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家道中落的女作家,為借錢與多名男人來往,想不到死後卻成了鈔票上的肖像!

  2018-04-11

首位肖像登上日本紙幣的平民女性樋口一葉(1872-1896)。

 

一副充滿了年代感的造型,一張看著呆滯又帶著些怨氣的表情。

直到很後來在PS4的新廣告當中,又看到了這個已經十分「熟悉」的臉。

 

因為是降價廣告,便宜了一個「我」是賣點。

 

雖然在廣告裡面,這個角色被玩的很歡樂,但是在現實當中,的確是一位很苦的角色,就像是對她的第一印象,緊繃著的有些怨氣的臉。

 

在那個廣告之後,才看了關於她的故事,難怪表情會看起來特別的苦。

因為是女孩子,沒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因為家庭的敗落,而被未婚夫退婚。

活脫脫「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但是,她為憑什麼登上5,000日元的紙幣?

天賦異禀家道中落

1872年,樋口在東京都千代田區內幸町出生。

 

父親是明治新政府的下級官吏,同時還順便做著不動產跟金融的買賣。

當時的她,是在一個完全不愁金錢的家庭裡長大。

小學的時候成績第一,從小就展現出了比其它人更優秀的部分。

但是,受傳統觀念影響之下,在這之後母親就沒有讓她繼續上學。

而是「女孩子不需要學問,需要持家」,就被辦了退學。

離開了學校的她十分悲痛,在日後公開的日記中曾寫道「這是悲傷又難過的經歷」。

樋口的筆跡

 

看到女兒如此悲傷難過,父親決定送她去專門學習和歌的私塾「萩の舎」。

這裡跟學習現代科學不同的是,以古典文學跟和歌為中心的學習私塾,參與其中的大多是中上層階級的大小姐。

在大小姐當中,她也絲毫不示弱,潛心學習把心思放在了和歌的創作上面。

那個年代的大小姐們

 

在這之後,樋口家發生了一系列的變故。

父親在退休之後出資經營拉貨車的生意失敗,在加上原本不動產跟金融方面也變的負債累累,1889年病死的時候樋口一葉才17歲。

之後哥哥也去世,一葉年紀輕輕就被迫擔起這個家,只剩下母親跟妹妹的樋口家,急轉直下,變的窮困至極。

妹妹、母親、樋口

 

坎坷的情感與「奇蹟的14個月」

在父親去世之後,曾指腹為婚的對象「澀谷三郎」一家也悔婚。

 

此時的樋口一家,透過女紅跟洗衣服的來換取微薄的收入,但是眼睛有近視的樋口也對體力勞動抱有非常強烈的抵觸感。

在看到同學透過出書賺錢之後,決心開始寫書來貼補家用。

之後一葉與朝日新聞編輯,作家「半井桃水」相識。

半井桃水對於樋口可謂「一見鍾情」,並擔任了她的指導老師。

作為一葉的老師,長久的關照與指導讓一葉對老師產生了仰慕之情。

 

最後因為誤會以為半井桃水跟別人有私生子而不再聯繫,但內心還是喜歡對方的,卻無法將自己真實的情感流露,而患上心病。(這個男人對她影響最深,三郎曾經找上她要娶她為妻,但因為當時對半井愛得深,而沉拒絕了悔婚的澀谷三郎。)

 

因為沒有面向大眾的作品問世,樋口家的借債越來越多。

「從昨天起,家裡已經沒有錢了。」   1893年3月15日

「就連借錢的門路都已經被堵死了。」   1893年3月30日

就在這之後,樋口一家搬到了台東區的「吉原遊廓」附近。

很多人來日本旅行可能都會去淺草寺觀光,就在淺草寺後面曾經有一個非常著名的「青樓區」——新「吉原遊廓」。

 

母女三人開始在這裡經營,一間傳統果子跟雜貨用品店。

因為就在遊郭旁邊,就此一葉對於遊女們的生活漸漸熟識。

成為靠著賣身賣藝為生的年輕遊女們,即便在非常低賤的底層,仍舊努力生活的樣子,讓一葉找到了寫作的方向。

因為資金不足的問題,雜貨店的經營最後也是以失敗告終,隨即搬走了這裡。

 

在這之後,寫出了許多留名文壇的小說。

因為自身的貧困境遇,加上在遊女混蹟的地方生活,自然積存了不少故事。

透過雅俗共賞的方式,表達了一位女作家的全部心境。

幾部代表了明治時期女性跟社會之間的關係,自身無可替代的社會意義跟經典小說的接連問世。

 

幾部代表作的主題,涵蓋了:「下層遊女的生活」,「貧困家庭在迎接大年夜」,「家庭暴力跟男女之間的修羅場」,基本都是「在沒有貴賤之分的底層沉浮,最為真實的女性故事。」 

這種高產的集中爆發,被文學界成為「奇蹟的14個月」,也可以說的上是「真」日本近代文學的開端。

 

在這像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吶喊過後,如宿命一般,樋口一葉患上了奪走哥哥性命的「 肺結核」,年僅24歲。

2004年樋口登上日本紙幣的首位平民女性,取代了之前的5,000日元肖像新渡戶稻造。

 

給人感覺到一種遲來的女性正義。

樋口一葉是她給自己起的筆名,因為受佛裡達摩祖師「一葦渡江」的典故而來。

也像是給自己下的詛咒:雖年紀輕輕,在人海浮沉,憑一葉扁舟,終渡了自己。

 

100多年前的她,都在提醒現代女性的一切:

有權利拒絕女紅之類的針線活,可以不接受刻板印象的「性別設定」。

面對愛情,直面坦誠,敢愛敢恨。

遵從內心,拿起筆直面平民的生活。

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縱使精彩一瞬如櫻花般短暫。

在100多年後登上5,000日元紙幣,她當之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