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這對情侶毅然辭掉工作消失一年,隨後更新的照片讓許多親友看紅了眼!

  2018-05-07

你是否每天穿梭在鋼筋水泥的都市森林中,想要抬頭看看太陽,也只是辦公大樓上反射過來刺眼的光,都說大城市的人,是生存而不是生活……

他叫Harry ,在設計公司工作。

她叫荷包蛋,在網路公司工作。

當真正認識荷包蛋和Harry時,他倆還在寮國。

聽他們偶然說起曾經的故事,心中感慨萬千。

 

故事要從頭說起。

和多數大學生一樣,剛畢業的兩人就在大城市咬牙打拼。

跟所有人的生活類似,面對著日復一日壓力劇增的工作和一眼望到頭的日子。

 

厭倦了城市的條條框框,表面上逛商場,聽演唱會,說著各種潮牌和網紅店的名字似乎是有「品位」的象徵,其實並不快樂。

 

工作多年後,日子平穩了,人也懶散了,想到荷包蛋和他曾經夢想,想去全國各地甚至世界看一看,荷包蛋和Harry心中萌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辭職,逃離。

說出來簡單,但如果真的做決定,誰都不可能不去考慮那些即將擁有的—— 升職加薪、買房買車這些現實的東西。

把到手的東西平白無故的丟掉,這筆帳,怎麼算都是虧的。

每一次算到一半,荷包蛋就告訴自己。

如果算的太清楚,我就不可能走的掉了。人有時候就是因為太聰明,才把自己困住的吧。

 

後來Harry想了很久,最終下了決定。

「我愛人喜歡旅行,我想帶著她出去看看,兩人能夠有機會同時辭職去做一件事,這樣的機會在以後的生活中不一定會再有了,你知道,有些決定很容易被一些東西誘惑和羈絆的,這也是我毅然辭職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首先要有一台車,拒絕旅行團,拒絕賓館酒店,為了省錢便利,他們決定找一輛房車,吃住都在上面。

真正的房車當然是買不起的,但奈何荷包蛋有一個設計師男朋友在此,任何想法都難不倒他,Harry透過自己上網查攻略,他決定手工打造一輛房車。

 

於是在去年7月,他們買了一台二手中型巴士。

 

年輕人喜歡混合式空間,社交、娛樂、工作都不能耽誤,偶爾來了三五好友,還能一起喝杯茶,在僅僅12平方公尺的空間內,如何滿足自己這些需求,是荷包蛋和Harry考慮的問題。

想要的方案逐漸形成後,荷包蛋開始徹夜畫平面圖。

 

再後期利用軟體製作效果圖,對Harry來說 3D建模小Case。

 

出門遠行,儲物空間當然必不可少,巴士的上面和後面都是儲物的地方,廚房和浴室也都設計在角落裡,這樣整個巴士看起來就會很通透,也不會顯得那麼擁擠了。

 

空間裡的設計也會有很多便捷的地方,比如遇交警檢查時,可迅速將左邊的「床腳」變幻成2張座椅。

 

晚上要睡覺時,只用將旁邊的沙發抽出,與兩張椅子合併,就變成了一張床啦!

 

除了車裡的水電等基礎設施,所有的木製結構都是荷包蛋和Harry親手製作的。

量好尺寸、切割、裝訂、打磨,改裝一輛車下來,基本的手工活,荷包蛋全都會了。

雖然累了些,但看著從無到有,那滿滿的成就感蹭蹭的漲。

 

任何細節都不能忽略,翻模打磨直到尺寸合適。

 

經過了不斷摸索、嘗試,兩個月後,一台高顏值、舒適的房車,竟然真的被他們改裝了出來。

在合理合法的情況下,一台剛入手的普通中型巴士,在Harry和荷包蛋手中搖身一變,成了一個「五臟俱全」的溫馨小家。

 

白天開車四處兜風,晚上開燈相擁而臥。

「一個家是否溫馨,是當你看到這個家時,就已經想像到自己生活在裡面的樣子」,泡一杯牛奶,放一首音樂,看一部電影,荷包蛋和Harry的房車就有這樣的魔力,溫馨、浪漫,並且實用。

 

看著坐在車裡的Harry,在荷包蛋心裡此時真的幸福到昏厥:「我自己只負責想像,他在來操心這樣是否安全,是否穩定,風格都是我說了算,他一直遷就著我……」

房車有了,說走就走,從11月開始,荷包蛋和Harry一路從杭州到廣州、廣西,黔東南、黔西南,大理、騰沖、瑞麗緬甸邊境,臨滄,版納一路向下到寮國。

 

