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曾獲建築界諾貝爾的84歲建築大師曝出醜聞,看完他的作品深深覺得諷刺無比!

  2018-04-17

比性騷擾更可怕的是,這麼多舉報至今沒有下文。

 

今年84歲的理查·麥爾,是當代最有影響的建築師之一,現代建築中白色派的重要代表人物。

他曾獲美國建築師協會院士、被譽為建築界諾貝爾的「普立茲克」獎。

他在全球建有超過150個建築作品。

 

就是這樣一位在建築界舉重若輕的大師,卻在前段時間被曝出震驚全球的性醜聞。

3月13日,《紐約時報》詳細報導了5位曾經被麥爾性騷擾、性侵犯的女性的經歷。

 

對此,理查·麥爾宣稱自己會離開工作6個月:「這些女性對於我曾經的語言和行動的控訴讓我非常困擾和尷尬,雖然我的記憶與她們所描述的非常不同,但如果她們覺得被冒犯了,那我很抱歉。」

▼理查·麥爾作品-道格拉斯住宅

 

作為歷史上最年輕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理查·麥爾畢業於美國康奈爾大學,1963年,麥爾在紐約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

他的建築作品包括羅馬的千禧教堂(Jubilee Church)、史密斯住宅(Smith House)、道格拉斯住宅(Douglas House)、洛杉磯的格蒂中心(Getty Center),中國深圳的華僑城會所等。

理查·麥爾作品-千禧教堂

 

理查·麥爾作品-華僑城會所

 

麥爾設計的產品都頗為簡練,既包括建築設計也包括居家設計。

他設計的作品最大的特點,是永遠有自己的特性,而不是在風格上受別人的影響而迷惑。

 

麥爾的作品,以「順應自然」的理論為基礎,表面材料常用白色,以綠色的自然景物襯托,使人覺得清新脫俗,他還善於利用白色表達建築本身與周圍環境的和諧關係。

 

他注重立體主義構圖和光影的變化,強調面的穿插,講究純淨的建築空間和體量。

「當人們問及我信仰時,我總會毫不猶豫說建築。於我而言,建築是藝術之母,我熱衷於其構圖、空間、光影等特殊表現力。」麥爾說道。

 

麥爾強健的建築作品,總是呈立方體狀,似在召喚一種超現實主義的高科技仙境,其中包含著純潔、寧靜的簡單結構。

 

在建築內部,他運用垂直空間和天然光線在建築上的反射達到富於光影的效果,他以新的觀點解釋舊的建築,並重新組合幾何空間。

 

對現代主義建築見解相近的「紐約五人組」,由理查·麥爾、彼得·艾森曼、查理斯·加斯米、麥可·葛瑞夫及約翰·黑達克五人組成。

由於他們的建築特色,總會讓人聯想起著名建築師勒·科比意,外觀多半是光滑且純白,有著現代主義雕塑風格,因此他們也被稱為白色派(White)。

▼勒·科比意-薩伏伊別墅

 

然而,麥爾的白色建築設計運用可謂是五位成員中最嫺熟的,「白色擁有最大的純度。」

「白色是一種更直接明瞭的建築語言,是光與影、空曠與實體展示中最好的鑒賞。」

 

麥爾解釋道:「白色是一種極好的色彩,能將建築和當地的環境很好地分隔開。像瓷器有完美的介面一樣,白色也能使建築在灰暗的天空中顯示出其獨特的風格特徵。」

 

「白色也是在光與影、空曠與實體展示中最好的鑒賞,因此從傳統意義上說,白色是純潔、透明和完美的象徵。」

 

然而私底下的麥爾,似乎就不像他的作品那般「純潔完美」了。

在5位站出來接受報導的女性中,4位是麥爾曾經的下屬,另一位曾經與麥爾合作過格蒂中心。

格蒂中心

 

第一位女性是麥爾曾經的助手Laura。

2009年,麥爾邀請24歲的蘿拉去自己在紐約的公寓,並給她看了他拍攝的裸體照片,隨後叫她在公寓中脫去衣服,她拒絕後離開。

事後Laura不敢和任何人傾訴,而當她幾個月後如實告知公司高層時,她很快就被解雇了。

舉報性騷擾的Stella(左)和Alexis(右)

 

第二、三位女性也都曾是麥爾的員工,她們叫Stella和Alexis。

麥爾曾經也以工作的名義,叫她們去他紐約的公寓,在她們到達後發現麥爾沒有穿衣服,還在她們面前暴露自己的生殖器官,向她們展示他拍攝的各種裸照。

 

第四位員工Judi,在麥爾事務所工作時年僅26歲。

工作開始不久,公司中其他的同事就提醒她:不要和麥爾單獨待在一間辦公室裡。

在入職僅僅兩個月後的公司活動上,麥爾就把自己的手放進了這位女性的裙子裡,撫摸她的下體。

 

第五位女性是70歲的傢俱設計師,Carol Vena-Mondt。

30多年前,在與麥爾合作格蒂中心時,麥爾依舊邀請她到自己的居所。

去了之後麥爾就開始強吻她,用手把她拉住,並把她按倒在床上。

Carol不停地反抗掙扎,最後好不容易掙脫,飛速奔到自己的車子裡鎖上車門,麥爾還不停敲她的車窗,威脅她下車。

 

諷刺的是,在今年1月,麥爾還在母校康奈爾大學建築學院成立了一個獎學金,專門用來資助鼓勵年輕優秀的女學生。

在公開場合,他把自己包裝成女性建築師支持者,曾經公開支持女建築師Dennis Scott Brown,並表示願與她的丈夫共同分享普立茲克獎,把自己渲染成女權支持者。

建築師Dennis Scott Brown與丈夫

 

麥爾性騷擾事件曝光後,他的母校康乃爾大學建築學院的院長肯特·克雷曼(Kent Kleinman),對於《紐約時報》的報導發表了聲明:「麥爾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康乃爾也會就此拒絕麥爾的捐款和贊助。」

康乃爾大學一角

 

性騷擾,讓多少職場女性丟了飯碗,讓多少學生害怕不敢去上課。

比性騷擾更可怕的是,這麼多舉報至今沒有下文,而大多群眾們仍選擇觀望……

 

無論藝術上有再高的成就,如果做出侵犯他人的違法行為,希望法律和社會終將能給受害者一個滿意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