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剛生下第三胎的甘比打敗李嘉欣,爭來700多個愛馬仕包,到底38歲的她憑什麼贏得大劉青睞!?

  2018-04-17

每個嗜包如命的女人,人生的終極目標大抵都是一隻愛馬仕。

即使嘴上再怎麼嫌它老氣、笨重、不好看,但倘若收到一個當禮物,很少有人能控制住自己的欣喜若狂。

香港富豪劉鑾雄向來喜歡送女人愛馬仕,李嘉欣、關之琳、蔡少芬……那些知名的香江大美人,都曾被他用包包套牢。

據說,大劉買的愛馬仕多到要用倉庫裝,隨身邊女伴的流轉,包包們也幾度易主。

可是沒想到吧,任你這些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來來去去,最後能真正擁有這些愛馬仕的歸屬權的,卻是相貌平平的甘比陳凱韻。

劉鑾雄和甘比

 

甘比繼承的,還遠不止一倉庫的愛馬仕。

幾十年來,在一眾才貌出眾的美人堆裡,只有她上位成功,成了劉鑾雄的妻。

商場、債券、股份、房產……所有資產總和超過547億港幣(包括一年來增值部分)。

如今的甘比,不只是劉鑾雄的妻子,同時一躍成為香港女首富。

 

很多人問,憑什麼是甘比?

畢竟,這個坐擁上千億資產的男人,拋棄過髮妻,早已習慣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離婚後這麼多年,沒有一個女人降服過他。

他是獵手,享受狩獵這個過程本身,大劉追求女人,小則送愛馬仕包包,大則送房送車,出手就是幾百上千萬。

劉鑾雄和李嘉欣

 

倘若被他垂青,陷於物質的美夢不可自拔,簡直太簡單。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細心安放,妥善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顛沛流離,免我無枝可依。」

在一個願意養自己的有錢人面前,甘願淪為一件精緻收藏品的女子,太多了。

電視劇裡的形象,有那個《我的前半生》裡的羅子君。

嫁了年薪百萬的陳俊生,就安心做家庭主婦,除了買買買之外別無長處。

被拋棄時才發現,自己除了是奢侈品店VIP外,一無所有。

 

而現實生活裡,也不乏有著李念這樣的女孩。

憑藉《蝸居》一夜爆紅,卻選擇在事業的上升期息影嫁人,而後炫富成癮。

私人飛機,名牌包包珠寶,天南海北肆意揮霍,幾年除了奢侈品伴身外,自身的發展停駐不前,很快就被替換下了場。

 

她們用年輕美貌,換取了短暫的物質財富。

你說她們幸福嗎?她們或許也曾幸福過,只是這份幸福,到底是別人施捨的,來來去去的,都憑別人的心意,都太快了。 

可甘比呢,同樣為有錢人的闊太太,她卻有些不一樣。

上個月剛剛生了第三胎的她,現在出街有保姆、有保鏢,可看起來還是樸素得很。

 

這個女人最強大的地方在於,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她並非沒有被愛馬仕鎖住的歲月,按大劉的個人喜好,他身邊的女人,一定要有愛馬仕加持。

所以,甘比身上掛的鉑金包,曾經多到不重複。

 

可是內心中,她興許從不把這些包包當成自己的東西。

即使坐豪車、拎價格堪比一棟房的貴價包,她仍是用毛巾墊車座上,小心翼翼,生怕弄髒。

 

這樣的「樸素」,不偏不倚戳中了被女人謀財一生的劉鑾雄。

他曾說,最喜歡甘比「知本分」這點,她從不主動問他索要什麼,都是他看她辛苦,主動買給她。

可甘比心裡最清楚:隨手送給女人的包,是他最不值錢的禮物,背過拎過後,還是要歸還到倉庫裡去的。

她要的,是他最寶貴的信任;她圖的,是他能白手起家的頭腦。

 

為了得到信任,她幾十年如一日地陪在大劉身邊,不僭越、不索取,不跟同是大劉女友的呂麗君爭寵,專心生兒育女,照顧婆婆;

為了提高格局,她不但學品酒、學烹飪、學名畫鑑賞,從中學畢業的屋邨貧窮女,妝成豪門的名媛貴婦,更要說服大劉,即使帶孕也要學投資。

她像一個跟在劉鑾雄身邊的實習生,用漫長的十幾年實習期,把看得見的外貌和看不見的核心競爭力,都提上去了。

 

試問,有誰能這麼輕鬆得到一個身價千億的大佬,親自指點的機會呢?

相比之下,愛馬仕的鉑金包反而是蒼白無力、唾手可得的廉價貨了。

就這樣,當大劉多次病危住院時,環顧四周,最能託付身家的,不是跟他不親不熟、前妻生的一雙兒女;不是只會爭寵和買買買的女友呂麗君,只有甘比一人而已。

 

敢收愛馬仕的女孩很多,敢擔得起百億江山的女人卻鳳毛麟角。

拿到財產後的甘比,表現也很亮眼。

去年被委任為華人置地執行董事後,她馬上將自己的姐妹提拔起來——她們曾在大劉資助下出國留學,之後進入公司工作已多年。

於是公司一共4位執行董事,甘比三姐妹佔了3席。

而她自己出手的第一筆投資恆大股票,如今暴漲,收益已經超過150億港幣。

 

當實習期結束,甘比的轉正答辯,已經有了亮眼的成績:轉正成劉太不要緊,更是成為香港女首富,公司大權在握。

包包算什麼,她要的是整個江山。

大劉年事已高,未來的劉太太甘比,她的舞台還很大很大。

 

只不過,把愛情和婚姻當一門生意,最後不是贏得盆滿缽滿,就是輸得一敗塗地。

更何況,這其中艱辛又幾人可知?既不說前面付出了什麼,光是看眼前,也不妨想想,要真是一個江山要是給你,你到底是接不接得起?

所以啊,如果說有什麼最值得學的,大概是清醒。

不在平淡的愛情裡放棄向上走,也不在富裕無憂的條件下放縱沉淪。

拋開那些海市蜃樓的迷霧,能緊緊抓住在手的,唯有自己安身立命的本事。

女人啊,真是要麼永不清醒,要麼清醒到有趣,清醒到讓人畏懼。

她到底還是贏了,只不過這樣的贏,你願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