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喬裝跟蹤、臥底潛入人家家裡,這一幫大叔就這麼把「鬼抓人」玩了半甲子!

  2018-05-09

對於下面這十個中年大叔來說,二月份是他們最「害怕」的一個月。

 

「在二月,特別是最後四五天,誰都不能相信!」一個大叔說。

「每天出門前,我都會讓我的狗先出去溜一圈,檢查一下前院有沒有人。」另一個大叔說。

「因為事情總是發生的非常快,讓你措手不及。」

是的,每年一到二月,這十個大叔就會想方設法遠離人群,要麼去遠方度假,要麼宅在家裡不開門、躲在車子裡不出聲,即使偶爾出門也是遮遮掩掩……

 

他們這樣做並不是因為有什麼特殊身份,事實上他們不是諜戰特務也不是黑幫大佬,就是十個來自各行各業的普通人。

他們這樣做是因為,這十個人,正在進行一個已經持續了長達了30年的「鬼抓人」遊戲。

而這個有趣的故事,得從30年前說起……

30年前,Joe Tombari還只是一位普通的美國高中生。

 

跟他一起,有9個關係特別好的哥們,Mark、Rick、Bill、Sean、Brian、Joe、Chris、Partick和Milke。

 

那是一個沒電腦沒手機的年代,男孩子們都是靠「真人PK」來打發無聊時間,而對於這十個高中生來說,他們最喜歡玩的是一個叫做「鬼抓人」(TAG!YOU'RE IT!)的真人遊戲。

「鬼抓人」這個遊戲並不複雜:

一群人分散在操場上,其中一個人負責當「鬼」,當「鬼」碰觸到某個人之後,被觸碰的人就成了「鬼」,他得開始觸碰別人,直到碰觸到下一個人才能解放。

隨著時間的發展和對遊戲的熟練度提高,「鬼抓人」遊戲對這十個高中生來說,難度也慢慢提升,不再僅僅是一個在操場上跑動的遊戲。

 

他們會開始依靠策略和計謀進行遊戲,躲在各種迴廊裡,互相監視著彼此或者給彼此「埋坑」,用各種方式來碰觸到別人或者避免被別人觸碰,整個高中生涯,這十個小伙子都沉浸在這個遊戲裡不亦樂乎。

在高中畢業前最後一個夏天的一次遊戲中,Joe Tombari成為了「鬼」,原本他差一點就能「解放」了,但是狡猾的小伙伴把自己鎖在了車裡,讓他碰不著。

沒辦法,Joe只能喪氣的回了家……

 

誰也沒有想到的是,那也是他們高中最後一次玩「鬼抓人」遊戲,在那個夏天之後,這十個人就因為高中畢業而分道揚鑣了。

他們上大學的上大學,開始工作的工作,搬家的搬家,結婚的結婚,一直都沒有繼續玩「鬼抓人」的遊戲,Joe也從17歲開始,一直保持著「鬼」的身份。

直到在高中畢業的8年之後,這十個人又在一次聚會中重逢……

當初年少氣盛的小伙子們已經都變成了穩重的成年人,他們有的是牧師,有的是律師,有的是老師,有的是工人,有的是漁夫。

 

雖然樣子已經不太一樣,但是他們的心並沒有變老,在聚會時,忽然有人提起了當年他們熱愛的「鬼抓人」遊戲,每個人都懷念起往日時光。

那種捕獵的刺激,被捕獵的緊張,青春的朝氣,還有互相使壞的可愛,都讓他們難以忘懷。

當了八年「鬼」而有些耿耿於懷的Joe提議道:「為什麼不繼續進行這個遊戲呢?」 

沒想到,這個提議居然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認同!

另外九個人也表示,希望可以繼續進行這個遊戲,既然這樣,那就說幹就幹,讓這個遊戲持續下去吧!

 

不過成年人進行遊戲,自然不能再完全照搬以前青少年時期的模式了,他們沒有時間也沒有體力繼續像當初一樣,有事沒事就集合在一起在某個操場上狂奔啊!

