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好好的富二代不當,反而賣掉老爸打拼多年的公司建立起傭兵集團,後續的發展令人意想不到!

  2018-04-16

今天我們要說的是他,Erik Prince,這個留著美國大兵頭、面容冷峻、時常身著筆挺灰色西裝的哥們,身上有很多標籤,富二代,慈善家、前美國海軍特種部隊「海豹突擊隊」隊員。

然而,他最為人熟知的頭銜,還是黑水國際(Blackwater Worldwide)——世界上最大軍事保安公司的創始人。

 

這個熱衷於軍事的富二代,不願安穩地經營家族的機械製造業,他在十年間,把一個創立之初只有6人的公司,發展壯大成為名噪一時的世界最大保安公司。

在他巔峰時期,媒體認為,只要他一聲令下,可以奪取一個小國的政權,然而他的黑水帝國,最終逃不過分崩離析的命運。

這一切,讓我們從頭說起…

1969年6月6日,Erik Prince生於美國密西根州的霍蘭(Holland),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老爸Edgar Prince以前是個推銷員,幹著一小時40美分的工作,後來有了一定積累的Edgar Prince和6個同事一起創辦了Prince機械製造公司,主要生產壓鑄機器。

 

老Prince很有經營頭腦,沒過幾年,Prince製造便發展壯大,成為了美國汽車行業主要的零件供應商,Prince製造也成長為身家數十億美金的企業。

那時候的小Prince過著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弟生活,然而和其他的富家子弟不同,他是個不安分的富二代,他從小最感興趣的,是軍事。

7歲的時候,他便自己做了一堆鉛製的士兵,然後自己推演兩軍對壘的盛況,除此以外,他更是幻想自己能上天下海,馳騁疆場。

他無時無刻不在為成為一名軍人而努力,在16歲正式拿到駕照之前,他就學會了駕駛飛機和遊艇,在家鄉的H霍蘭基督教中學念完高中之後,他便心心念念著要加入美國海軍。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被美國海軍學院錄取,然而,進了海軍學院的Prince卻失望地發現,這里和自己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海軍學院畢竟不是部隊,Prince不喜歡這裡的氛圍,他感到無比壓抑,於是待了三個學期之後,Prince便果斷轉學去了希爾斯達耳學院。

這期間,1990年,他主動申請了白宮的實習生職務,雖然職位比較低,但對21歲的Prince來說,能在喬治·布希總統(老布希)手下工作,也算一份難得的經歷。

但在Prince的內心深處,他依然沒有放棄從軍的夢想。

 

機會終於來了,1992年,Prince報名參加了海豹突擊隊的考核,這是一段讓他一輩子難忘的經歷。

海豹突擊隊的選拔嚴苛到難以想像,「我被海軍候補軍官學校錄取之後,每天游泳數小時,增加做引體向上和伏地挺身的數量。但是,海豹突擊隊裡訓練的要點不是你能舉起多重的東西,而是你在陸地和水上如何自如地行動。每位海豹突擊隊員都必須是武裝泅渡、高空跳傘、航行、爆破和其他一系列技能的專家。」

 

最後,經過層層選拔淘汰,進入最後階段的僅有120人,他們又經歷了長達六週的「地獄週」考驗,Prince差不多只剩下了半條命:「我們這些人要跑200多英里,每天訓練長達22個小時。六天裡總共才睡了大約四個小時。儘管每天攝入7000卡路里的食物,體重還是不斷下降,『地獄週』快結束之時,我們的『跑步』其實已經算不上在跑,而是強行挪動,因為肌肉已經僵硬,膝蓋發軟,完全使不上勁。」

 

所有測試結束之後,120人淘汰掉了100多人,這100人會繼續到海軍其他部門服役,但永遠也沒有機會再進入海豹突擊隊,而Prince留了下來,成為了精英中的精英。

Prince感慨萬千:「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榮譽!」

之後的幾年,Prince被分配到海豹突擊隊第8分隊,多次前往海地、中東、巴爾幹等地執行任務。

實現了軍旅夢想的Prince,在海豹突擊隊度過了幾年辛苦又幸福的日子。

然而,1995年的兩件事,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這一年,Prince的父親去世,妻子又患上了乳癌,Prince左思右想,最終決定從海豹突擊隊退役。

為了家庭,他接手父親留下的家族企業Prince機械製造公司,如果就這麼幹下去,Prince會成為一個正常的富二代,繼承家業,過上殷實的富家子弟生活。

 

然而,他那不安分的靈魂,注定要折騰出一番大事。

1996年,剛剛接受Prince機械製造一年的Prince又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以13.5億美元的價格,把公司賣了。

賣掉公司的Prince過了一段富貴閒人的生活,這段時間裡,他靜下心來思考,自己以後究竟要幹點什麼?!

