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台灣的主流方言還是台語,可是隨著時代的演進和環境的改變,如今的年輕人對台語的掌握度也越來越低了。

之前就曾經有網友在臉書社團中發文詢問「歐迪啊」是什麼菜,再配合一張照片馬上就勾起了許多網友的童年回憶!

▼當時原po在臉書社團中詢問「因為不是閩南人,我蠻想知道『歐迪啊』煮的粥的到底是啥菜?」

結果這張照片釣出了許多中南部的網友,紛紛留言為原po解答:「小時候超討厭吃,長大突然變得超愛吃了」、

「荒廢的田裡都會長,我爸很常採回來炒」、「這鍋看起來超厲害」,看來一鍋粥就勾起了許多人的童年回憶!

▼也有網友分享了自己的「歐迪啊粥」照片,讓無數網友直呼:「想起了阿嬤的味道!」

▼原來「歐迪阿菜」就是龍葵菜,除了這個名字之外,

龍葵菜還有許多別稱如:「黑甜仔菜」、「黑粒啊」、「烏籽阿」等等。

而「歐迪阿」也是「烏甜」的意思,形容龍葵吃起來的口感是有點甘苦的。

▼除了煮粥之外,龍葵菜還有著許多烹調方式,不僅料理方便也非常美味。

▼許多網友也都分享了自己的「獨門吃法」:「這菜不管要麻油炒薑或煮粥,都要先川燙後再料理才不會太苦」、

「加了豆瓣醬超好吃」、「一定要加一罐三榮茄汁靖魚醬」、「加小魚乾、菜埔,讚!」

原來「歐迪阿」這道菜就是龍葵,大家是否早就已經知道了呢?如果你沒吃過又想要嘗試的話,

在市場中就很容易買得到,網路上也有許多料理食譜,或者詢問家中長輩有沒有什麼厲害的獨門秘方吧!

boMb01 撰寫報導,資料來源:爆廢公社

本文經過授權請勿轉載,看更多文章請到 bomb01.com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把我養大陪你到老!從火車站撿回「拾荒供讀書」莫忘養育恩 「帶失智養母讀研究所」最怕來不及孝順

90後女孩帶癡呆養母讀研:養父母曾撿廢品供我讀書!

  

孫玉晴和養母合影

90後女孩孫玉晴,出生不久就被生身父母遺棄,是善良的養父母撿到並收養了她,還靠撿廢品掙錢供她讀書,她不僅考上了大學,還考上了研究生。

由於長年的辛苦勞作,養父積勞成疾病重去世,養母又患上了老年癡呆症,已經接到西北工業大學研究生錄取通知書的她做出一個決定:帶著患老年癡呆症的養母去讀研。

她流著淚說:媽媽把我養大,我定要陪她到老!

    

   

視如己出

養父母撿廢品供她讀書

孫玉晴是個不幸的棄嬰。

1991年5月,剛出生不久孫玉晴被生身父母遺棄在火車站,是善良的養父母去火車站送親屬時撿到並收養了她。

當時,養父孫祥軍65歲,養母吳世菊51歲,而且家境困難、體弱多病。

左鄰右舍都勸孫祥軍和吳世菊,把孫玉晴送到福利院算了。

可看著襁褓裡可愛的孫玉晴,無兒無女的孫祥軍和吳世菊一口拒絕了,他們決心要收養孫玉晴,並把她撫養成人。

  

雖然孫玉晴並不是孫祥軍和吳世菊的親生女兒,但他們待孫玉晴卻視若己出。

養父孫祥軍退休前是一名小學民辦老師,他深知讀書對一個人的重要性。

於是,在孫玉晴六歲時,儘管家裡經濟條件十分困難,他還是將孫玉晴送到學校裡去讀書,並說要供她上大學。

為了供孫玉晴讀書,患有高血壓和嚴重風濕病的孫祥軍每天跟著老伴吳世菊一起去撿廢品,然後賣到廢品收購站換幾個錢給孫玉晴交學費買本子。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年幼的孫玉晴也特別懂事,從小學到初中,她每天放學的第一件事就是幫著養父母去撿廢品。