於是他們決定,將游戲的範圍擴大——任何地方都行,只要能抓到彼此。

但是,由於這十個成年人忙碌的工作和住在不同的地方,因此他們定下了君子協議:

在被觸碰的短時間裡,反過來觸碰對方是無效的,被觸碰而成功轉換成「鬼」的人,必須在10人群聊組裡告知大家自己的身份,「鬼抓人」遊戲只能在每年的二月份進行。

 

而這,也就是後來大家為什麼最「害怕」二月份的原因。

在當初那個在訂下規定的那個聚會上,這十個人還很天真,覺得這個計劃很可愛很美好,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究竟為自己挖了怎樣的深坑。

但這都是後話了,在當時這群大叔就這樣彼此約定,開始了成人版「鬼抓人」遊戲,並且持續了二十多年,每一年都被弄成了「諜戰大片」。

在一開始,大家的套路還比較簡單……

比如,身為「鬼」的那個人會事先打聽好某個同伴在哪兒,然後過去捕捉,像這樣在餐廳製造「偶遇」。

 

或者稍微高級一點,埋伏在某一個同伴回家的路上,乘其不備拍上一掌。

就像這樣……

 

▼Rick在西雅圖一家停車場成功觸碰Chris

 

和這樣……

▼Joe某天在下課之後被觸碰

 

但是慢慢的,這種招數就不太好用了,因為大家都開始有了防備,他們在走路的時候都會眼看四路,耳聽八方,甚至開始下意識的東躲西藏。

 

在發現簡單的埋伏已經很難成功了之後,這十個男人也開始絞盡腦汁,思考更狡猾的方法,畢竟誰也不想在二月最後成為「鬼」,那樣就要活生生遭受長達一年的「羞辱」。

Mike氣憤的說道:「有一年,我在午夜的前幾個小時成為了「鬼」,那種感覺真的太悲涼了!」

▼Milke在午夜前被觸碰現場

 

相信其他人,也是這樣覺得的……

為了不做一年的「鬼」,這群大叔真的開始發力了,一年12個月,有11個月他們都在策劃思考如何觸碰別人和防止被觸碰。

結果,他們還真的琢磨出來了不少複雜的套路,「鬼」觸碰別人的花樣也是越來越複雜。

比如說,串通目標人物的身邊人。

然後潛伏在目標人物的身邊,突然出現完成觸碰,有跟目標人物家人串通躲在壁櫥裡的。

 

有跟目標任務的朋友串通躲在後車廂的。

 

Joe就曾這樣被坑過一次。

那是幾年前,他的一個朋友(非十人組)跟他說自己買了輛新車,要給他看看,他沒怎麼猶豫就去了,結果你猜怎麼著,當Joe打量朋友新車的時候,十人組裡的Sean突然從後車廂出現,觸碰了他。

 

原來,這個朋友居然是和Sean是串通好的!

Sean為了擺脫自己去年當了一年「鬼」的恥辱,不惜從西雅圖直接飛到了Joe所在的舊金山,偷偷聯繫了他的朋友,並且躲在了朋友的新車後車廂裡,給Joe設了一個局。

Sean的突然出現把Joe的老婆嚇了一大跳,她甚至還摔了個大跟頭,不過在了解事情經過之後,她也沒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並且歡迎Sean的到來。

另一個十人組常用的套路,就是喬裝打扮。

▼打扮成女人

 

▼打扮成維修工人,都是用慣了的手法

 

這是裝扮成路人的Chris,他此刻正站在另一個Joe日常餐廳的門口,裝作毫不經意的樣子。

 

在看到Joe來到餐廳時,他立刻上前。

 

成功觸碰。

 

Joe看到他的裝扮,笑了個半死。

 

但是不管怎麼樣,現在Chris解放了,Joe成了「鬼」。

到了第二天,Joe也開始喬裝打扮,他裝扮成了「火辣奶奶」,目標是Rick。

 

在Rick不在的時候,他是這樣埋伏的。

 

在看到了Rick之後,他立刻上前,觸碰成功。

 

但是,熱愛喬裝的人有時候也會走眼,有一年,Joe Tombari和自己的妻子就組隊喬裝打扮成了一對老年人,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了另一個Joe的身邊,然後在他低頭吃飯的時候,直接觸碰了他。

「他臉上震驚的表情,真的太好笑了!」Joe Tombari開心的說道。

除了串通和裝扮這兩種套路,還有一些非常鋌而走險的方法。

比如,潛入目標人物家裡。

在某一年,Milke曾經在夜晚,敲開了Brian家的門,潛入了Brian的家裡。

▼圖為Mike

 

他是真的用做賊一樣的手段跑到Brian的臥室,然後把Brian搖醒。

Brian睡眼惺忪間,就聽到Mike的大喊,「兄弟!該你做鬼了!」

把Brian和他的女友嚇了個半死。

▼圖為Brian

 