前半生幾乎都在軍隊摸爬滾打,Prince對軍旅生活難以割捨,而自己也繼承了父親的商業頭腦,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想來想去,他決定,從事和軍隊有關的生意。

1994年發生的盧安達大屠殺,更是讓Prince醍醐灌頂,在戰亂頻發的地方,金錢,設施都是次要的,人們最最需要的無形資源,是安全保障!

 

「那場屠殺真的震撼了我,它讓我意識到,不能端坐在後方高談闊論,而是要立刻行動起來,解決這些戰亂地區的安全保障問題!」

普通人眼裡,戰爭意味著破壞和災難,然而對於混過海豹突擊隊,又在商界錘煉過的Prince來說,他看到的是滿眼的商機。

為了生命安全,無論政府,企業還是普通民眾,都願意為此付出難以想像的高昂價格!

Prince決定了,他要成了一個世界級的保安公司,在世界上最危險地區,專職開展私人軍事、安全顧問等一系列和高級保安有關的業務。

說幹就幹,1997年,Prince在維吉尼亞州正式成立了黑水美國(Blackwater US,後更名為黑水國際Blackwater Worldwide)。

他提出的目標是,讓黑水成為「全球最全面的專業軍事、執法、安全、維持和平與穩定行動的公司」。

 

還在北卡羅萊納買了24平方公里的土地,建立了一個特別行動培訓學校,「黑水」這個名字,就來自於學校附近那幾塊深色的泥塘。

 

和當年父親創業一樣,Prince的黑水公司成立之初也只有6名員工,他們在荒無人煙的野外基地開始了Prince夢想中的保安訓練,基地的設施非常齊全,小型機場,打靶場,汽車戰術賽道,人工湖應有盡有,每天能供1000多人同時訓練。

 

但是,訓練的內容一點也不輕鬆,Prince拿出了當年海豹突擊隊的那一套折磨人的手法,黑水國際的員工們,除了地獄般的訓練,還要和響尾蛇這類危險的野生動物打交道。

 

除了自己訓練,他們還僱傭了很多退役軍人,退役特種部隊成員。

就這樣,經歷了煉獄般的考驗,黑水國際出來的保安人員,很多都是以一當十,個頂個的好手。

 

2001年,震驚世界的911事件爆發,美國政府開始認識到,單憑自己的保安能力,不足以保障戰亂時期的安全,於是美國國務院開始透過軍隊的一些關係,和黑水公司搭上了線。

2003年,黑水公司得到了他們成立以來的第一份大合約,當時,美國占領伊拉克後不久,黑水公司負責保護時任美國駐伊最高行政長官Paul Bremer,這份大單一直持續到2004年美軍向伊拉克移交政權為止。

 

就在黑水剛剛闖出點名聲,就遭遇到了公司成立以來的第一次重大打擊。

2004年3月31日,4名僱傭軍在伊拉克費盧杰執行任務時遭到伏擊,全部陣亡,之後他們的屍體還被伊拉克當地武裝分子和暴民焚燒,燒焦的屍體被拖著遊街示眾。

這4名僱傭軍人都來自「黑水公司」,都曾在美國特種部隊中服役過。

其中三人的照片

 

儘管遭遇到打擊,但在大部分保安任務中,這些拿錢辦事的僱傭軍,顯然很好地協助美軍完成了保安任務。

很多時候,他們衝鋒在前,比正規軍還賣力,能力上,他們的訓練不亞於海豹突擊隊這些特種兵,戰鬥力也絲毫不遜於正規軍。

一些美國政府不希望自己正規軍隊做的事情,很多都外包給了他們。

 

2004年6月以來,黑水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布希政府給黑水公司支付的「全球外交保安服務費」高達3.2億美元。

 