別看現在的路線挺明確,其實一路上荷包蛋和男朋友Harry都沒有明確的目的地,說是「佛系」旅遊一點沒錯。

更多的是走走停停,喜歡一個地方就多待一段時間,一直移動會很累,找一個舒服的方式讓自己慢下來,就是此行的目的。

 

就算是到寮國,按荷包蛋的話說也是「順便溜過去的,車子開到磨憨口岸順便試了試,結果發現很容易就開過來了,那既然到了就待一段時間吧…… 」。

就這樣,我們到寮國逛夜市去了……

 

旅行的途中,也不斷嘗試新的生活,每到一個地方,體驗當地的風俗,拍下美到窒息的照片,成了Harry和荷包蛋最喜歡做的事情。 

 

比如烏雲密布的草原,感受大自然的秀美與壯麗。

 

然後跑到鳳慶去採茶。

 

又來到瑞麗邊境,眺望對面緬甸那綿延起伏的山脈。

 

與寮國當地人學竹編,感受不同地域文化帶來的好奇心之旅。

 

在大理放孔明燈,將所有的祝福和心願隨著孔明燈一起,放飛在夜空中。

 

用貴州老繡片給自己做一個充滿民族特色的流行款——內衣外穿。

 

在騰沖附近的村子裡,看火山群,研究地貌,這些神神秘秘的地形對荷包蛋來說太有吸引力了。

 

在洱海邊拉開窗簾躺著看日出,看著太陽從一點亮光直到慢慢探出腦袋,還沒等太陽完全升起,兩人就又睡著了。

 

在北海海邊的沙灘上丟飛盤,吹著海風曬著太陽,搬個桌子出來喝茶吃芭蕉打盹,醒來就去丟飛盤看日出,坐在海邊等漲潮。

 

找一個舒服的姿勢,任由時間從身邊溜走,看著船隻由近到遠,再由遠到近,把所有的煩心事拋向腦後,這一刻只是發呆...發呆...發呆...。

 

荷包蛋和Harry每到一個地方,就在當地打打零工賺點路費和生活費。

比如幫賣緬甸貨的老闆看店賣貨,或者每到一個地方蒐集一些好吃好玩的小物件,一些市場上比較難找的款式,然後再賣給喜歡的人。

他們透過這樣的方式,增加了收入,也緩解了不少日常開銷的壓力,不向父母開口要錢,一切都要靠自己,是他們這次旅行的準則之一。

▼Harry在替老闆看店

 

比起消費頗高的快餐和飯店,在旅途中逛市場,買新鮮的食材成為他們的選擇,自己在車裡親自下廚做一頓豐盛的晚餐,標準不比飯店的低,價格卻很實惠。

 

填飽了肚子就繼續玩,從瑞麗一路南下,潑水節即將開始的前一天剛好路經版納。

既沒親身經歷過又沒做過功課的兩人,兩人一頭霧水的捲入了這場狂歡。

 

潑水節都聽說過,但有組織有紀律還有日程表的潑水節你見過嗎!換句話說,指定時間內耍流氓才不會被人追著打。

 

拍這張照片的人,下場已經想到了,只想問一句:相機還好嗎?

 

說到這麼久的一段旅途,荷包蛋和Harry的旅途也不全是歡樂,也有爭執,也鬧過彆扭。

但就像荷包蛋坦言,房子再小也是生活,爭吵拌嘴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很多時候,我們都在抱怨生活,抱怨身邊的人和事,其實很多事情,只是心態變了,看世界的方式也就變了,沒人應該為你做什麼。

所謂真正愛一個人呢,就是爭吵過後依然想要愛他的衝動。

 

也許只有真的慢下來,回頭看看,才會發現,曾經的自己,為了那一口麵包,急躁匆忙,失去了多少人,又錯過了多少事。

 

鋼筋水泥困不住一顆想要逃離的心,荷包蛋如釋負重地說:

「如果當初沒有出來,而是選擇繼續留在那裡,我未來幾十年的目標可能就是房子車子和票子,所有的可能性對我來說都是0,我要學會圓融的生存下去,成為懂得運籌帷幄的人」。

「每當想到這,我就背脊發涼。」

 

如今,Harry帶著荷包蛋還有一隻貓,在寮國的山間小路中一路向南,聽著音樂唱著歌,兩個人吃飯旅行到處走走停停,彼此擁抱親吻對話談心。

和最愛的人過著這樣的生活,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