晚上,看到養父母躺在床上累得腰酸背痛直哼哼,孫玉晴就主動給養父母敲腿搥背。

每每這時,養父母就對望一眼會心地笑了。

他們很欣慰,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值。

   

就這樣,在養父母的辛苦培育下,孫玉晴從小學一年級一直上到了高中三年級。

然而,就在高三下學期開學之初,原本就患有高血壓和風濕病的養父,因為每日辛勞身體每況愈下,最後病情加重住進了醫院,兩個多月後離開了人世。

養父去世後,18歲的孫玉晴悲痛欲絕,但她牢牢記住了養父的臨終囑託:一定要照顧好媽媽,一定要考上大學。

2010年6月,也就是在養父去世一個多月後,孫玉晴走進了高考考場。

然而,由於養父去世的沉重打擊,孫玉晴考場發揮嚴重失常,最終只考取了一所高職院校——湖北文理學院外國語學院應用英語專業。

來到湖北文理學院後,孫玉晴重拾心情、發奮學習。

為了養父的臨終遺願,她發誓,專科畢業後一定要考上本科。

她每天最早一個出寢室門,最後一個回寢室休息。

每天早起,在晨讀教室裡、在操場上、在樓梯道、在圖書館……校園裡到處都留下了她發奮學習的痕跡。

有心人,天不負。

2013年9月,孫玉晴終於以優異的成績專科畢業,並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湖北文理學院外國語學院英語翻譯專業(全日製本科)。

   

為了減輕媽媽吳世菊的負擔,從上大專開始,她就沒向媽媽要過一分錢。

學費和生活費都靠打工兼職來賺。孫玉晴剛入校,就在學校食堂打工,賣飯、洗碗、擦餐桌、打掃衛生……雖然每個月只有80元工資,但她很滿足,因為可以免費一日三餐。

之後,她做過服務員、銷售、翻譯、小孩家教……每一項工作都很辛苦,但她樂此不疲。

她把掙到的錢留一部分做生活費,其餘的全都寄給了媽媽,並寫信告訴媽媽不要再出去撿廢品了,她現在有能力養她了。

  

   

仁孝為先

帶媽媽北京了心願

孫玉晴就讀的大學在湖北襄陽,而媽媽吳世菊生活在湖北隨州。

孫玉晴來到襄陽上學後,心裡就一直牽掛著生活在隨州的媽媽。她每天都要給媽媽打幾個電話,叮囑媽媽要按時吃飯,好好在家裡待著,不要再出去撿廢品了。

而吳世菊嘴上答應著,私下卻還在偷偷撿廢品。

吳世菊對鄰居們說,女兒一邊上學一邊打工很辛苦,她現在還能幹得動,不想過早地拖累女兒。

2013年秋季的一天,吳世菊在撿廢品時突然暈倒在大街上。

接到鄰居的電話後,孫玉晴立刻向學校請了假,急匆匆趕回隨州,帶著媽媽去醫院檢查。

醫生髮現吳的腦子裡有一小塊淤血,但淤血情況並不太嚴重,需要做個腦部微創手術。

術後一周,媽媽便痊癒出院了。

孫玉晴一直為沒能對養父盡孝而耿耿於懷,養父的去世讓她深深體會到了“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懊悔和遺憾。

而今,吳世菊突然生病暈倒街頭,讓孫玉晴心裡感到恐慌。

媽媽已經76歲高齡,並患有冠心病等多種疾病,她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機會去報答她,她害怕像養父一樣來不及——來不及報答養母,來不及感恩母愛。

媽媽活到76歲,還沒走出過隨州半步,連省城都沒去過。

於是,孫玉晴就想要帶媽媽出去走走看看。

通過與媽媽交談,孫玉晴得知,原來她心裡一直有個心願——去北京玩兩天,看看毛主席。

於是,孫玉晴決定趁著本科畢業之際,用自己打工積攢的錢帶著媽媽去北京旅遊。

媽媽沒坐過飛機,也沒坐過火車。

孫玉晴決定都讓她親身體驗一下——去時坐飛機,回來坐火車。

到達北京後,孫玉晴先帶著養媽媽來到毛主席紀念堂,瞻仰了躺在水晶棺裡的毛主席。

接著,她又帶著媽媽遊了故宮、頤和園、吃了王府井的小吃。

最後,她帶著媽媽登上了天安門和八達嶺長城。

在北京遊玩的一周裡,平時節衣縮食、把一分錢掰成兩半花的孫玉晴,生平第一次如此的“揮金如土”。

她說,一定要讓媽媽在北京玩得開心、玩個痛快。

  

