在初次相遇時,都以為彼此是命中註定,一眼萬年。

他們亦如此。

兩個人互相找著相似的默契,比如同一天的生日,比如都熱愛行為藝術,比如對事物都有偏執。

 

烏雷討厭別人窺探他的內心,他的日記都會在生日當天撕毀;

阿布住在父母家裡,一直奉行著母親嚴厲的宵禁標準:每晚10點必須回家。

可是認識的第一天,他們打破了彼此多年的禁忌。

他給她看了自己的日記,她跟他回了家,兩個人在床上待了整整10天。

 

每每短暫的分別,他們都忍不住想念對方,大抵每對熱戀中對情侶都深有體會,那種每分每秒都想要黏住對方,恨不得變成小人兒裝進對方的口袋裡的心情,吞噬著兩顆心。

認識烏雷的第三個月,阿布經歷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逃離,他們兩個一起住進了貨車裡。

階段二:熱戀期 

沿途他與她私奔般相愛,再顛簸都不放開

當阿布住進了烏雷的那輛貨車,他們開始了長達12年的冒險。

多少人曾幻想過和自己的愛人私奔,穿越過世俗的一切,彼此緊緊相偎。

阿布和烏雷開著貨車穿越過平原和荒漠,山川、大海與湖泊。

在羅凡尼米看點點星光,在澳洲跟土著一起放聲歌唱,他們還去了印度的神廟祭拜,在撒哈拉沙漠帶走了一罐沙。

一路游離,一路顛簸,一路相愛。

 

那個時候烏布說,我愛他,超過了愛自己。

他們在這個期間,開始完成新的行為藝術的表演。 

熱戀中的兩個人甜膩得像連體嬰,不肯分離。

所以這一次,他們背對背,將彼此的頭髮都互相纏繞,就這樣靜坐了17個小時。 

相愛勢必會帶來互相支持和陪伴,但同樣也會帶來束縛和捆綁。

 

階段三:互相傷害 

愛是「我只給你傷害我的權力」

如果真的很愛一個人,大抵是即使他拿著槍對著你,你也仍然會拿自己的胸口面對他,毫無畏懼。

1980年,他們做了最危險的一次表演。

阿布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了烏雷……

她拿著弓,他拿著箭,箭頭方向指著阿布的心,他們往後傾斜,相互用力。

箭在弦上,弓箭處於一種非常緊繃的狀態,但凡有一點不注意,造成的結果可想而知。

 

阿布說這是一場關乎信任的表演,她在這場表演裡處於被動的一方,事實上,在這場感情裡,她的角色也是如此。

多像那些在愛裡受盡傷害的姑娘,心甘情願地把傷害自己的刀遞給他,然後再獻上自己最柔軟地方。

 

是的,這個時候他們的感情已經出現了裂痕。

他想要孩子,然而阿布拒絕了。

「我曾是,也將一直是一位藝術家,這是不會改變的。生孩子只會影響我的道路。」

其他事情都可以妥協,只有這件事不可以。

可是一直習慣了她妥協的烏雷,又怎能甘心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她的固執。

自此之後,他們雖然很少提及孩子的事,但卻開始了頻繁的爭吵。

 

愛情真正結束之時,不是激烈的爭吵,而是當彼此不再說話的時候。

你或許也曾經歷過吧,你說什麼他都聽不見,聽不見你咆哮傷心快樂或者痛苦,他鎖在自己的世界裡,拒絕溝通,你說什麼,做什麼都讓他厭煩,都是錯的。

女人的愛情在日積月累裡愈發濃郁,男人的愛情卻通常在細水長流裡漸漸稀釋。

 

烏雷開始當著她的面和服務生、空姐調情,他開始毫不避諱地出軌,開始和其他人翻雲覆雨。

那種覺得自己是自己無能的屈辱感折磨著阿布,她想要離開,但卻忍不住絕望、嫉妒,忍不住想要去找到他出軌的一切蛛絲馬跡,忍不住去查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我讓自己陷入極大的痛苦中,甚至都感受不到痛苦了。」