而這,還不是最極端的一次「鬼抓人」經歷,最極端的一次發生在在Patrick父親的葬禮上。

 

在接待賓客的時候,Patrick忽然發現一個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背上,他原以為對方是在安慰他,沒想到耳邊傳來了Joe的聲音:「該你做鬼了。」這簡直讓他哭笑不得。

不過他一點兒也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覺得心情輕鬆了不少,他說自己的父親生前也知道這個遊戲,覺得非常有趣,如果他在天之靈看到兒子在自己的葬禮上被觸碰當了「鬼」,一定會爆笑……

都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鬼」的套路多,反「鬼」的套路也越來越多。

二月對於十人組來說就如同大草原的狩獵季節,每到這時,這十個人裡不是鬼的那九個,都會有如「驚弓之鳥」,注意著各種風吹草動。

他們會檢查自己的車輛有沒有藏人,觀察身邊的朋友有沒有背叛自己,當然最重要的是,緊鎖自己的家門。

除了防備要做好,「刺探情報」工作也會認真做。

這些大叔會時不時的給十人組裡的某個人打個電話,問個當地天氣什麼的。

Joe大笑著說:「只要某個人的電話接不通,你就得注意了,他大概在搞小動作。」

在這些人裡,還有一些的反偵察手段非常極端,比如Patrick,他選擇的是跑!

 

每次一到二月,他就會直接一個飛機飛到夏威夷,躲在不知道哪個酒店裡,讓人無法追蹤……

更可怕的是,在機場,他還會僱傭一個人裝作要接機的樣子,當埋伏的「鬼」潛伏在這個「接機人」的身邊時,他早已獨自從別的出口開溜。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策略都會成功,有些失敗案例是真的慘不忍睹。

有一年,Milke飛到了波士頓,跑到了Chris家附近準備去觸碰他,但是Chris並不在家,於是Milke非常努力的搜查了Chris家附近所有的酒吧,結果都沒找到他,沒辦法,Mike只能靜靜地等待Chris回家……

▼圖為Mike

 

他非常拼命地在了Chris家附近的灌木叢裡足足藏了兩天!

結果到兩天之後他才從別人口中知道,Chris早就溜了,根本不在波士頓。

還有一年,Joe也曾失敗過,他當時想在某個人家的前院前「放火」,來吸引對方的注意力。

 

在跟學化學的朋友研究了半天之後,他們決定在南瓜裡面燃燒金屬鎂,但是想在不損害財產的情況下成功放火是非常困難的,沒辦法,最後Joe只能又灰溜溜的跑回家。

就這樣,將近三十年來,這十個人一直都在鬥智鬥勇。

他們一邊跑躲,一邊追逐,一邊策劃怎麼坑人,一邊又思考怎麼防止被坑。

雖然有的計劃真的很冒失或者很嚇人,但是他們都知道,這不過是遊戲手段,並不會傷了彼此的感情。

而且有的時候,十人組的遊戲進程也會非常「人性化」——有事的成員可以選擇提前請假,比如有幾年,Chris的妻子接連生了兩個小孩,都由Chris來帶,其他成員就「特赦」他帶著孩子旁觀即可,不會成為「鬼」碰觸的目標。

如今,這個遊戲每年都還在進行,就如同之前所說,每一年的二月都讓他們「害怕」,但是同樣,他們也非常期待二月的到來。

為了一年一度的「人鬼大戰」,他們會早早的聯繫互通情報,彼此「挖坑」或者是「聯盟」,往來非常密切。

 

因為遊戲的聯締,這十個人的感情甚至比起高中時期還要更好,他們管自己叫做「TAG兄弟」,擁有著無法分割的感情,甚至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也都彼此認識,全都參與到了這個遊戲之中,陪他們玩耍。

或許,男人就是這樣長不大吧!

但是誰又能否認他們的友情,組織他們這樣開開心心的玩一輩子「鬼抓人」遊戲呢?

他們這樣說:「成為朋友,永遠關心彼此,永遠不要害怕打開自己與他人發展聯繫。」

 

現在十人組都已經步入了中年,但是他們表示,會遵守約定繼續把「鬼抓人」遊戲玩下去。

他們還說,等到老了,就一起住在一個養老院,到時候他們可以坐在輪椅上轉著輪子,追趕觸碰,相信到了那個時候,這群大叔也會跟十七歲那年的夏天一樣快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