帶著媽媽遊北京,孫玉晴覺得這是她這輩子做得最正確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在媽媽頭腦還清醒、身體還健康的時候,她完成了媽媽一直以來未能達成的心願。

媽媽說在北京遊玩的那幾天,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以致於在她患上了老年癡呆症後,她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記了,甚至有時忘記了她這個女兒,卻時不時無意提起“我去過北京”“坐過飛機”等等。

這也多少給了孫玉晴一絲安慰。

   

知責感恩

帶著癡呆養母去讀研

從北京回來後,孫玉晴完成了本科論文答辯,順利地拿到了本科文憑和學位證書。

當別的同學都忙著找工作時,孫玉晴想到了養父對她的期望,於是她卻毅然選擇了考研。

2015年12月27日,孫玉晴參加了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並考上了西北工業大學外國語學院的全日制學術研究生。

收到錄取通知書的當天,孫玉晴既欣喜又憂愁。

讓孫玉晴憂愁的是,76歲的媽媽不僅身體狀況越來越差,腦子的記憶力也越來越差,時常忘記吃飯和回家的路。

看過醫生才知道,原來媽媽患上了阿爾茨海默病,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老年癡呆症。

讓患有老年癡呆的媽媽一個人生活在隨州,孫玉晴實在放心不下。

考慮再三,孫玉晴決定帶著媽媽去西安讀研。

在出發去學校之前,孫玉晴撥通了自己素未謀面的輔導員的電話,請求輔導員在學校附近給她找個租金便宜點的房子。

輔導員在了解了情況之後,被孫玉晴的拳拳孝心所感動,不僅幫孫玉晴找到了便宜的房子,還幫她向學校申請了各種補助。

  

2016年9月,孫玉晴帶著吳世菊從湖北隨州來到陝西西安西北工業大學報到。

輔導員為她租的房子就在學校家屬區,離教學樓非常近。

孫玉晴白天去學校上課,擔心養媽媽一個人在家寂寞,便給她買了一台二手彩電。

每堂下課,孫玉晴都會一路小跑著回來看看,看看媽媽在不在家,在幹什麼。

看到養媽媽在家裡看電視,她就心里安穩很多。

如果看到養媽媽不在家,她就風風火火出去尋找,直到把媽媽找到為止。

媽媽不止白天會“走失”,晚上也會經常“失蹤”。

有一天睡到半夜,孫玉晴迷糊中伸手往身旁一摸,她嚇得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媽媽不見了。

她趕緊穿衣起床,騎著自行車出門去找,直到天光大亮才把媽媽找到。

她把媽媽送回家,媽媽吃了早點倒頭大睡,而她顧不上吃早點,草草梳洗了一把,便急慌慌往教室跑。

後來,她在夜裡把自己手腕和媽媽手腕拴上一根細繩子,這樣媽媽一起來就把她也連帶拉醒了。

雖然不分晝夜地照顧媽媽,但孫玉晴並未放鬆自己的學業,她在班上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多次獲得“國家獎學金”、“國家勵志獎學金”、“優秀學生一等獎學金”。

她不僅赴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等國參加過外語類頂級國際會議並作口頭匯報,還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核心期刊等發表了多篇論文,更在由共青團中央、全中國學聯主辦的“青春自強.勵志華章”主題活動中獲得“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稱號。

如今,孫玉晴在西北工業大學已經學習近兩年了,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

對於自己未來的規劃,孫玉晴說,研究生畢業後她想繼續讀博,博士畢業後就進入大學教書。

談到為什麼要去當教師而不是從事別的職業,孫玉晴說:“因為我的養父是一名教師,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也得到過很多老師的幫助,所以她從小就夢想著成為一名教師。”

最後,孫玉晴說:“今後無論做什麼工作,我都會克服苦難照顧好媽媽,不忘初心,繼續努力前行,力爭學有所成。”

   

來源來自網路