這對愛過恨過直到走向背叛的著名情侶,終於要分手了。

階段四: 分手

「人們總是草草結束一段感情」

阿布說:「人們在開始一段感情上花費了那麼多努力,卻總是草草應對一段感情的結束。」

我們總是如此,沒有勇氣面對分別,沒有膽量承擔不愛了的責任,更害怕看到這段失敗的感情裡,那個卑微又脆弱的自己。

 

可是分手其實是一件很需要儀式感的事,這是一場對過去的告別,更是對雙方愛過的交代。

他們需要好好結束和告別,於是,他們選擇了中國長城,去完成他們的最後一件作品《情人-長城》。

她從山海關出發,烏雷則從嘉峪關出發,他們沿著長城,朝著對方的方向行走,直到匯合的那一刻。

 

事實上他們為了這次行程準備了八年,因為他們最初本來打算在這裡見面後就結婚,沒想到這個本應見證他們有多麼相愛的地方,卻在最後變成了諷刺的告別地。

不過還有什麼地方比這裡更有意義呢?我們相遇相愛,約定要永遠在一起。

那不如就在讓夢圓滿的地方,讓它徹徹底底破碎掉。

3個月的行走,12年的相愛,終於在會和的那一秒,相擁那一刻,一切塵埃落定。

再也回不去了。

 

階段五:重逢 

重逢的那一眼,是我們錯過的人生

自從長城分別之後,22年過去了,他們沒有再見面,沒有有過多餘的交流。

那是2010年,阿布在紐約開啟了一場行為藝術表演《藝術家在場》。

她花了716個小時坐在桌子一旁,不帶表情不帶動作,注視著每一個坐到對面的人。

 

這場表演十分轟動,吸引到了85萬人來參加,其中還有很多名人,比如Lady Gaga、莎朗·史東...

當雙目交對,彼此長久注視時,有的人會哭,有的人會沉思,有的人會傾訴,而阿布只是坐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一個動作也沒有。

直到一個人走過來,她平靜的內心秩序終於被打破了,是的,那個人就是烏雷。

 

闊別22年,你還好嗎,千言萬語話到嘴邊,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她抬頭微笑,他緊張呼氣,彷彿回到了當初見面之時。

烏雷眼眶泛紅,深呼吸,搖頭又微笑,阿布伸出了雙手,他們緊緊握在了一起,相顧無言。

 

如果說之前的愛恨糾葛只是讓人感到遺憾,那麼這一次的世紀重逢,才真正叫人動容。

 

拜倫有首詩,

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

以眼淚,以沉默。

或許你我故事的結束從來都不是說分手那一天,而是多年之後重逢之時,我們之間再無關聯,我們終於再次四目相接,不再怦然心動,不再要死要活,我們甚至不再需要問對方一句,你還好嗎。

因為在你的眼神裡,我已經讀懂了一切。

相遇時的影片

階段六:結局 

讓愛停留在最美好的那一刻

愛情是一件複雜的事。

無論它開啟得多麼完美,可是「王子和公主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這樣的橋段,到底只存在在童話故事裡。

現實生活裡,要麼是走入茶米油鹽的「Happy ending」,要麼分崩離析一拍兩散。

 

只是,那些纏綿悱惻、轟轟烈烈的情節真是說明我們有多愛對方嗎?或許我們愛的,只是和他在一起時的那個自己。

阿布以為她很愛很愛烏雷,所以才會不顧一切遷就他。

也許是的,但她更喜歡那個很用力愛別人的自己。

烏雷也以為他很愛阿布,所以才會將自己完完全全交給她。

也許是的,但他愛的更多是藝術本身,更是愛那個跟她在一起時的自己。

太過於相似的兩個人或許本就不應該在一起。

阿布和烏雷的故事沒有結束,可最好的結局,是剛好停留在這最美好的時候。

有些人能一起轟轟烈烈的愛過恨過,就已經不負此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