儘管遭遇到了各種挑戰和阻力,但黑水國際依然以無比迅猛的勢頭髮展,用安全專家的話說,這是一個價值1200億美元的市場:

「所以你能看到在奈及利亞,企業僱用的武裝人員和攻擊鑽井平台的當地叛亂分子交火。在阿富汗,私人保鏢成功挫敗了又一起針對總統卡爾扎伊的刺殺行動。在哥倫比亞,一名僱傭軍飛行員在向種植古柯樹的地面噴灑藥物時遭到游擊隊的攻擊。在伊拉克和伊朗邊界,私人擁有的直升機運送美國特種部隊執行秘密行動,高級私人保安公司已經不可或缺了。」

 

除了在戰亂地區幫忙執行保安任務,黑水公司也會參與國內的行動。

2005年9月,美國國土安全局就僱傭黑水公司參與卡崔娜颶風過後的救災行動。

 

黑水公司的飛機,幫忙運送了11噸救災物資,解救了121名被困平民。

 

黑水的影響力在不斷擴大,Prince也越來越志得意滿,在他心目中,那個理想中的黑水國際——一個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的武裝,似乎要成型了。

 

2006年5月,在約旦首都安曼舉行的特種部隊裝備會展上,黑水公司副董事長Black更是自豪地宣布:黑水公司的僱傭軍可以到世界任何一個戰亂地區執行任務!

 

彼時,黑水國際已經是全球最大的保安公司,每年收益高達約1200萬美元。

在全球9個國家有2300名僱員,還有2萬名僱員隨時待命,20架飛機嚴陣以待。

毫不誇張的說,黑水國際已經成為一個相當規模的私人武裝力量,甚至有媒體把它和19世紀稱霸世界,英國政府的僱傭軍「東印度公司」相比較。

 

盛名之下,這個除了美國政府,誰也管不了的私人武裝開始出現麻煩了。

2007年9月16日,黑水公司的車隊在巴格達西南部曼蘇爾區遭到襲擊,黑水人員隨即開始還擊,卻不幸導致8名伊拉克平民被打死,13人被打傷。

消息傳出,國際輿論一片嘩然,人們紛紛指責黑水公司「不尊重生命價值」、「只為金錢所驅使」、「將魯莽變成收益」。

黑水公司頓時陷入了輿論的漩渦,Prince出席聽證會,試圖用黑水公司員工犧牲的慘烈圖片,引起人們對黑水的理解和同情。

 

2008年,布希被伊拉克記者扔鞋事件中,黑水的保安人員依然高光了一把,他們第一時間制服了扔鞋的記者,而布希自己的專職保安,特勤局的人之後才姍姍趕到。

 

就在這樣的壓力下,黑水行動的各種髒活和暗地行動被曝光,輿論對黑水國際開始口誅筆伐,黑水多年來在參與保安行動中射殺平民事件也不斷被媒體翻出來。

2009年,頂不住巨大壓力的Prince宣布辭去CEO的職務,黑水公司的業務重心也被迫轉移到培訓和後勤上,還將公司名「黑水」改為「Xe」公司。

2010年,黑水被外國投資者收購,黑水公司這個名字不復存在。

十年時間,黑水從為美國政府幹活的一個世界一流私人保安公司,淪落為全世界討伐的軍事惡魔集團。

 

然而,淡出僱傭兵領域的Prince並沒有就此銷聲匿跡,2012年,他在阿布達比成立了邊境資源集團(Frontier Resource Group,縮寫FRG),專注為在非洲投資的公司提供航空運輸、物流管理和安全保障在內的一攬子服務。

「這家公司發揮了我很擅長的後勤協調能力,我還能在晚上與家人一起共進晚餐。這是我父親當年竭力做到的事。只有上帝知道我還能在世上活多少天。但與此同時,我在享受更加安靜的生活。」

然而,作為一個前海豹突擊隊隊員,他那顆不安分的心永遠在悸動不安,2014年ISIS異軍突起,大肆屠殺平民的時候,Prince還曾拍案而起:「要不是歐巴馬政府毀了我的黑水,我們本可以到敘利亞和ISIS浴血奮戰!」

如今的他時常念叨一句電影台詞:「你可以搶劫我,你可以餓著我,你可以打我,還可以殺了我。就是別讓我感到無聊...我可不是那種能長時間坐得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